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66章 逐渐融合

面对陈太忠突然间的蹿红,大家感叹归感叹,但是,人总是要适应社会的。

于是就有人试探着上前,同陈主任聊聊天,当然,大家的意思,还是想问问,在这个火炬计划扶持过程中,下面的各级科委……该做些什么?

有人开头了,就有人跟进,不多时,陈太忠身边就围了好几个人,只有阴平的耿主任冷哼一声,拿着手机盒子扬长而去,他都要到点儿了,还怕个什么?

这么一帮人围着陈太忠,年轻的副主任也只能硬着头皮,哼哼哈哈地打着马虎眼,资金不下拨是整个凤凰科委的班子做出的决定,凭什么让他一个人跳出来主张?

正难缠着呢,招商办的电话打了过来,“陈主任,支总,我接到凤凰了,您什么时候有空啊?”

打电话的这位,是业务二科新塞进来的杨晓阳,秦连成曾经跟陈太忠说过,这是杜毅省长爱人同学的儿子,陈太忠见过几次,感觉这人还算靠谱,就把接待支光明的任务交给此人了。

“你先把人安排到凤凰宾馆吧,我现在就过去,”陈太忠站起身子,不好意思地向大家笑一下,“招商办那儿我的大客户到了,不走不行了,你们大家先沟通着。”

说完这话,他转身施施然扬长而去。

看着陈太忠离开,梁志刚感叹一声,“别说,陈主任还真是大忙人啊,光咱们科委一摊,就忙死他了,再加上招商办那儿……唉,我都不知道他有时间睡觉没有。”

鄙视你!若干人心里都生出这么个念头,不待这么拍马屁的,人家陈主任都走了,你拍给谁看啊?

倒是正在发放手机的李健抬起头,接过话头,也是一声长叹,“是啊,陈主任真的是太忙了,好像我就没见过他有闲着的时候。”

有他这么一句话,在场的人就纷纷停止了腹诽,邱主任擅长跟人套近乎拉关系,拍马屁是正常的,可李健从来不是这样的。

李主任做人也圆滑,但是圆滑和圆滑不一样,他可是闭口的葫芦,虽然肚子里绝对不简单,但嘴上除了废话就是客套话,很少发表代表个人意见的见解——尤其是在公开场合,这是大家公认的。

既然他也这么说,那估计,确实真是这么回事了,小会议室里登时安静了一点,不少县区领导陷入了沉思中。

可见,有时候说话的影响力,在人们的心中,并不仅仅是靠着权力大小和级别高低来衡量的。

陈太忠来到凤凰宾馆的时候,很惊讶地发现,谢向南居然也在场,一问才知道,敢情杨晓阳没车,就找谢副科长借用了标致车,可他又不会开,于是就拉了科长做司机。

我这业务二科里,还真是一帮怪人啊,有跟科长借车的科员,又有自甘被征用做司机的科长,陈太忠一时有点哭笑不得。

不过,他还是要代谢向南维护尊严的,于是轻描淡写地来了一句,“小杨,你最好尽快学个车本。”

杨晓阳是94年天南医科大学毕业的,毕业之后,没找到合适的工作,人又有点冲劲儿,去南方打了一个滚,然后灰头土脸地回来了,钱没挣到,反倒是把专业也丢了。

他母亲也不能坐视不管,硬着头皮给同学打了一个招呼,还好,杜省长夫人也是念旧的,把他弄进了凤凰市档案局,解决了编制之后,又调到了招商办。

听到陈太忠这话,杨晓阳觉得自己有点冤枉,可偏偏地还不能解释,倒是谢向南难得地出声了,“倒不是,他要找小朱开,小朱抽不开身,我正好闲着。”

“多好的科长啊,”陈太忠假装感叹一声,自己反倒是先笑了,“呵呵,对了,我不是把远望公司的落地交给你了吗?你怎么能闲着呢?”

“他就是开个公司,我把他介绍给王主任了,”谢副科长的话不多,不过,这已经把事情说清楚了,一个皮包公司,注册一下不就完了?将来,远望的款从凤凰走,把税留下就可以了,这也算凤凰市的GDP呢。

“奇怪,小朱最近忙什么啊?”陈太忠是有点纳闷,他印象中,朱月华还是比较注意科里的和谐的,“怎么没时间呢?”

“这个我知道,”支光明在一边笑着插话了,“老高的碳素厂明天要奠基了,还邀我去随喜呢,要不然,我也不可能来这么快啊。”

“对了,临铝邀请你到场,”冷不丁地,谢副科长又出声了。

“得,你还是不要说了,我听不懂,”陈太忠实在有点搞不明白,转头看看杨晓阳,“小杨还是你说吧,谢科长的语句,实在太精练了。”

他一边说,心里一边嘀咕,怎么一个奠基都搞这么隆重啊?邢建中的焦油加工厂,开工的时候也没搞什么动静,不过是放了几挂鞭炮了事。

不过转念再一想,他也释然了,邢建中的厂子动工的时候,规划局还没批下来呢,不但是私人企业,还是违章施工,肯定不合适大张旗鼓。

再看看那个碳素厂,是临铝和高强合搞的,临河铝业占了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,这种情况,不走走形式才叫奇怪呢。

果不其然,杨晓阳的回答,证明了这一点,“明天的奠基仪式,临铝的范总要来,她通过高总,特意打招呼了,希望陈主任你能到场。”

临铝的老大能驾临的奠基仪式里,碳素厂就算小得不能再小了,总共才五千多万的厂子,临铝出资还不到三千万,来个副总就绰绰有余了,显然,这更多是在某些层面上,代表了范如霜和临铝的态度。

“明天……那岂不是,我得起个大早?”陈太忠面带苦色,转头看看支光明,“支总,不如咱们现在就动身吧?”

“现在动身……那就现在动身吧,”支光明挺痛快,“有什么事儿,咱们路上说。”

“行啊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话才出口,他又想起来,今天晚上,还要继续祸害去京华商务会馆……唉唉,看这点儿事儿吧。

“不行,今天还不能走,晚上还有事儿,”他愁眉苦脸地站起身,在房间里四下看看,“电源插座呢?今天手机电池干掉两块了,得赶紧充电,支总……我这儿太忙了。”

那就忙呗,在场的四个人,数他官衔高了,谢向南虽然马上也要提副处了,可陈太忠的职位在那儿摆着呢,领导出尔反尔那叫业务繁忙,下属出尔反尔才叫不够稳重。

“对了,老谢,市里你通知了没有?”陈太忠也真是越忙越乱,冷不丁想起来了,“范如霜都去了,咱们这儿,怎么也要去个市领导吧?”

“我跟秦主任说了,”谢向南的回答,真的是能气破人的肚皮——多说一点会死人啊?

“行了行了,”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,“老谢你回吧,小杨,去给支总……把我带的这瓶洋酒打开,弄三个干净杯子,咱们慢慢聊。”

开酒瓶?杨晓阳有点头疼,走到洋酒盒子前左看右看,却不防谢向南在他耳朵边嘀咕一句,“他们要谈事情。”

哦,这下小杨总算明白了,人家陈主任是不着痕迹地想支开自己呢,感激地看了谢向南一眼,拎着盒子走出了房间。

谢向南拔脚也要走,却不防陈太忠喊了一声,“老谢,钟韵秋的电话多少啊?”

陈太忠跟支光明要谈的事情真的很多,其中就有钟韵秋,他可是答应了人家,要拉些投资到农业园呢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