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81章 鞋垫故事

“我本来是要慢慢玩死你们的!”看着两人吐得稀里哗啦,陈太忠轻笑一声,站起身来,“好了,你们呆着,我要走了。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伸手去拽钟韵秋,很灿烂地一笑,“你看,我本来不让你来的,是你偏要来。”

钟韵秋早就吓得小脸刷白,话都说不出来了,被他这么一拽,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,一言不发地跟着就走。

陈太忠开门四下一看,果不其然,萧牧渔在不远处正张望呢,他走过去一拍那厮的肩膀,“和尚,告诉十七,把那三个人送回京华,我先走了。”

陈太忠扯着钟韵秋才走了两步,一旁一个拖地的保洁员脚下一滑,身子就向两人栽了过来,手上的墩布也脱手了。

陈太忠的反应却是一等一的,眼见保洁员头发斑白了,要摔这么一下,估计十七该出上千的医药费了,手一伸就搀住了她,“喂,小心点儿!”

保洁员站稳身子,抬头看他一眼,惊喜地笑笑,“哈,是陈书记啊。”

“你是……”陈太忠隐约觉得这女人是在哪里见过的,可偏偏一时想不起来了,女人的头发花白了,脸却不算苍老,约莫四十出头——应该是纺织厂的女工。

“我……那两双鞋垫,合脚吗?”女人支吾一下,似乎想说什么,又不好意思说。

“哦,是你啊,谢谢,挺合脚的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他记起来了,当时安置了下岗女工之后,有个人送了自己两双手纳的鞋垫——确实不错。

刚收拾了京华的人,他的心情还算不错,遇到知恩图报的这位,他又顺手搀扶她一下,心情就更不错了,“嗯,想说什么,你直说!”

四十左右,头发就花白了,这显然是生活的压力导致的,要是小忙的话,帮帮也无妨的吧?

“听说……您去了科委了?”女人目光闪烁,不敢直视他,一看就是没求过人的样子,“那个,我家老头子……”

女人的老公,是以前凤凰无线电厂的,十年前承包了厂里的小卖部,算是比较早吃螃蟹的那批人,富裕过一阵,不过由于不善跟领导处关系,有好处不知道大家分,最后以“贪污罪”被判了五年。

此人放出来有两年了,却是由于年纪大了,没个去处,前一阵去了某家电售后服务部,却不小心撞见了别人接私活,直接被开了。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你是说他精通电路和无线电元器件?”

“是啊,他以前还领导过攻关小组呢,”保洁员很自豪点点头,脸上也散放出些许的光泽,“八三年毕业的大学生,货真价实!”

哎呀,姜世杰跟这家伙比,该偷笑了,陈太忠心里叹口气,那厮当了个乡长就郁闷至今,也不看看,这位的惨象。

“让他去凤凰大学科教仪器商店找邱主任吧,就说我介绍的,让他试试工,”陈太忠想起来,前些日子说的射频卡的工艺问题,登时就是灵机一动。

不过,该说的话他还是要说到,“可是,他要水平不够,那我也爱莫能助了!”

“那是那是,谢谢陈书记,”保洁员笑着连连点头,脸上愈加地容光焕发了,“他要不行,那我也没脸再说啥了。”

你老公……陈太忠还想发问,却见十七带了四五个人向那个包间走去,心里有点腻歪,点点头,也不作声,拽着钟韵秋向门口走去。

直到坐进林肯车里,钟韵秋都始终一言不发,陈太忠看着她,笑着摇摇头,“唉,何必呢……何苦呢?后悔了吧?”

钟韵秋没命地点头,身子也在微微地颤抖,短短的半个小时,她听到了太多她不了解的辛密,也见识到了陈太忠的冷酷无情。

这个连蔡莉和邝天林都不放在眼中的家伙,想要收拾她这个小小的办事员,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。

至于说偶遇那保洁员,以及陈某人释放出的善心,并没有让她宽心多少——人一辈子,谁不会偶尔做做好事呢?

