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78章 京华要妥协

最终,陈太忠和王宏伟还是达成了协议,陈主任将来要收拾什么人的时候,必须提前打招呼,采用什么手段,必须在事情发生之后,第一时间通知王书记——唐亦萱和蒙晓艳是公证!

这事儿听起来,有点匪夷所思,王宏伟怎么会这么在意这点小事,专门来三十九号寻求支持?

这么想的人,就大错特错了,王书记主要是被陈某人神鬼莫测的手段吓住了,众目睽睽之下能把保险箱里的纸币换成卫生纸也就算了,一晚上盗遍京华而丝毫不露痕迹,这就实在太吓人了。

这厮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呢?燕子李三也没这两下吧?

而且,非常凑巧的,陈太忠每每出手,总会招来意外的大家伙,王书记是共产党人,又是警察,胆气过人,是不讲迷信的,可是事实一贯如此,却由不得他不信这个邪:这厮真的是瘟神、霉星加太岁啊。

其实,在王宏伟心目中,陈太忠是个性情中人,也是个可交之人,两人虽然时常拌嘴,可真要说起来,他还是很信赖陈太忠的。

但是,他实在是不能忍受陈某人为所欲为地胡来,抗议吧,人家带理不理的;来硬的?人家后台比他硬;阴人?省省吧,那厮一向不给别人留什么把柄。

最要命的是,阴陈太忠的人,一般都是被阴的下场,王书记绝对相信,自己要是出手,成功阴掉陈太忠的可能性,远远低于自己“被瘟掉”的可能性。

所以,他不得不来找唐亦萱主持公道,那个啥,我只想多一点知情权,行不行啊?

既然双方商量妥当了,陈太忠的好奇心就起来了,“等一会儿,我去张智慧问问,到底是什么人被堵在里面了。”

这没准,能拿住某些人的把柄呢,他不无得意地想着,由于心中想着美事,他的眉毛不由自主地上下抖动着。

“不要!”在场的其余三人,齐齐喊出了这俩字,接下来,三人交换一下眼色,还是蒙晓艳开口了,“太忠,有些规矩,你得遵从,没准你这一去,就害了张叔叔呢。”

呃,真没劲,陈太忠叹口气……规矩,又是规矩!

——乔小树今天是诸事不顺遂,不过,他要是知道,有这样身份的四个人,都不敢打听他的来历,心里估计也会平衡不少吧?

“要不,咱们现在去张智慧那儿,吓他一吓?”王宏伟见陈某人的毛顺了,终于也有心情开玩笑了,“饭点儿了呢,唐姐你也不总出门的。”

唐亦萱点点头,才要说话,陈太忠的手机响了。

来电话的是钟韵秋,她在那头娇笑着,“陈主任,听说你从阴平回来了,晚上一起吃饭吧?”

不知道她笑的时候,捂嘴没有?虽然面对着两个美女,陈太忠禁不住还是要浮想联翩一下,“这个……你让我考虑一下。”

他考虑的是,自己要不借这个机会脱身的话,估计就赶不上白书记的“茶话会”了,哥们儿我晚上还要问计呢。

“吕主任回去了,我一个人也没什么意思,”钟韵秋叹口气,煞是有点闷闷不乐的味道,言若寂寥异常,实则暗示明显,“工作压力挺大的,想找个人聊聊。”

“呃……”陈太忠正在沉吟,蒙晓艳已经挪过了身子来,轻轻一哼,眼中放射出警惕的光芒,轻声喝问,“女人?”

“成,那就碧园吧,”陈太忠原本还在考虑呢,被蒙晓艳这一声说得登时拿定了主意,“要个贵宾间,跟老乔说一声,就说我要去!”

随便一个女人的电话,你都这么着紧,这还了得?尤其还当着唐亦萱和王宏伟——这是故意给我难看吧?

蒙晓艳的脸登时就是一变,其实,话一出口,她就有点后悔了——平时两人打闹惯了,可是陈太忠的话,却是让她面子上有点下不来。

下不来归下不来,可是……接下来陈太忠瞟向她一眼,看似平淡,眼神中却带了极深的冷漠和一丝愤懑,这一刻,蒙晓艳猛地发现,自己的身体恍若在瞬间被抽得空空荡荡的,只剩下一个躯壳了。

一种大厦将倾的感觉,蓦地袭遍她的全身,她似乎在瞬间又回到了一年前那孤立无援的心境中,小脸在一瞬间变得刷白。

陈太忠就算不用眼,也明显地感觉到了她的情绪波动,登时就有点自责了,嗯嗯啊啊两声挂了电话之后,转头冲她一笑,“呵呵,曲阳政府办的,想拉点投资,你这家伙……想哪儿去了?”

