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91章 得找司机

奔驰车七拐八拐,终于在一个荒凉的地方停下了,那是阳光小区没开发的地方,人迹罕至,林肯车边,是一个孤单的身影——是丁小宁在看车。

“好了,”陈太忠走下奔驰车,拉着支光明,打开了林肯车的后备箱,“看看,就这么多,你点点吧。”

“你要累死我啊?”支光明苦笑一声,顺便侧头看一眼丁小宁,“五百万,我得点到什么时候啊?那是十万张啊,太忠,咱论捆算吧。”

“论捆就论捆,无所谓的,”陈太忠笑笑,“你不点都行,反正我说这是五百万,你回去发现差那么一点半点,就跟我直说,咱君子之交,没啥不能说的,对不对?”

支光明看着他,登时就愣在那里了,好半天才一伸大拇指,“成,太忠,你算号人物,说实话,我老支这辈子没服气过谁,不过你这豪气,我甘拜下风。”

这话确实是他的大实话,他自命豪气过人,但是随随便便就把大几千万交给别人,这个胆气,他还真的没有。

最要命的是,这些钱显然全是黑钱,单纯从技术角度上讲,他想要A掉这些钱,不存在任何的困难——收条打不打都没必要。

支光明自问,自己做不到这么洒脱,尤其是面对还不太熟悉的人。

“支总这牌子才值钱,这点小钱算什么?”陈太忠笑嘻嘻地回答,所谓的礼下于人必有所求,人家帮自己洗钱,那么客气点是很有必要的,“我那朋友认为我这个牌子也值这么多,呵呵……”

“行行行,”支光明点点头,一抱拳,又恢复了那份豪气,“朋友贵在交心,咱啥话也不说了,我支光明是什么人,太忠你瞪着眼睛看吧。”

“还要麻烦你一件事,”一边说着,他一边笑着一指丁小宁,“能不能让她跟我去陆海?一个人开车实在太累了。”

这倒不是他心存什么不轨,实在是,陈太忠太痛快了,搞得他面对现实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只图了嘴皮子痛快,却是要即将面对漫长的两千多里的路程。

会累死人的,一时间支总欲哭无泪——车上有巨款,路边撒泡尿都要警惕,至于说歇息那根本无从谈起。

这女孩能出现在这里,显然不是货主的心腹就是陈太忠的心腹,支光明当然知道她可信,再说,真有什么异动的话,一个小女子,他也对付得来。

“你想都不要想,”陈太忠摇头拒绝,脸上笑得跟正在盛开的牡丹花有一比了,“呵呵,你说了要一个人开回去的。”

“那是你说的,我可没说,”支光明开始耍赖,不过确实,他当时只是悄悄冷笑了一下,却是激得陈太忠说出了这话。

“没事,车上有天南省委的通行证呢,”陈太忠继续跟他胡搅蛮缠,笑着一努嘴,“路上一般不会有人查的,你会开得很轻松。”

“我要睡觉!”支光明不干,“都四十多的人了,连续开一天一夜,车受得了我也受不了,不行,一个人开,我不干。”

“可是她是我的女人啊,不是小伙计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一指丁小宁,“而且,她的本儿还没领下来呢。”

“那你再给我找个人,”支光明这次是横下一条心了,一脸的不依不饶,“别跟我说,你在凤凰找不到几个信得过的司机。”

“要工钱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,“我是领导,可也要讲道理!”

“一天一万,行不行?”支光明被他这搞怪气得有点哭笑不得,“你要开车,我一天给你……一万一!”

“我的人……现在正跟谭大炮掐呢,”陈太忠终于苦笑一声,“抽不出身,没时间啊。”

“你俩真掐上了?”支光明听得大奇,这八卦心一起,也不着急走路了,“我还以为你只是说说呢,怎么回事?”

“我把谭松的腿打断了,”陈太忠淡淡地解释,“限令他哥俩三天内离开天南,要不然……哼哼。”

“呃……”支光明听得就是倒吸一口凉气,“那个,要不要我帮你联系一下‘白肚皮’?道上放放风?估计他俩跑得比兔子还快!”

