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84章 会接着会

原来,横山区里的房子是项大通在的时候承建的,遗留下一些历史问题,其中最关键的就是,决算远远超过预算,项区长到文庙区去了,却留下一个尾巴给吴言。

吴言肯定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,为大家张罗盖房子的是你项大通,好名声你担了,现在房子的决算款多了百分之三十出来,你让我再向大家收钱,还是说从财政里拿钱?

吴书记本来就不是一个好说话的,又有章尧东撑腰,让她因为项大通的糊糊事去买单,那简直是做梦!

当然,她还有几个选择,比如说从横山区的企业化点缘,支付了尾款,但是这也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,那样的话,扰人清净不说,最重要的是——我吴某人化来的缘,凭什么补你姓项的窟窿?

款项迟迟收不回来,承建商找项大通关说,项区长表示无能为力;又拎着现金去找吴言,却被吴言声色俱厉地赶了出去,“你敢把钱留下,我马上就上交纪委!”

吴书记做为耀眼的明星干部,对这种事原本就极其敏感,而且,她也没弱智到那个份儿上,项大通的关系,她怎么可能去收钱?那不是授人以柄吗?

于是,承建商就攥了钥匙,不肯交付给横山区。

几次沟通未果的情况下,区里拍板了,你不交是吧?那好啊,我们换锁……大不了把门也换了,反正毛坯房的门都是那种很简陋的。

“不会有什么问题吧?”陈太忠听到这里,有点为吴言担心,“按规矩,前任留下的一些事情,你得认账,要不那就是坏了规矩……是这样的吧?”

“他涨得太过分了,已经坏了规矩,”她冷哼一声,“区里的人要戳,戳项大通的脊梁去,我问心无愧。”

“要不要我帮你收拾一下那个……曲阳工程队?”陈太忠的手,下意识地在她光滑的背脊上摩挲着,“小心那些家伙们狗急跳墙。”

“没事,那个小老板有点钱,不会做得出格的,”吴言身子侧侧,将自己的头越发靠近那宽厚的胸膛,“他不过是想多要点就是了,可是他后面又没什么人……我凭什么给他?”

“装修咱两家的时候,要找个信得过的人,”陈太忠知道吴言的性子,也就放下了那份担心,“呵呵,很期待呢。”

“所以你那个检测,要快点了,”吴言听到装修房间的话题,脸上登时红晕再起,“太忠,我还要……”

约莫在凌晨两点,陈太忠才偷偷地溜出了临置楼,临走之前,丢个“昏憩术”给吴言,好让她一觉睡到天亮。

早上七点四十左右,他从蒙晓艳家出来,红光满面精神飒爽——他也是憋得久了,好不容易来个大释放,正是所谓的阴阳调和。

大约在九点钟左右,景静砾拨通了陈太忠的电话,“太忠,省里关于凤凰科委试点的批文下来了,这是新鲜事物,周五下午办公厅想搞个座谈会,你看看,需要准备点什么赶紧准备。”

“都有谁参会啊?”陈太忠在意的是这个。

“那无所谓了,段市长要来的,呵呵,”景静砾笑笑,“主要就是谈谈下一步你们科委的设想,对了,记得喊上文海啊,这种场合,正职应该到场。”

事实上,科委不但是陈太忠主事,景秘书长对科委也只买陈太忠的面子,但是这种情景下,实在不宜做得过分明显,偏颇太重的话,容易引起物议。

陈太忠一听挺高兴,不过下一刻,他猛地想起,自己不但跟章尧东提起过这事,而且吴言说,章书记对此事也挺重视。

可是,这话怎么跟景静砾说呢?他犹豫一下,尽量小心地措辞,“景秘书长,我个人有个想法,不知道该说不该说?”

“呵呵,没事,就当随便聊了,”景静砾笑着说了,心里却是咯噔一下,心说这家伙还真是麻烦篓子,段市长替你搞个吹风会,你还有“个人想法”?

“呃……是这样,”陈太忠又犹豫一下,做足了模样,才期期艾艾地发话,“这个……这是政策性的东西,我觉得……是不是有必要让市委把把关?”

