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77章 都是干脏活的

我靠,哥们儿还真是神仙!入耳这话,陈太忠不服气了。

可是再一想,出名滑头的梁志刚都说出来这么贴心的话了,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这个……这个规矩我懂啊,不过,从要饭的碗里抢食儿,有点说不过去吧?”

“十个点儿,”梁志刚闷了半天,终于瓮声瓮气地开口了,显然郁闷无比,“这个数儿正常,过了的话,我无条件支持你折腾。”

其实他清楚,十个点儿只是基数,贡献出五十万,换来上面不再对这笔钱的支出指手画脚,这还是科委有陈太忠这么一号人在,要不然,二十个点都可能。

当然,至于这五十万该怎么支付,给什么样的人,那花样就多了,这里不再一一列举。

陈太忠久久不能言语,憋气啊……真的太憋气了。

好半天,梁志刚又发话了,“有了这五百万,咱就不能算要饭的了……最起码暂时不算了,你以为我愿意给他?”

“那你通知大家一声,这几天别接乔小树的电话,”陈太忠不甘心,但也没办法,只能使出歪招了,“我他妈的不给他提前沟通的机会,他要敢突然袭击,我就敢扫他面子!”

“那……我试试吧,”梁志刚犹犹豫豫地点点头,显然,他不太看好这一招,“不过,邱朝晖那儿,还是你说吧,我跟他……有点那啥。”

邱朝晖……不是恨文海恨得最狠吗?陈太忠听到这话,又有点搞不懂了,怎么现在我感觉,你俩的怨气,比那俩还大呢?

科委这儿,还真是乱!他真的有点搞不懂这些人的思维,一时就有点感慨,不过转念一想,我能把这一团乱麻理顺的话……估计也是很锻炼人的吧?

“行,没问题,”他手一挥,算是谈话结束,然后就摸出了手机,梁志刚对他这做派习以为常了,转身就走了,看那样子也没什么芥蒂——国人虽然习惯推翻权威,但是对绝对的权威,一般来说还是保持着一些敬畏的。

听到陈太忠的话,邱朝晖的反应也很激烈,“这成什么了?科委好不容易有点钱,就让他们这样祸害?我能想到,可能是哪两个人告诉乔小树了,要不要我现在找他们谈谈心?”

“算了,你提前谈心,反倒是不好了,”陈太忠笑一声,“传到乔小树那儿正经是麻烦了,咱做好准备就完了,不给他提前沟通的机会。”

“呵呵,太忠,辛苦你了,”邱朝晖笑一笑。

不辛苦啊,陈太忠挂了电话,开始琢磨,为什么梁志刚那么提防邱朝晖,而邱主任反倒是那么支持梁主任呢?

难道说,是邱朝晖怕乔小树循着惯例,摸到他的创业基金上?想到这儿,陈太忠不禁笑着摇摇头,多虑了,哥们儿估计多虑了,人心不能细腻到这么个程度吧?

他正琢磨呢,手机响起,仔细一看,心里凉了半截,不是吧,晚上我要跟吴言吃饭呢,你掺乎什么啊?

手机上的三个字并不大,但是很惊心动魄——“蒙通宅”!

我知道欠你一个解释,不过,你也不用这样吧?心里碎碎念着,他还是接起了电话,“你好……”

唐亦萱对他这人模狗样的腔调也没吃惊,很平静地发话了,“陈太忠,下班以后过来一趟吧?嗯……带上晓艳。”

这一刻,陈太忠很有泪流满面的冲动,我说,不带这么玩儿人的啊,哥们下班以后的事儿,安排好了啊。

等他回味过来“带上晓艳”四个字的时候,心里越发地愤懑了起来,禁不住愤愤地嘀咕一句,“我说,我治好了文海的女儿,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?”

