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95章 世道人心

陈太忠越说越气,眼见旁人还挺支持摊主,说不得摸出手机,“弱势群体?狗屁……弱势群体就可以不讲道理?草,今天不禁了你的摊子,就算我对不起你!”

这儿归义井街道办管,街道办主任是杨新刚,书记是老杜,陈某人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儿,还能任由这些人嚣张?

“大哥,我们错了还不行吗?”女摊主凑了过来,布满皱纹的脸上涕泪横流,“求求你,给口饭吃吧?”

“我给你老公一口牢饭吃!”陈太忠哼一声,就待按下“发射”键,可是触目女人脸上的悲哀,心里又是咯噔一下。

“算了,哥们儿今天心情好,”不知道为什么,他想起了家里的老娘,一时有点意兴索然,手一指那男人,“给你个机会,道歉!”

看他这架势,男人是真怕了,一开始他图嘴上痛快,也不过是仗着自己跟小区保安熟悉,要不然,只冲陈太忠开着的奔驰车,他也不敢瞎嘞嘞——这种人物根本就是他惹不起的。

不过,要他道歉,那是绝无可能的,人争一口气嘛。

“行,”陈太忠见他默不作声,转头冲着祖马点点头,“明天起,我要再在这儿看到他,你们物业公司就滚蛋吧。”

“这跟我们物业……”祖马刚想解释,却是被陈太忠冷冷的一眼吓得登时缩了回去,直到看着陈太忠和丁小宁上车离开,才悻悻地嘀咕完后半句,“跟我们有啥关系啊?小区外面的摊子嘛。”

“这家伙到底是谁啊?”一见奔驰车开走,就有好打抱不平的主儿跳了出来,“祖主任,让楼总搞他啊!”

“楼老大听见这话,能吓得尿了裤子,”祖马哼一声,转头看看正在收拾那张破桌子的摊主,“我说傅逍遥,你也听见了啊,以后不要来了,要不别怪老祖不给你面子。”

“一个贪官,看把他得瑟的,”傅逍遥冷笑,“还挺委屈,这年头有不贪的官吗?”

“是啊是啊,”一边的顾客纷纷附和。

“你小子就是一张臭嘴,”祖马瞪他一眼,转身往小区里走,“傅逍遥,别不拿我的话当回事儿,不信的话你试试!”

看着一群保安呼啸而去,傅逍遥摇头苦笑,“官商勾结,蛇鼠一窝,咱穷人还有活路吗?”

“是啊是啊,”又有人附和,就今天的所见,又开始了对贪官的口诛行动,傅某人却是不知道,他今天已经躲过一场大难了……

连丁小宁都有点奇怪,今天太忠哥的脾气怎么这么好,“为什么不把他的摊子全砸了?”

“哈,你比我还狠呢,我还以为你同情那个女人呢,”陈太忠笑一声,“不过,跟小人物较真,没啥成就感,反正那俩也挺可怜的。”

“下岗是下岗,他们才不可怜,”丁小宁哼一声,她的这话,也不是无的放矢,“这么大的小区,门口就这么一家早点摊子,就算一个人一块他赚四毛,一早晨最少三百个人吃饭,你说能赚多少?”

“一个早晨啊,他最少赚一百多,没准能到两百,无非就是起得早一点,这能算可怜吗?”

“这么赚钱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傻眼,他可是没仔细算计过这一点,九八年的时候,凤凰市三十岁左右市民的月平均工资,也不过六百多,八百就算得上高薪了。

“是啊,两口子一个月最少赚三千,还少吗?”丁小宁虽然年轻,却是在中下层社会混过几年的,有些方面,看得比陈太忠还要透彻,“再说,你就不想想,为什么门口只有他一家卖早点的?”

“他们把别人撵走了?”陈太忠又不傻,她提示到这个份儿了,他还能不明白?“我靠,就这操行,还好意思指责我贪污?”