“你很让我为难,”冷冰冰的,陈太忠的话打破了车里的寂静,不过下一刻,他又笑了起来,身子懒洋洋地向靠背上一靠,“呵呵,我该怎么处置你呢?”

“我……我做你的女人,”钟韵秋也是心高气傲之辈,原本还有点不服气陈太忠的傲慢,等着他来倒追自己呢,可是,见识到陈太忠的蛮横之后,她终于放弃了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。

陈太忠话中所透露出来的东西,真的让她胆战心惊,那个层面的东西,是她从来都不敢想的……有些东西,果然未必是传言啊。

“好不好?我做你的女人?”一边说着,她一边凑近了陈太忠,拿起他的手,穿过低胸的领口,放在了自己柔软的胸脯上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柔和一点,“我很乖的……真的。”

她可是不知道,眼下不过是陈某人的恶趣味发作就是了,今天她惹火的打扮,就让他颇有点心猿意马,只是想着晚上要交的作业太多,也就不想增加新的科目了,才休了那番念头。

但是,好死不死的,钟韵秋目睹了他同谭松和周游打交道的过程,到了这个时候,他想放过钟韵秋都不行了。

“嗯,”陈太忠鼻子里发出了懒懒的一声,手上微微用力掏摸一下,觉得那文胸碍事,直接推开,攥住了一团柔软的丰腴,呃,手感不错,就是……弹性略略地不足,手心里有个硬硬的东西——这种情况下,她也能兴奋?

其实,人家那是吓得成了那样。

“我……我有很多女人了,”某无良仙人手上恣意轻薄着,嘴上兀自在道貌岸然,“你不会想不到吧?”

“想得到,”感觉到他对自己似乎有点兴趣,钟韵秋的心登时放下了大半,壮着胆子,伸手去摸他棱角分明的脸庞,“不过,我不介意跟她们分享你。”

这种话在若干年后,被都市小说里的女人们用滥了,但是此情此景之下,她还有表示介意的权力吗?

“但是,我介意,”陈太忠的另一只手,也袭上了她穿着肉色丝袜的大腿,触手绵软又顺滑舒爽,果然妙不可言。

你介意?钟韵秋听得心中就是一喜,只是很遗憾,那喜悦尚未充满她的胸臆,陈某人直接狠狠一棒砸了过来,“我的占有欲很强,不许你学我,你只能有我一个男人!”

他的态度很霸道,语气也很生硬,但是——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!”

“一辈子吗?”这个问题,钟韵秋早想过了,倒也没怎么奇怪,“那除非你给我一个名分,女人年纪大了不结婚,会显得很另类,尤其在官场里!”

“那倒不至于,眼下吧,”陈太忠放在她大腿上的手,开始微微用力揉搓,“你随时可以离开,不过,你要提前告诉我,我不喜欢跟别人共用什么东西。”

“这个没问题,”钟韵秋的呼吸,开始有点急促了,因为怕麻烦,自打两年前从学校毕业后,她就没有再尝到过肉味了,最多不过就是被人有意无意地揩揩油,却不是出自她的本意。

而陈太忠手上功夫煞是了得——这要托刘望男指点有方,他身上又散发出一种年轻人特有的气息,再加上蛮横的作风,更彰显出了此人的飒飒雄风,她有此反应,倒也算得上正常。

“而且,你还可能,跟其他女人一起陪我,能接受吗?”陈太忠继续厚颜无耻地发问,手却很有技巧地向大腿根部慢慢地攀升,“嗯,好像感觉到一些热气了……”

钟韵秋犹豫一下,眯着眼享受着那经年未见的手眼温存,一时间也懒得计较了,“好吧……”

“那轮到你来了,”陈太忠将椅背放倒,又向后挪移了些许,整个人懒洋洋地躺倒,打断了她惬意的享受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