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94章 反腐斗士

等了一晚,陈太忠也没等来那些神识的异动,心里这个纳闷就不用提了,不过他倒是确信,没人能在他做的神识上动手脚。

那就是出纰漏了,怎么这年头,啥事儿都这么容易出纰漏呢?

不过,他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多久,因为上午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,下午就要座谈会了,该准备的东西,必须准备一下。

从四具横陈的雪白胴体中,他小心翼翼地走下了床,四个女人的睡相,各自不同,刘望男睡得挺胸收腹姿势挺好看,一看就是多年养成的习惯,李凯琳睡得却是蜷做一团,极为香甜。

钟韵秋是背转身子,背向大家睡的——她不习惯跟别人在一起睡,只是,为了防止其他三个女人说闲话,只能硬着头皮在这儿睡了,不过,好在她累了半夜,困乏之下,睡得也很沉。

倒是丁小宁警惕性最高,陈太忠才一下床,她登时就警醒了,揉着眼睛打着哈欠坐了起来,“哈~我去给你买早点,太忠哥。”

“算了,”陈太忠捏一下她的脸,“咱俩出去吃吧,反正她们睡得都这么死。”

将车停到阳光小区门口,这里就有早起的路边摊,丁小宁直到现在,才得了空问陈太钟,“太忠哥,这辆奔驰车,真的是给我的?”

“是啊,”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脑子里却是还关注着自己放出去的神识——这帮混蛋,这不是折磨人吗?

“我不想要这么好的车,”丁小宁很认真地看着他,“听望男姐说,你最近钱紧,给我找辆二手车开就行,合力那儿也有小面包的。”

“傻丫头,”陈太忠抬手摸一摸她的头发,笑一声,“我钱再紧,也不差那一星点儿,再说,紧的是公家的钱,跟咱私人无关的,你有这份儿心,太忠哥就很高兴了。”

好死不死地,男摊主端了两碗云吞过来,听到这话,狠狠地瞪他一眼,将两只碗重重地向桌上一顿转身就走,碗里的云吞汤晃了两晃,溅到简陋的餐桌上几点。

“有毛病啊你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手一拍桌子,“你给我过来,这摊子你想干不想干了?”

“你爱吃不吃,”男摊主约莫五十出头,火气却是大得很,转身冲他一瞪眼,“公家没钱,还不是你们这帮蠹虫干的好事?还好意思说自己不缺钱?我呸!”

“再说一个字,我就砸了你这摊子,信不信?”陈太忠一拍桌子就站起来了,被京华的小混混折腾了一晚,却是没什么结果,他原本就虚火大旺着呢,听到这话,哪里还忍得住?

他高大魁梧的身形加上杀气腾腾的表情,煞是吓人,再想到此人是给“公家”工作的,那摊主一愣,脸上尚有些许不甘,却也不敢再胡说八道了。

另一个女摊主忙不迭地走过来,她的岁数跟男摊主差不多,应该是夫妻档,脸上赔着笑,“小伙子、小伙子……息怒、息怒,这个老东西没见识,就是爱胡说八道。”

“哼,”陈太忠哼一声,悻悻地坐下,手一指云吞,“洒了一半,给我换两碗……啥都不知道就敢胡说八道,正义感过剩也不是你这么玩的!”

“我要是不换呢?”男摊主还真有点骨气,大约,他觉得自己占据了道德的高度,冷哼一声,“我的摊子,我做主。”

“你的摊子,哥们儿照样做主!”陈太忠拉起丁小宁,冷笑一声,转身就走,“祖马,砸了这个摊子,万事有我担当。”

一旁的桌子上,正坐着小区物业的祖马主任和几个保安,也在吃早点,刚才陈太忠懒得跟这帮人打招呼,现在又不想自己动手,说不得就吩咐一声。

“陈主任……”祖马一时有点犹豫,“这个摊子,我常来啊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闻言,转头恶狠狠地看着他,“咦,我就奇怪了,是不是你觉得,我很好说话啊?”

