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69章 瞌睡就有枕头

袁望一听陈太忠“手上就有”,登时就傻眼了,好半天才咳嗽一声,“这个那啥……陈哥,您手上有多大活儿啊?”

“先说来不来吧,不来啥都不用说,”陈太忠才不给他讨价还价的机会,不过再想想,他觉得这话有点呛人。

不管怎么说,远望公司也是科委头一个合作对象,念及此处,他少不得又要补充一句,“不过,能让我牵挂的项目,你说会有多大活儿?”

他这个补充,倒是不算呛人了,可傲慢的味儿却更浓了。

还好,袁望也接触过不少中层领导,对这种傲慢基本上司空见惯了,而且,袁总承认,跟其他类似的官员相比,陈主任……那绝对是有傲慢的资格的。

当然,袁望更清楚的是,陈太忠之所以这么难说话,是反感己方“不见兔子不撒鹰”的行为,这种心情,他怎么能不理解?

“我那同学,公司总部在深圳啊,”他不得不硬着头皮解释一下,“那边的配套能力,比咱天南强太多了,而且,他也就是一副总。”

“副总……那辞职呗,撬上公司几个技术员,来凤凰,”陈太忠笑一声,话说得异常轻松,“缺钱的话,科委提供,我刚搞定了一笔一千万的投资。”

袁望再次傻眼:昨天你好像还没钱呢,那邱主任张处长什么的,提起创业扶持基金,也是支支吾吾地表示,政策没下来,筹钱不方便。

可是,袁总也没怀疑陈太忠在晃点自己,没必要,人家陈主任眼高于顶,又是一个说到就能做到的主儿,太没必要忽悠人了。

“那这样,我把他聘请到我的公司里来,成不成?”袁望的脑袋瓜也聪明,“先让他把这个私活儿接了,回头合适的时候,跳槽过来,哥,您得体谅我,我不能害我同学不是?”

“这没问题,你挺会变通的嘛,”陈太忠也有点赏识对方的机灵劲儿,“这种人才,你随便挖,咱们有协议的嘛,我不照顾你照顾谁啊?不用担心。”

受袁望的影响,他说的话里,居然也隐隐有了点京腔的味道。

“我已经开始担心了,”袁望在电话那边,笑得很开心,“呵呵,我担心赚得太多,占用科委的资金太多……”

“这也叫多?”陈太忠哼一声,接着也笑了起来,“好了,你使劲儿发展,我做后盾,等弄得大了,咱也上市玩玩儿,要对自己有信心哦……”

袁望听得又一次傻眼,就在一个月前,刘永好的新希望上市,破开了民企上市的先例,陈主任这话,倒也不算不靠谱。

可是对远望公司来说,也就是只有感叹一下的份儿,“哦,民企可以上市啦”……除此之外,再不可能有别的想法了,一个只有六七百万的小公司,还敢想什么?

还好,袁望并没有被这张空头支票冲昏头脑,他愣了一下,随即不客气地发问了,“那陈哥你现在总得告诉我一下……是多大的单子了吧?”

陈太忠的本意,也不是想藏着掖着吊人胃口,他只是不忿对方的气焰而已,耳听得袁总伏低认小,就施施然掀开了底牌,当然,语气中有点得意,那是在所难免的,“也没多大,就是一千多万,呵呵~”

“嗷儿~”袁望禁不住打个嗝儿,一千多万,还仅仅是“就是”?

袁望现在是趁俩钱了,不过,一栋大楼的综合布线——好吧,智能化大厦,你就算把它说出花儿来,也不过就是布几根网线、同轴线和控制线而已。

他接的最大的单子也不过两百来万——天南省粮食厅综合大楼,那次可是费老劲儿了,不但用上了市委曾书记,回扣也给得极高,又拖了不少应付款,正经是没赚了多少,不过,算是个响当当的样板,倒也划得来。

眼下听到有一千多万的单子,袁总怎么能不欣喜若狂?他的声音都有点颤抖了,“陈哥……陈主任,哪儿的单子啊?”

