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92章 各管一摊

老板跑路——这是周游有意透露出来,还是无意透露出来的?陈太忠皱着眉头开始琢磨,最后还是笑着摇摇头,“让他们跑了,咱们还混什么?”

“好了,”他拿出手机,一边拨号一边叹气,“跟王宏伟说一声吧,唉,要不老王又该嘀咕了……”

王宏伟一接他的电话,就有点头疼,“我的陈主任,你又要搞谁了?”

“晚上京华附近,可能出点状况,”陈太忠笑着说话,“嗯,你看你的警察们,该怎么调派吧……有打人凶手可能想潜逃。”

“你倒是什么都知道,”王宏伟一听只是有人想跑路,就懒得多管了,“我早打过招呼了,那儿已经三不管了,市局、分局不管,派出所的也不管,好了,点到为止啊,我可不想见到太大的场面。”

“咦,不是还有吕强和系列盗窃案子没破吗?怎么就三不管了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,“我还指望你帮忙拿人呢。”

“你做梦吧,别指望我们警察多管闲事。跟黑社会沆瀣一气,”王书记的话,说得大义凛然,不过,下一句话就泄露了他的底细,“我们只管会馆里破案,外面发生什么,一概不管,这年头,突发事件那么多,就算长八条腿,也忙不过来不是?”

这就是双方划线,各自交待彼此的承受能力了。

“老王指靠不上,还是得辛苦弟兄们了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,冲着马疯子苦笑一声,“今天晚上你到不到现场?”

“那看陈哥你的意思了,”马疯子笑一声,转头又看看丁小宁,“对了,陈哥,最近没啥买卖了,你给张罗点吧。”

这话他说得轻松无比,仿佛是天经地义一般,不过陈太忠还偏偏受用这口气——做小弟固然要冲杀在前,可是跟老大要路子,那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像在京华外面监视,可不一直就是马疯子和十七的人在张罗吗?“你放心,那个京华酒店马上就下来了,嗯……要不这样,把你的汽修厂扩大一下,咱做正经汽修买卖?”

“那也成啊,”马疯子点点头,“现在买得起车的是越来越多了,索性搞个汽修城算了,不过,我的钱不够,还得把你的钱也算进去。”

“随便你折腾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嗯,那个……小宁还是董事长啊,账面上的事儿,直接跟她说,我懒得记那么多数字。”

“呵呵,”听到这里,丁小宁终于忍不住了,轻笑了起来,“太忠哥,我记得你记性很好的啊,汽修厂的事儿,我一般都是不管的,马哥是你兄弟啊。”

“喂喂,可不敢这么说,几百万的事呢,”马疯子心里挺受用,心说这小丁还真是上路,可自己那摊儿没个人监督的话,也不合适。

他自己记账,就记得乱七八糟的,有时候手下小弟缺钱,或者他心情高兴,花起钱来也没个数,虽然陈哥做事大气,可是将来人家算起账来,那还真是麻烦事呢,“以后丁总就是老大了,指东我们不打西。”

“快算了,她就是个女人,胸脯老大是真的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我是不想把心操在这个上面,反正又没多少钱。”

“这件事就这么说了,”马疯子转移了话题,陈哥做事爽快,他也是知道的,“不过,今天晚上……我要不要去?”

“去什么去?下面的事儿让下面人办,遥控指挥吧,”陈太忠笑一声,他从来就不是个爱亲历亲为的主儿,都忙成现在这样了,“到时候有漏网之鱼的话,我打电话通知你,你别睡就行了。”

不过,很遗憾,当天晚上,京华并没有出现集体跑路的事情,枉自害得陈太忠一晚上没睡踏实。

后来他才知道,对方的计划,原本是想等破案的警察下班之后,跟着一起离开的,可惜王宏伟听了他的警告之后,招呼那些警察,破案用心点,晚上不用回了,就住在京华好了。

王书记的本意,是想让那些警察不要出门,省得到时候万一撞见,殃及了池鱼,那岂不是不美?结果那边没了想法,索性又拖延了下去。

看来,以后有些事,还是不能跟王宏伟说——很久之后,了解到真相之后的某人,心里恨得牙痒痒的。

镜头转回来,等马疯子开车离去之后,丁小宁有点奇怪,“太忠哥,这都饭点儿了,怎么不叫他一起吃饭啊?”

“还有别人呢,”陈太忠抬手打几个电话,招呼的是许纯良和钟韵秋,前者是帮钟韵秋要钱了,后者嘛……哥们儿白帮你要钱了?

还有,昨天你表现得很差劲啊……

吃饭的地点,又选在了碧园,没办法,这不是陈太忠有意跟王伟新亲近,实在是碧园在横山的边儿上,这里可是他的大本营啊。

陈太忠和丁小宁坐进房间后,没等多久,许纯良就带着李英瑞和钟韵秋来了,一见他的面,李大小姐就开始抱怨,“太忠你们凤凰这儿,都是什么人啊……宁建中这种素质的,也能当了财政局长?”

她今天是受了气了,少不得要发泄一下,另一方面,也是解释一下:你看,我帮你办事,吃了那么多的白眼。

陈太忠听完事情经过,多少也有点恼怒,不过,这种事情……怎么说呢?他也没啥话可说,最近在给科委办事的一段时间里,他见到了不少靠着自身职能吃拿卡要的家伙。

就连科委本身,不是也想着靠着装修检测,在装修市场上掀点风雨起来的吗?这实在是无可厚非,只有官场中人,才能了解官场中人的思维方式。

在她抱怨的时候,钟韵秋倒是没怎么注意他的反应,事实上,她一直在偷偷地打量丁小宁:这个小女孩,也是太忠的情人吗?有点太年轻了吧?

等她想到,陈太忠也不过才二十岁的时候,心里又有一点莫名其妙的黯然:其实,人家俩这才叫登对,我钟某人,有点老了啊。

当然,这只是私下的感慨,她更遗憾的是:今天……估计太忠不会留时间给我了。

许纯良没有考虑这些反应,在李英瑞发完牢骚之后,他笑嘻嘻地提起了另一个话题,“对了太忠,你们科委最近要搞的什么改革,需要不需要帮着宣传一下?”

“能宣传当然好了,”陈太忠对这个问题很在意,“我已经联系凤凰电视台的了,下周开个会,让他们现场采访一下。”

明天要开的会,是市里举办的座谈会,正经科委内部的政策研讨和动员会,却是要等到下一周了——谁猜得出市委市政府会是怎样的一种反应呢?这年头,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情,实在是太多了。

“那你打个招呼吧,看那个会,能不能通过官方渠道反应上去,”许纯良笑吟吟地看着他,“要是有省台的采访,效果会更好的吧?”

宣传口?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不过,下一刻他就反应了过来——广播电视局,那不是也归许绍辉管的吗?

“是你的意思?”他有点狐疑地看着许纯良,小子行啊,敢替你老爹做主了?

“你问那么多做什么?”许纯良微微一笑,揉揉膀子,“啧,还是不自在,估计还得几天才能好顺溜了。”

他虽然不回答,但是答案却是已经摆在那里了,显然,这是许省长的意思——最少也是他被儿子说动了,只不过眼下,小许同学不方便说出来就是了。

“我就讨厌你一副满肚子城府的模样,给人感觉很不坦诚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摇摇头,漫不经心地拿起了菜谱,“这个宁建中,有点点嚣张啊,你不再搞他一下?”

他这话是在扯淡,事实上,他心里正琢磨呢,省台来了的话,哥们儿的安排……真还有点纠结啊,希望到时候别太难看吧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