我靠,你个吃里扒外的家伙!景静砾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,他是段卫华的人,听到这话,心里就有点恼火。

可是转念一想,他又对陈太忠有点同情,唉,还是年轻啊,你难道不知道,两头讨好的结果,就是两头不落好?“呵呵,这个建议不错,我向卫华市长请示一下吧……”

谁想,段卫华一听这个建议,愣了一下,方才缓缓地点点头,“嗯,这个建议,确实不错,新生事物嘛,不但要鼓励,还要共同监督!”

景秘书长一时就有点不明就里了,他走出段卫华办公室,仔细琢磨了一下最近凤凰市的大气候,方才恍然大悟。

段市长在曼彻斯特出的风头,有点过劲了,章书记难免要心存芥蒂,这个机会,倒是能让两人弥合一下可能出现的裂缝!

可是,这件事情,有点太小了吧?他又犹豫了,也不知道章书记给不给这个面子,不过……被书记拒绝,那是常有的事儿,请示一下又死不了人。

令景静砾奇怪的是,章尧东居然欣然答应了,这让他实在搞不懂了,这个……难道说,陈太忠早把局布好了?

他居然早早地就看清楚了大气候,而且做通了工作?一时间,景秘书长真的有点迷惑。

倒是段卫华心里有数,这个小陈还真是个滑头,敢得罪省科委那帮不顶事的主儿,却是非常在意章尧东的反应,这家伙,真的是越来越成熟了啊。

管他呢,借这个机会,让章尧东显示一下存在,也是有必要的!段市长根本就不考虑章尧东拒绝的可能,老搭档了,谁不了解谁?

陈太忠才放下电话,就接到了刘浩丽的通知,“陈主任,钱……钱到了,我没跟任何人说,你什么时候过来?”

至于吗,这么激动?他苦笑一声,“你跟梁主任说就成了啊……等一下,嗯,还是我通知他吧,反正,我是要过去的。”

年轻的主任已经反应过来了,有些事情他是想放手,但是这帮人太不让人放心了,他自己亲口向梁志刚通知,也就隐约带了警告的味道。

总之,他也是要找文海商量开会的事,索性脑子一转,又通知了邱朝晖,“老邱,再来科委开个会吧,叫上张志宏……”

放下电话之后,他才愕然地发现,哥们儿最近一段时间开的会,简直比这辈子开的会还多呢,这个……希望大家不要反感吧?

其他人会反感才怪!扯淡的会议,或者有人会瞌睡,但是这种关系科委前途和个人钱途的会,谁能反感……谁又敢反感?

今天算是好讯频传,钱和政策都下来了,接到通知的人都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科委,连王衍都从高新区赶了过来。

让陈太忠不解的是,最后赶到小会议室的邱朝晖和张志宏还带了一个人来,约莫四十左右,人黑瘦黑瘦的,穿的衣服的档次……甚至还不如科委的主旋律。

“这位是?”陈太忠有点讶然,拜托,这是咱科委开会啊,怎么把外人领进来了?

这位嘴一张就想说话,却不防张志宏没命地拉他一下,然后笑着点点头,“我倒是忘了,那个……杨帆,来,你跟我出来一下……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拽着人出去了,不多时,张处长再进来的时候,已经是一个人了。

与此同时,邱朝晖看一眼陈太忠,眼中有点讶异,似乎是想说点什么,不过终于是忍住了,他这个表情,却是让年轻的副主任看得一头雾水。

这个会很短,基本上就是个庆功会,只是,当陈太忠说起,明天下午要开吹风会的时候,几个主任一商量,做出了决定——大家都去吧。

文海是科委名义上的老大,陈太忠是实质上的老大,邱朝晖是政策的执行者,梁志刚没什么理由去,可是这次科委又要了笔钱,与其藏着掖着等人找上门来,还不如大明大方地拿出来说事。

反正段市长吹过风的事儿,乔市长将来想做文章,也得掂量掂量不是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