“要不说,我对他们也看不顺眼呢,呵呵,”丁小宁轻笑一声,“有的人就是嘴上缺德,他们是恨自己贪不到。”

“早知道是这样,我就全砸了他的摊子,”听到这里,陈太忠有点恼火了,同时,不忘记厚颜无耻地评价自己一下,“唉……还是心软啊。”

难得的是,丁小宁居然认可这个说法,她点点头,“太忠哥,有时候我觉得,你好像真是变得心软了。”

修炼情商这么久,我能没点进步吗?陈太忠笑着瞥她一眼,心里有点微微的自得。

“不过,跟这种人较真,太失身份了,”下一刻,丁小宁就指出了他的缺陷,“太忠哥,你已经是处长了,不该跟他们一般见识。”

“哼,有的人以为,自己是狗屎,就可以得意洋洋地恶心穿皮鞋的人了,我是狗屎我怕谁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他可不认同这个观点,“我呸……我还就喜欢踩狗屎。”

“算了,这件事,我帮你张罗吧,”丁小宁笑着摇摇头,伸手摸一把他的脸,声音变得柔和了许多,“敢欺负我太忠哥,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。”

“行了行了,你别搞了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他知道,马疯子和十七都挺给小宁面子,倒也没拒绝这个建议,他拒绝的是别的,“我说,让你搞得又快硬了……我要上班,没时间跟你玩儿啊,一堆事等着我呢。”

果然,真是一堆事等着他,下午的座谈会,真的怠慢不得,科委的四个主任齐聚小会议室,为下午的事情设计方案,高新技术处的王衍也来了。

倒是张志宏没来,他在招待支光明的副总米轻罗,米副总年纪不大,才二十九岁,不过做为上一届陆海省的省花,年纪又偏大了一点。

陆海省的选美,始自96年,第一届不算成功,第二届报名的人多了一点,不过,不知道从哪儿学的,总是要找个赞助,把冠名权卖出去。

由于其时风气还比较闭塞,第一届搞得不是很好,总共只有一百九十来个人报名,严重影响了赞助商的积极性,结果,为了捧陆海电视台的场,支光明出了三百万,获得了冠名权。

结果,一不小心,他就把省花也勾进了公司,这个勾倒不是勾搭的意思——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,谁也懂。

关键是米副总有才,北大毕业的硕士生,而且,她的出现,也打破了北大无美女的说法——不过不得不说,她的长相,真的只能算不丑。

张志宏不来,跟大局没什么关系,今天的舞台,容不下他这种小人物,甚至可以说,连邱主任和梁主任基本上都没什么说话的机会。

座谈会在下午一上班的时候召开了,地点是凤凰市一招小会议室,市一招的条件比凤凰宾馆差很多,只是离着市委和市政府近,来办事的人住这里很方便。

主持会议的,是市政府景静砾秘书长,与会的人基本上也都是一些务虚的部门,比如说市委来的,就是政策研究办公室和宣教部。

章尧东说好要来的,不过,刚才他的秘书突然打了电话来,说是章书记遇到点事情,不过来了,同时,秘书还在电话里说了,“景秘书长,章书记表示,很看好科委下一步的工作进展,要他们步子放得大一点。”

段卫华听说之后,第一个印象就是:章尧东这么说,是要我不要多心吗?算,不考虑那么多了,下一刻,他摇摇头。

所以,在会议一开始,景静砾就宣布了这一消息,把章书记的期望也传达了出来,总之,就是做给现场的人看:我们对章书记是很尊重的。

其次,才轮到段市长发言。

既然是座谈会,气氛肯定是和谐的,段卫华也没拿什么架子,大概讲了几句,就让贤了,“具体情况,还是科委的陈副主任来说说吧。”

在场的人一听,登时怦然心动,虽然是座谈会,可发言顺序也是要讲究的,段市长这么做,显然对那个年轻的副主任,很有些期待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