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80章 喝了吧

“好了,你说第二个条件吧。”

在电光石火间,周游就做完了这些,拍拍手扶扶眼镜,又恢复了那份文雅,冲陈太忠冷笑着点点头,“那些家伙,回头我给你一个交待!”

“呵呵,挺狠的嘛,”陈太忠脸上笑意大盛,还鼓了鼓掌,只是他心里,已经对这个叫周游的家伙警惕了起来。

是的,他一向是以保护自己的小弟和女人为己任的,周某人心性凉薄至此,手段又毒辣,他开始考虑,是不是该将此人干掉,也好一劳永逸。

“他办事不利,导致了我的损失,”周游侃侃而言,没半分的不好意思,“正好,他这半年多下来,昧了我不少钱,自找的!”

“第二个条件嘛,你和他,”陈太忠冲着地上呲牙咧嘴的谭松一扬下巴,“全给我滚出天南去,我看着你们烦。”

“哦?”周游的眼光,开始变得冰冷,“那这个京华怎么办呢?送给你?”

“我就最烦你这么说话,”陈太忠一指对方,“再这么阴阳怪气地说话,你也走不了啦,我倒要看看蔡莉和邝天林怎么救你!”

“你连这个都知道?”周游听得,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对方知道邝天林是正常的,毕竟这个会馆有邝家的暗股,可是蔡莉……那是谭家兄弟的关系啊,想到这儿,他不禁扫一眼倒在地上的谭松。

他根本没料到,陈太忠了解京华的底细,是反着来的,再加上胡图龙的出现,让他越发对谭家警惕了起来,所以,是先知道蔡莉,后来才知道邝天林的。

“知道这,算个毛,这世界上你惹不起的人多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脸上却又挂上招牌笑容,“呵呵,井底的蛤蟆,你见过多大的天啊?”

“好了,我走人,”周游双手一举,脸上苦笑,“你缓两天成不成?我把会馆盘出去,立马走人,玩不起,我不玩了行不行?”

他是真有退意了,陈太忠给他的感觉,实在太不好了,身为政府官员,能操纵黑道倒也常见,可是能知道“白肚皮”并且不将其放在眼里,那就绝对不是一般的怪异了。

当然,对方可能是在吹牛,但是周游觉得不是,人家都不把蔡莉和邝天林放在眼里呢,这是一般土棍做得到的吗?

妈了个巴子,怪不得这厮叫“瘟神”呢,有这种能力,凤凰市横着走了,绝对的。

而且,陈太忠的武力值,也是周游非常忌惮的,保龄球馆有摄像头,不但录下了许纯良被打的镜头,也录下的陈太忠打人的过程。

别说陈太忠了,周游自问,就算自己对上那个女人,都未必是对手。

“呦喝,这么识趣?”陈太忠听到他的回答,反倒是愣住了,好半天才笑着点点头,“周游,我发现得对你做出另外的评价了,你很不简单啊……”

“海上讨生活的,本来就是这样,”听到陈太忠这话,周游心里没由来就是一哆嗦,脸上终于没了那股书生气,取而代之的,是几分萧瑟,“当断不断,必有其乱……所以,我能理解你的心情。”

“我挺欣赏你的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这么着吧,你不用走了,把你的父母、老婆、孩子都带到凤凰来,大家认识一下,你继续经营你的京华,怎么样啊?”

这家伙真的是个人才,手辣能打又心狠,陈太忠很担心放了此人走路之后,会给自己的亲戚朋友之类的,带来什么麻烦。

既然不想留人,放走了又不放心,索性不如多收个小弟算了,降伏这种人的过程中,应该也能帮助情商有所长进吧?

听到陈太忠的要求,周游的身子登时就是猛地一震,脸上红橙蓝白地变幻半天,才艰涩地咳嗽一声,“这个……陈主任,我真的有点不想在天南呆了。”

“咳咳,”陈太忠咳嗽两声,说实话,他也没下作到那种程度,想用对方的家属来胁迫对方,那样做也太不入流了——不过,他不是担心自己家人吗?