“那女孩儿好了吗?”唐亦萱惊讶地反问一句,随即轻笑一声,“我不需要报答你,我能原谅你而已……找你有事儿呢。”

原谅我?那就原谅好了,可是……我做了什么来着?陈太忠挂了电话,想了半天,才想起,似乎,唐亦萱是不喜欢自己同时跟任娇和蒙晓艳混在一块儿。

切,九十年代了啊,马上都千禧年了,你个死脑筋!陈太忠悻悻地嘀咕一声,抬手看看时间,觉得基本上就到点了,犹豫一下,该不该去叫蒙晓艳呢?

叫上蒙晓艳的话,晚上十有八九就没办法同白书记开会了,这日子过得,哥们儿想那啥都忙不过来啊。

他转念一想,算了,还是接上她吧,现在哥们儿风头渐劲,这晚上六点多出入三十九号,给人看到了,没准会歪嘴,喊上蒙晓艳就自然多了。

蒙晓艳正好没事,都没要他接,打了辆车同他汇合,两人直奔市委大院,路上蒙校长突发奇想,“会不会又是那个姓吴的找上门了?”

这件事,陈太忠曾经跟她说起过,连任娇都知道,男男女女们在事后无所事事地嚼嚼舌头,什么事不能说呢?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咂嘴,又哼一声,“吴秋水找死也不用这么着急吧?我给他准备好大餐了。”

“要是他的话,你看我收拾他,”蒙晓艳对唐亦萱有敌意,但是这不代表她能容忍继母被人泡——尤其还是有妇之夫的这种。

她猜对了一部分,三十九号确实有人,还是一个男人,遗憾的是,她不能收拾这个人,王宏伟一直挺疼爱她的,这一点她非常明白。

“唐……那个唐姐,”陈太忠结结巴巴地一指王宏伟,震惊异常,“你叫我来,是因为,因为王书记?”

“你不用叫我书记了,我真的承担不起,”王宏伟苦笑一声,“我说陈主任,麻烦你消停消停好不好啊?求求你放过我吧。”

陈太忠很无辜地看看唐亦萱,却发现唐亦萱正笑吟吟地看着桌上一块刚打磨好的玉石,这块玉是陈太忠帮她选的,她每天破一点,终于在前天搞定了。

感觉到他在看自己,她抬起头来,冲陈太忠笑笑,“王书记的意思,是你俩沟通一下,有些时候,你让他有点被动。”

岂止是有点被动?简直是非常被动!要不然的话,王宏伟何至于把状告到唐亦萱这里?堂堂一个老男人,政法委书记,要一个小女人主持公道?

“我觉得,以后咱们可以加强沟通,”王宏伟一本正经地看着陈太忠,“有什么事,咱俩商量着来,行不行?你知道你给我造成多大麻烦吗?”

陈太忠看看唐亦萱,又看看凑到王宏伟身边的蒙晓艳,想生气吧,这气生不起来,想贫嘴也觉得不合适,终于是郁闷地摇摇头,“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“唐姐,你跟他说吧……”王宏伟翻个白眼。

等陈太忠听说,小董居然从京华里面领出一个重要人物,禁不住一拍大腿笑了起来,“哈哈,好啊,让他们再欺负许纯良!”

“问题是我跟着倒霉啊,”王宏伟瞪了他一眼,“我说,你有没有想过,人家会把怨气转移到警察局?嗯?”

“这个不是……”陈太忠刚想狡辩,不是自己干的,可是想想自己身边就是唐亦萱,隐隐觉得这么抵赖有点丢人,于是咳嗽两声,“咳咳,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儿吧?”

“能让张智慧出面保人的,来头小不了!”王宏伟恨恨地看着他。

“来头也大不了啊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再大一点的话,张智慧也得跟人家联系得上呢。”

“你懂个屁,别人不能传话啊?”王宏伟最见不得的,就是他眼下这种样子,“张智慧……张智慧就是一个干脏活的,他跟小董是一类人,你知道不知道?”

王书记真的是过于愤怒了,居然不小心点出了实情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