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74章 范如霜的示好

秦连成见陈太忠来了,冲他使个眼色,要他过去,只是,陈某人一向大男子主义得紧,眼见一堆男人围着一个女人,已经不是很爽了,见状只当没看见,反倒是扭头跟安道忠聊了起来。

秦主任一看,知道这厮的毛驴性子又来了,心里苦笑一声,也不去管了。

高强见支光明来了,却是从人群里走了过来,拽着他的手聊了起来,奠基现场就是这样,一般是比较乱的,不过领导身边永远也缺不了人。

范如霜的秘书小铁挺机灵,高强在这边一动,他顺着看过去就看到了陈太忠,也没请示,直接快步走了过来,“呵呵,陈科长……哦,是陈主任,范总刚才还说你呢,感谢你为临铝引进了这么好的一个项目。”

她不骂我就行了,陈太忠笑笑,皮笑肉不笑的那种,“那就好,呵呵,这种合作,要多一些才好,双赢嘛。”

小铁脸上依旧挂着笑容,心里却是在嘀咕,这家伙胆子还真大,居然在范总面前,居然还能这么阴阳怪气地说话。

常年在铝厂里,小铁心中已经隐隐有种习惯性的认识,那就是范总神圣不可侵犯,就算是青旺的市长来了,范总也是不卑不亢应对得当。

地方上的事儿,果然麻烦,他原本是想让陈太忠过去的,可是现在看起来,这家伙估计不会买账,应对几句之后,他转身回去向范如霜汇报去了。

范如霜在应对秦主任和马区长的间歇,听到了小铁的低语,不加掩饰地一转身,看向陈太忠的方向。

只一眼,她就认出了陈太忠——支光明正和高强在他身边聊天呢,而此人个头高大身材魁梧,应该就是那个家伙了。

看到陈太忠把目光也转过来,她冲他点头笑笑,很雍容的那种,说不上有多么热情,但绝对没显现什么恶意出来。

倒是马益友区长发现她这个举动,顺着看过去,一眼也看到了陈太忠,上次陈科长陪同甯瑞远来过一趟,马区长对这人有个模模糊糊的印象,“那个……是招商办的小陈吧?”

秦连成和范如霜同时点点头,马区长见状,就伸手相招,“小陈……”

啧,还就你多事儿,陈太忠心里有点不满,我家老大在,都没喊我过去,你说……这个面子我给不给你啊?

碳素厂的项目,安道忠也参与了,约莫知道点陈太忠和范如霜的恩怨,胳膊肘从他背后暗暗顶一把,那意思很明显:太忠,给我个面子嘛。

给就给呗,陈太忠做事的随意性原本就挺大,自己的同学,面子不卖也不合适,再说,范如霜一个女人,能冲他毫无芥蒂地笑笑,他一个大老爷们儿,反倒是缩头缩脑?

丫是正厅,哥们儿主动走过去,不算丢人,嗯,男人嘛,就是要大度点——当然,搁给别人知道他的心思的话,恐怕评价是相反的:斤斤计较,心胸太狭窄了。

见他走过来,范如霜坦荡荡地一笑,“陈主任,碳素厂都要奠基了,你还没有去过临铝,你实在也太忙了一点吧?”

陈太忠一听这话,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冒火,第二个反应却是,得,人家说得不错啊,哥们儿这次,又……做错了。

他最后的反应,才是人家范董这话,说得有水平啊,高高在上地指责自己一下,不但是占据了上风头,而且还有明显修好的意思,同时又自矜了身份。

成,就冲学了这句话,今天哥们儿我让着你,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范董指示得对,呵呵,确实是我疏忽了,还好临铝的领导们能体谅,要不今天我也没脸来了。”

范如霜虽然身居高位,但终究是女人家,有点小心眼是很正常的,眼见桀骜不逊的这厮终于肯当众低头了,心中块垒终于消失不见,含笑点点头,“凤凰市和阴平区,也是做了不少努力的,我们感受到了诚意,所以才有了这次愉快的合作。”