既然担心,他少不得就要测试一下对方对家人的态度。

老话说得好,“以己度人”,一个人要认为,家人对自己很重要,那么,他基本上会以同样的思路去考虑别人。

要是周游是个漠视家庭的人,就不会觉得这个要求有多么过分,同理,周游也不会认为,干掉陈太忠的朋友,会给陈某人带去多大的心理负担。

当然,在利益驱动或者走投无路之下,周游挟持了陈某人的家人和朋友,以求得什么条件这种事情,没准是会发生的,但是他真的生性凉薄的话,就绝对不会考虑直接干掉某人来打击陈太忠。

陈太忠怕就怕自己的朋友在不知不觉中被干掉,却是绝对不怕被人胁迫,你丫手脚再快,我丢个定身术过去,不信你能动得了。

所以,他认为自己这个建议,算是万无一失的,周游生性凉薄的话,自然不惧喊来自己的家人,他也就不怕对方算计自己的人。

要是周游有些人性,不想喊来自己家人的话,那么,他就一定要让其就范,通过控制其家人,达到控制周游的目的!

能算清这个账,陈太忠情商的长进,那真是……没办法形容了。

当然,最关键的是,陈某人认为,就算在自己身边安个定时炸弹,只要自己有手段禁锢,却是不怕对方翻出天去——这一点对其他人来说,具有不可复制性。

“其实呢,凤凰是个不错的养老的地方啊,”他笑嘻嘻地看着周游,“山清水秀,风景宜人的,不像海上,风浪那么大啊。”

听到这话,周游的脸色更白了,他犹豫好半天,才低声发话了,“光棍打九九,不打加一,陈主任,这次我的人做错事,我认栽了,而且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看一眼钟韵秋,迟疑一下,咬牙说了下去,“而且惹了许公子,本来就不好在天南呆了,我计划着,就是风头过了把京华转出去的,你……放我一马成不成?”

“啧,你这个要求,让我很为难啊,”陈太忠被他这一眼提醒,才想起身边还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,一时心里就麻烦得不行。

干掉眼前两个,再抓着谭松去找他哥哥,然后来个一勺烩,这是最正确的选择,可是……你姓钟的掺乎什么啊?

我总不能把她也灭了不是?虽然她已经听到太多不该听到的东西了。

“算了,这样吧,”想到这儿,他笑嘻嘻地打开两瓶洋酒,用戏谑的眼光看着对方,“干掉这两瓶酒,我就给你时间,转移你的产业……”

“一点五升的拉图,两瓶?”周游是个识货的,脸上登时就苦得不能再苦了,这么大两瓶酒,谁喝得了啊?

“没错,你为难我,我也就只好为难你一下了,”陈太忠笑吟吟地点点头,“我一向说话算话的,喝了,我就给你时间。”

这是个疯子!周游真的无话可说了,1500毫升的拉图……那得多少钱?

他虽然做走私贩子出身,但身家不薄,也常去港澳台和欧洲游玩,挥霍起来一点不含糊,眼界比国内大多数人不知道高出凡几,自是清楚,这种大瓶名酒市面上极少,都是用来庆典或者收藏的,你……让我喝掉?

那种感觉,就像有人把你领到一辆法拉利面前,一指车前脸窗户——你用拳头把玻璃砸烂,就可以走了!

我怎么找了这么个对头出来?他真的有点郁闷了,他看看陈太忠,再看看谭松,“我俩一人一瓶行不行?”

我跟他还有账要算呢,陈太忠刚想拒绝,却想起今天晚上,自己还要夜蹿两家,犹豫一下,终于叹口气点点头,“嗯,算了,便宜你俩了。”

谭松也早被陈太忠的一系列言辞和做派吓傻了,听到这话,咬牙切齿地挪动着身子爬过来,就去伸手拿那大瓶酒,“你记着你说的话!”

“咦,慢着,你的腿怎么了?”陈太忠看着他,很“讶异”地发问了。

“我不小心摔的,”谭松冷冷地看着他,眼中是无法抑制的恶毒,“成不成啊,陈爷?”

哼,算你识相,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按理说,我是不该对投资商这么没礼貌的,不过,我看你不顺眼啊,喝了这瓶,我给你三天时间,你和你哥离开天南,永远都不要回来,听到没有?”

“我听到了,陈爷!”谭松再次点点头,脸上平静异常,“我可以喝了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