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75章 路上拦车

陈太忠可不知道其中关节,又愕然了一下,随即笑着摇摇头,“真要是这样,那范总有令,我肯定从命,不过……人家要不认我,那你不能怪我。”

“好的,这个是肯定的,”范如霜点点头,接着,两人同时笑了起来,不过,笑的原因,却是不尽相同。

笑了一阵,陈太忠又发问了,“随便问一下……这个九十万吨的氧化铝,得多少钱?”

“四、五十个亿吧,”范如霜笑一声,“关键是临铝有了这个项目,对将来公司发展和公司上市,都有很大便利,支援家乡建设,这也是黄汉祥该做的吧?”

哦,看来跟哥们儿一样了,陈太忠点点头,不再言语,能要来钱要来政策,做老大做得就有面子,没钱没政策,下面人也不服你啊。

只不过他要的是五百万,人家范如霜要的是五十亿,差别倒也……不算很大,三个零而已的嘛。

当然,这是他的想法,至于范如霜是不是真的这么想,那就无法猜测了,隔了好半天之后,范如霜才沉声问了一句,“五月中有空吗?我要去趟北京,方便的话一起去吧?”

这虽然是句征求意见的话,她说的却是带了点祈使句的味道,显然,她不希望他拒绝。

现在是四月底,离五月中大概也就是十来二十天,陈太忠没在意她的语气,因为他在使劲地计算,到那个时候,自己是不是能把手头的事儿理顺。

“这个……我不敢保证,尽量努力吧,”算了半天,他苦笑着摇摇头,“抽一两天出来没问题,时间再长的话,我现在……”

他想说,我现在真的很忙,但是转念一想,人家范如霜管理那么大个临铝,事情不知道要比自己多出多少倍,最后还是换了种说法,“现在的工作……正在节骨眼上呢。”

“哦,年轻就是好啊,”范如霜没头没脑地回了一句,随即笑一声,“你现在忙什么呢?需要帮忙吗?”

从后面这句话里,陈太忠品出个味儿来,敢情,范如霜对自己,还是没寄托了什么太大的希望,原因很简单,范总居然不知道他现在在忙什么。

她或者是需要我,但是不会是那种很紧迫的需要,他终于反应过来了,真的要非哥们儿不可的事情,她绝对不会不知道我在忙什么。

有了这个想法,他的心情登时轻松了很多,在官场浸淫日久,不知不觉地,他的心理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他有点害怕面对很多纠结的场面了。

而这种纠结,越向高层走,往往就越复杂,复杂到局内人和局外人都看不清的地步,没错,他是仙人,有仙力护身,关键时刻是可以作弊的,但就算是能作弊,他还是有点头疼。

而且,他混官场,为的是修炼自己的人情世故,总是用仙力,那对修炼也起不到多大的帮助,没多大的意思。

原本,我就是一个不喜欢麻烦的主儿嘛,他终于为自己定了位,其实,我就不合适混官场。

若是要仙界的众仙人得知,出名蛮不讲理、飞扬跋扈的陈太忠,居然对人间官场隐隐产生了惧意,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笑掉大牙?

当然,这官场,无论如何还是要混下去的,要不然怎么提高?可是,眼下听说,范如霜并不是就指着他帮忙,心里还真的是轻松不少。

正厅的期待,给人压力很大的。

“倒没什么,现在负责科委的工作,那是个穷地方,”他笑着解释一下,事实上,两人只是初见面的时候,相互提防的心比较重,可要说隔着人联系,善意早就相互释放出来了。

说穿了,还是碳素厂事情的起因不太和谐,导致两人心里多少有点别扭,虽然范如霜做到正厅,该有的气度是要有了,不过,“别扭”这种情绪,有时候还是不太好控制。

听到陈太忠说起,好不容易要了五百万,却被各方逼得东奔西走,范如霜不禁莞尔,随即又叹口气,“果然是挺要紧的时候。”

至此,两人之间的芥蒂,算是彻底没有了,陈太忠看看要三点了,站起身子,“反正到时候,范总你联系我吧,实在不行我追着飞过去。”

“那好,谢谢了,”范如霜也是万事缠身的主儿,这次来阴平,难得能空闲一阵,接下来,就是去分公司再转一圈,考察一下,就该返厂了。

回凤凰的时候,陈太忠就是一个人了,支光明要陪高强在这里待一天,小朱也被钉死在这儿了,不过还好,有盛小薇陪她。

林肯车开得飞快,走到半路就要进市区的时候,一辆车在前面伸出手,冲他招一招,陈太忠却是有点纳闷,乔小树找我做什么?

乔小树这个副市长,也不是白当的,最初的惊悸过后,就开始着手挖掘事情的真相了,当然,对于他来说,挖掘真相真的很简单——他在红山分局有内线的。

只是,那位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是知道京华最近惹人了,惹的是陈太忠,而且王小虎很强势地包庇,市局老大王宏伟视而不见。

至于说今天的事儿是不是陈太忠干的,那还真的不好说,反正是杨文凯请求支援,市局里派人来了,来的是刘局的人——而可以肯定的是,刘局和王局,跟陈太忠关系都不错。

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?要是没陈太忠这三个字,乔小树就能确定,自己是受了无妄之灾了,那就不用考虑深层次的原因了,可是偏偏地,前一阵,他刚受侯卫东的撺掇,短了科委的路,虽然事情未成,但是科委那边,有点怨念是非常可能的。

乔小树绞尽脑汁,也分析不出来里面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味道,说不得打个电话感谢张智慧的同时,打听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“没啥吧,好像就是京华惹人了,”张智慧没打听今天的事情,涉及乔市长,他不想弄那么明白,事实上,由于身份的缘故,他知道的东西已经太多了——连乔小树都觉得他能干点脏活。

“惹了陈太忠,是吧?”乔小树旁敲侧击,看这老张是不是有意不说。

“陈太忠?”张智慧倒吸一口凉气,“怪不得王宏伟那么大的火气呢,惹了这混蛋……得,京华该关门了。”

乔小树听得登时就吓了一大跳,“这个……不至于吧?京华的后面,不是有那谁吗?”

“我不知道京华后面有谁,呵呵,”电话里,张智慧的笑声显得很奸诈,“这个,反正按惯例,惹了陈太忠的人,倒霉是必然的。”

我靠,你怎么这么说啊?乔小树有点郁闷,挂掉了电话,他隐约听说,京华后面个头很大,很有可能是蔡莉,不过这种事,没办法去细细求证的。

就算不是蔡莉,也是个类似的人物,因为知道这个,他昨天才去的京华,没想到倒是撞正了大板。

反正,张智慧应该清楚是谁,可是,老张那滑头假装不知道,这种人,陈太忠也不怕招惹?乔小树觉得事情不太妙了。

陈太忠调到科委,他是知道的,而且他也隐约听说过,这个年轻的高中生副主任好像跟很多人都有关联,是个刺儿头。

但是刺头儿能刺到省委常委那个级别?乔市长有点不敢相信,可张智慧说得却是很明白,京华必定要倒霉。

今天已经让章书记不高兴了,再稀里糊涂结下这么个冤家可不好,乔小树原本想跟陈太忠沟通一下的,却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。

他还特意以午休的名义,在阴平等了一下,想等到陈太忠一起走,谁想陈太忠又被范如霜请去了。

刚才司机见到陈太忠的林肯从后面飚了上来,跟领导一汇报,乔市长当机立断,“招呼他停下,跟他聊两句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