祖马也不敢说啥了,转头一看男摊主,“老傅,赶紧地给陈哥道歉,自己砸了摊子,我保你一家没事……要不可就不敢说了啊。”

这话他说得挺狠,意思是摊主要自砸摊子,以后的话才好说,但事实上,他是在帮老傅呢,同时还不忘记点明陈太忠的能力——人家有让你一家子吃不了兜着走的本事。

老傅还没说啥呢,他老婆忍不住了,紧走几步,扑通一声跪在大街上了,手一伸就抱住了丁小宁的小腿,“姑娘,你饶我们家一遭吧。”

一边说着,她一边不忘转头破口大骂,“你个死老头子,还不过来认错,整天到晚的就图一张嘴皮子痛快了……”

那男摊主听到这话,登时就为难了,他已经意识到了,自己大概是惹了一个大麻烦,可是认错……我凭什么认错啊?

不止他为难,陈太忠也为难,丁小宁被人抱了腿,冲他喊了一声“太忠哥”,她的眼中,有着明显的郁闷。

“你们不砸,我砸,”他真的火了,转身向桌子走去,没错,这世道是有贪污的官员,而且还不少,不过,关哥们儿鸟事儿啊?

自打进入官场,我只不过是收过吕强的一万块钱,现在是老吕现在欠我三十多万的回扣不给,到底算谁欠了谁?

慢说是我没贪,就算我真的贪了三五十万,哥们儿这一年多来对凤凰的贡献,也远远比副作用大吧?

他做事,非常地随心随性,这个姓傅的摊主,仅靠着我跟丁小宁的几句闲话,就能断定我是“贪官”,妈的要是换了你到哥们儿这位子上,手里没准都草菅人命了。

天底下最可怕的,就是谣言,更可怕的是,谣言的传播者带了使命感,仿佛自己传播的是真理,这真是一件令人头痛的事情。

还好,我们的陈大仙人非比旁人,一抬腿,狠狠一脚砸下,噼里啪啦一阵乱响,一张桌子让他活生生地踹了一个稀巴烂,一时间碗碟的碎片四溅,汤液横流。

女摊主紧跑过来,又抱住了他的腿,“大哥,大哥,您歇歇气儿,歇歇火儿好不好?我们两口子……都是下岗工人啊。”

“下岗工人就牛逼?”陈太忠哼一声,原本,他砸一张桌子,心情就舒爽了不少,正琢磨着剩下的桌子要不要砸呢,否则这女人也抱不住他。

一听这话,他火气又来了,“谁让你们下岗的,你们找谁去啊,胡嘞嘞就胡嘞嘞吧,给我摔什么脸子?真是欠收拾。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就跨腿向别的桌子走去,那女人却是死死地抱住他的腿,不肯放手,那男人见状,气得手一指他,“好好的社会,就让你们这帮贪官污吏搞得……”

“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是贪官污吏了?”陈太忠一时大怒,腿轻巧一晃,众目睽睽之下,不知道如何就挣脱了那女人,身子一动就蹿到那男摊主面前,抬手就是两记脆生生的耳光。

男人登时就恼了,身子一蹿就想冲上前拼命,却是被小区的几个保安死死地抱住了,“老傅,别找不自在……”

“放开我,贪官打人,还有理了?”老傅一脸的悲愤,没命地挣扎着,颇有点革命烈士就义前的大义凛然,“今天我这条老命豁出去了……”

“真是有被迫害妄想狂症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又想上前打人,祖马主任跑过来了,一脸谄媚的笑容,“陈主任,快到上班的时候了,影响不好啊。”

“我今天就还影响不好了,”陈太忠其实也不想再砸了,可是这口气他堵得慌啊,站在那里气哼哼地看着老傅,“这混蛋有儿子女儿、老爹老妈之类的没有?哥们弄到一块儿,慢慢地收拾。”

丁小宁在一边,却是长出了一口气,她太明白陈太忠了,这家伙是生气了,但不是真气,要是真生气的话,太忠哥脸上一定是带着笑的。

“他不是见你开着奔驰吗?”祖马在一边赔着笑脸,“就觉得你是贪官了,唉,也就是不明真相而已。”

“就是嘛,”一边一个吃早点的顾客插了一句嘴,“还动手打下岗工人,别人对你们的印象,怎么可能好得起来?”

“奔驰是我借的,不行啊?简直比我还霸道,”陈太忠瞪祖马一眼,转头看着说话的那位,“我打的人多了,顶头领导惹了我,我照样打,不差多他一个……下岗工人就不能打?”

“问题是,麻烦你说话前先摆摆道理!我好端端地跟女朋友说话,碍着他什么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