“内部消息,没定下来呢,”陈太忠哼一声,却是不肯告诉他实话,这么直接问我,当哥们儿是傻的?

“哦,”袁望也是人精,知道自己这话问得有点过了,不过没办法,他实在太兴奋了,“陈哥,求求你了,晚上咱们见一面,成不?”

陈太忠也微微有点心动,说句实话,能意外地收到一个开发IC卡的团队,还是让他挺兴奋的,可是,支总来了,就冲着人家随手甩出一千万,不陪着也不合适啊。

哥们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忙了?他略略犹豫一下,“那好吧,晚饭是不可能了,那个……等我吃完晚饭,再去业务二科等你。”

陈太忠现在还不想让支光明和袁望碰头,一家是出钱的,一家却是享受扶持的,事情没商量妥当了,就让双方见面,总有点不负责任的感觉。

挂了电话,陈太忠心里真的挺高兴,为什么高兴?因为他是穿越者啊,上一世别的不知道,公共汽车总是坐过的,一卡通现在看来是新鲜事物,但是他却早知道那玩意儿是怎么回事了。

正因为如此,他能拿出一些相对“新颖”的见解,比如说前门上车后门下车,又比如说后门要装监控器,合适的话还要装电子报站器。

这是一整套系统方案,根本没有任何专业深度,但是无论从顾客还是公交公司的角度上来讲,使用起来是最顺手的——至于专业的事情,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嘛。

只靠着这一点,就能表现出方案设计者对公交公司的诚意——或者说人性化设计,就算没有高胜利的帮忙,远望公司想必也能获得不少加分。

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转头看看支光明,支总却是还在那儿打着手机,眼见他看过来,笑着指指手机又点点头,算是个“抱歉”的意思。

“陈主任,”看到陈太忠终于闲了下来,杨晓阳低声发话了,“我有个想法,想向你汇报一下……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笑着点点头,“呵呵,有点子就要说出来,别怕不成熟。”

“是这样,我在广东呆过,那边有技术的人真的不少,就是很多人缺资金,”杨晓阳慢慢地说着,似乎在斟酌词句,“要是有资金支持,吸引过来一点技术人才来凤凰,还是比较容易的……”

“嗯嗯,”陈太忠听得连连点头,“你继续说,这个我也想过,不过,具体该怎么操作呢?”

“科委这儿,钱现在还不够多啊,”杨晓阳当然知道,陈主任才搞定了第一笔资金,“所以先搞一点伪高科技的东西推广起来,比较合适,真正的高科技,从投入到产出,时间太长了。”

“哦?没错,是这个理儿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他当然知道,很多东西其实算不得高科技,却是挂了一个高科技的名头,“那你建议一下,咱们先从哪些项目下手比较好一点?”

“贴牌啊,”杨晓阳的建议张嘴就来,“就比如说刚才你说的那些高科技的产品,有些东西,跟……跟厂家争取一下,咱自己贴牌,代加工代销售都行。”

他在说“跟厂家争取”的时候,明显地打了一个磕绊,显然,他真正想说的是“不问自取”,也就是说弄点仿制品推向市场,只是,这个话题未免有点不够尊重“知识产权”,小杨不好明说。

可是连“代销售”都说出来了,那基本上跟明说了一样,陈太忠马上就反应过来了,这小子让我打着高科技的幌子,搞地下工厂!

“你这想法,挺独特的嘛,”他笑着看看杨晓阳,点点头,“嗯,不错,很不错,要不小杨,把你调到科委帮我来吧?”

杨晓阳登时就傻眼了,招商办和科委之间巨大的差距,他是知道的,甚至业务二科里,有人说起陈太忠的现状,禁不住都要歪歪嘴。

大家都说,陈主任不该一心扑到科委那边,那穷地方,再折腾也是个穷,还不如把心思放在招商办,领着业务二科的同志们,再闯出一片天空呢。

难道说,陈主任认为我出的是个馊主意?杨晓阳有点傻眼:这是想把我弄到科委出气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