下一刻……春回大地!

“看把你凶的,要吃人了,”蒙晓艳低声嘀咕一句,心里却是美不滋滋的,这家伙居然向我解释,知道让步了?

“咳咳,”王宏伟咳嗽两声,“太忠,你下一步,打算怎么动京华?”

“我答应了许纯良,要给他出气,”陈太忠郁闷地皱皱眉头,“那帮人这两天不敢出来,等他们出来,直接抓人走,总可以的吧?”

“那我就放心了,”王宏伟站起身子,“以后有什么事儿,记得多联系,我走了……唐姐、晓艳,再见!”

他这一走,大家就登时散场了,蒙晓艳原本是打算跟着陈太忠去碧园的,不过,想想刚才陈某人发火的样子,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余悸,只能低声吩咐一句,“晚上早点来……”

“嗯,尽量早点,”陈太忠心里郁闷地叹口气,心说五场会开下来,能早得了才怪,不过眼下却是不宜点破。

其实,他不过是找个借口离开蒙晓艳而已,而且他都想好了,直接联系吴言,晃点了钟韵秋——我有事呢,回头再说。

怎奈吴书记不回他的短信,那他也就懒得枉做小人了,琢磨一下,又叫上了谢向南,同赴碧园。

钟韵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,上身是奶白色长摆休闲蝙蝠衫,开得极低的胸口处肉光致致,很让人怀疑她里面有没有穿内衣。

下身是黑色的小皮裙,短小的皮裙下是肉色丝袜,脚登白色高跟皮凉鞋,紧窄的皮裙将她臀部的曲线勾勒得一览无遗,走动间,甚至能清楚地看清她臀大肌的抖动。

她刚笑吟吟地迎上陈太忠,不小心就看到了他身后的谢姓灯泡,眼中掠过一丝失望,嘴上却是亲热得紧,“呵呵,谢科长今天也有空?”

“他蹭我的,”谢向南短短地解释了一句,意思是说,陈某人在吃他的经费,没办法,陈主任在招商办的经费,基本上都落到科委去了。

谢科长不喝酒,钟韵秋的酒量倒是还成,频频向陈太忠劝酒,不过,陈主任心想着待会儿还要再吃一顿,这个酒量……还是控制一下的好。

他这一控制不要紧,钟韵秋反倒来精神了,不多时,她一瓶750毫升的张裕解百纳干红下肚,陈太忠也硬着头皮干了两瓶竹叶青。

“不行了,这个酒后劲儿大,还有补劲儿,喝了掉头发,”听到钟韵秋舌头有点大了,陈太忠觉得事情有点不妙,他怕自己控制不住,“要不,咱们回吧。”

谢向南多少喝了点干红,话稍微多了一点,抬手一看表,“呀,真的不早了啊,七点半了,我也该走了,晚上还要赶个文件呢。”

其实三个人吃饭用了还不到一个小时,算快的了。

“谢科长你先走,我没事,再跟陈主任喝点,”钟韵秋叹口气,“无聊啊,喝好了正好回去睡觉,也省得想那么多烦心事儿。”

陈太忠眉头一皱,刚要说什么,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却是十七,“陈哥,京华的老板要找你,我以前一个同事引见的,你来不来?”

“去,为什么不去?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我现在就过去,让他们等着!”

原本他就想尽快把京华的事情搞定,一来他最近确实忙,二来就是王宏伟今天都郁闷到找唐亦萱了,做人嘛,当适可而止。

再说,借此摆脱这个钟韵秋也是不错,他挂了电话,冲钟韵秋笑笑,“让老谢送你吧,我要去一趟幻梦城。”

钟韵秋愣了一下,笑着点点头,“那好啊,我最喜欢边喝酒边唱歌了,我也去……好了,这次我请客。”

陈太忠看谢向南一眼,拜托,这可是张慧玲的朋友,你那啥……不说说?谁想谢科长的眼光茫然地扫过,“哦,那我结账就走了,不等你们了。”

看我笑话?陈太忠已经略略了解了点谢向南的心态,心里禁不住冷冷一哼,切,谁怕谁啊?

“好吧,那就一起去吧,”他笑嘻嘻地点点头。

才一出门,陈太忠见到两个身影消失在拐角,一个依稀是王伟新,另一个却也煞是眼熟,凝神一想,不经意地发现,那人身上居然有自己的神识。

王伟新居然跟商行副行长左媛一起吃饭?这凤凰市还真的是不大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