“没必要,很没必要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这种小人物,不是看在他俩身后的官场势力上,我随便伸手就捻死了。”

“他俩身后的势力,很强吗?”支光明一时听得有些惊讶,心中隐隐有一点不安,“你也搞不过他们?”

在他印象中,陈太忠身后,最少站着一个省委书记呢。

“强个什么?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心说蔡莉都快到点儿了,哥们儿要不是怕引起连锁反应,何必忌惮这个老女人?

“官场上的事情,你不懂的,”他直着脖子侃侃而谈,俨然一副多年老手的模样,“如非必要,那么,就要学会容忍和妥协。”

“嗯嗯,”支光明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他玩走私玩得大,没少跟政府部门打交道,自然知道这个道理,不过,眼见对方郑重其事地说出来,只当是陈某人另有心得,心中禁不住有点微微的佩服。

“反正需要支援的时候,你吭声,”他笑一声,“别看老哥我洗手不干了,可是我还是有点门路的……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冲陈太忠的林肯车努努嘴,“这是水货吧?呵呵,白肚皮他们也玩儿这个呢,没准你这车,就是白肚皮手上接的。”

“这是大台的货,”陈太忠笑一声,他习惯高人一头了,虽然支光明已经认可了他在官场上的地位,可是他在别的方面,却是也不肯落后别人,“大台你知道不知道?”

“我能不知道大台吗?”支光明见他越说越上路,自然也要卖弄一下自己的眼光,“张建国的大台村,不过,主事儿的不是他……呀!”

说到这里,他惊叫一声,“大台,还真的是谭大炮和白肚皮都沾手的地方,呵呵,这可是巧了。”

“好了,不扯了,时间不早了,”陈太忠猛然意识到,自己现在这个样子,实在不像个政府官员,于是不想再说了,“你要是不想一个人开车回,等你的副总来了,让他陪你就成了吧?”

“喂喂,我的副总是正经人,不知道这些东西,”支光明瞪他一眼,“好了太忠,我错了还不成?你真得帮我找个司机。”

“要不,找俩算了,”陈太忠一琢磨,这活儿也推不掉了,“支总你躺在后座上睡觉,最好别告诉他们后备箱里有什么东西。”

“可是不把钱放到前面的话,后备箱太沉吧?”支光明有点犹豫,“开起来是飘的,老司机一脚油门下去,就感觉到了。”

“你放心,他们不敢问,”陈太忠信心满满地回答,旋即又笑一声,“呵呵,要不是因为考虑到重量问题,我直接塞一千万进来,你信不信?”

“反正嘴巴长在你身上,”支光明悻悻地嘀咕一句,“快点叫人,我要赶夜路了,晦气……我多少年没干过这押车的活儿了?”

“啧,你再叨叨我就不喊人来了,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拿起手机开始拨号,“这钱你慢慢地洗,不过,先给我的科委弄两千万到账上,没问题吧?”

“算我倒霉,”支光明回瞪他一眼,心说,这是七千多万呢,你大方我也不会小气,还是那句话,你看我支某人会不会做事吧!

这种情况,陈太忠找人,还真的只能从马疯子那儿调人了,“疯子,你那儿有老司机没有?要知根知底、信得过嘴紧的,跑趟长途,嗯,价钱好说。”

“这个没问题啊,”马疯子在那边笑着回答,“对了,陈哥,刚才你提车的时候我不在,那边……京华那边好像有点动静啊。”

“你带着那俩司机过来,跟我好好说说,”陈太忠一听京华,心里就有点麻烦,“周游答应得我好好的,靠,欠收拾是吧?”

不多时,马疯子就带着人来了,两个司机一看就是那种老实疙瘩,都是约莫三十出头的模样,支光明带着两人离开,现场只剩下了陈太忠、丁小宁和马疯子。

“京华晚上可能有行动,”马疯子笑着解释,“我不是在那儿有个内线吗?”

“他说,京华现在里面传疯了,说是老板跑路,不管大家了,还有人说,老板答应要处理肇事者,给你一个交待,现在人人自危,大概有十个人左右,组织了起来,晚上要跑路,你说咱们该怎么办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