她正说着,警报声由远而近地传来,却是章尧东的车队到了。

章书记一来,风头就远远地盖过了范如霜,不但两辆警车开道,后面还跟了凤凰电视台的采访车,以及两辆中巴,押后的还有警车。

临铝电视台也来人了,可厂内电视台跟地级市电视台相比,还是有不小的差距——事实上,只论做派,一方大员和关起门来称王的企业老大,还真的不能比。

可范如霜还真的叫这个真了,她就是站在那儿不动了,对了陈太忠,她可以纡尊降贵地放下身段,因为大家都知道,这是她大人有大量,可对上章尧东要是迎上去,反倒是自降身份了。

章尧东却是没介意这个,范如霜所处的位置,跟他没有什么冲突的可能,反倒是能通过投资建厂推动凤凰市的经济发展,那么,他自是要表现出应有的热情。

接下来的程序就很简单了,无非是领导讲话什么的,轮到章尧东和范如霜同时动第一锹土的时候,乔小树才匆匆赶了来。

结果章尧东的秘书直接悄悄挡驾了,“乔市长,章书记说了,您还是不要上去了,仪式都快完了,别让临铝的人看了咱们笑话。”

得,这是惹了章尧东了,乔小树心里明白啊,谁还没有个小灾小病的?可你姓乔的迟不说早不说,偏偏关键时候给我掉链子……扛一扛过不去吗?

早晨这件事,我处理得不好!乔市长有点自责,要是提早通知一下景静砾或者章尧东就好了,不过,我当时懵了啊,电话又不就手,后来也在努力赶来了,这态度还不算端正?

临铝那边,完全没可能看笑话的,我这边匆匆赶来,不也是体现了凤凰市政府高度重视吗?所以,在自责的同时,乔小树觉得自己有点委屈。

陈太忠的心思,却是不在这个上面,他正四下转悠,不知道在踅摸什么呢。

中午吃过饭后,章尧东的车队要离开,小铁又找上了陈太忠,“范总要晚上才走,下午能不回去吗?范总想跟你聊聊。”

“哎呀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愣了半天之后,才非常勉强地点点头,“唉,那你尽快安排吧,小铁你是不知道,最近我忙得都快没时间睡觉了……”

范如霜有午休的习惯,陈太忠闲得无聊,只能跟安道忠打屁聊天,其间还接了几个电话,其中有一个却是李健打来,告诉他段卫华回来了。

段卫华这次出的风头可不算小,在中视的《新闻联播》里都被提了一下,给了俩镜头,虽然是曼彻斯特的换约镜头,机场的访问被掐了,而且还是两句话的新闻,可是,一个笼统的“收获喜人”的评价,对一个地级市来说,真的太罕见了。

要是这个镜头时间再长一点,怕是章尧东都要起疑心了,可见影响真的不小——中视新闻里的东西,味道很多的。

那哥们儿就又该忙了,陈太忠闷闷地坐在那里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“啊,老安你说什么来的?”

安道忠哭笑不得地看着他,“太忠,我终于发现了,你是真忙,不像我是假忙,我刚才说,你得给支总做做工作,照顾一下阴平不是……”

范如霜要见陈太忠,也没别的意思,无非是老话重提一下,看他有没有兴趣认识一下组织部的部长邓健东。

这是很给面子的一个建议,不过,陈太忠现在已经知道,这种莫名其妙的好处背后,多半是藏着什么东西的。

“这个,我还年轻,当然希望多认识一些领导,还有一个朋友正要上副厅呢,”他笑着点点头,“只是,不知道范董一再关照,我该怎么报答呢?”

正处上副厅,省委组织部这边,是个比较合适发力的范围,级别再高,可能受到的干扰就太多了,级别太低又不好发力,有“大炮打苍蝇”的嫌疑,陈太忠这么说,倒也算有那么几分诚意。

“我们总局的李总,跟黄汉祥是好朋友,”范如霜笑嘻嘻地看着他,“现在临铝上报了一个九十万吨的氧化铝项目,不过呢,别的地方也有意上类似项目,发改委肯定不会允许重复建设的,李总的意见,很关键啊。”

“可是,我……我跟黄汉祥就见过一面啊,”陈太忠禁不住愕然,好久之后,我才知道他叫黄汉祥,至于他,估计早忘了哥们儿了。

“哦,我可是听说,黄汉祥对你印象深刻,”范如霜笑吟吟地看着他,“天南去京城的人里,时不时有人对他提起你的进步呢。”

这话,就正应了章尧东很久以前同吴言说的那句了——陈太忠是无关紧要,但是同黄老谈起来,怎么着也算个话题不是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