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65章 高息揽储

陈太忠动作迅疾地换上第三块电池,再次拨打三十九号的电话,结果,那边传来了“嘟嘟”的忙音。

很明显,唐亦萱是把电话撂一边了……当然,也可能是她在接打电话,不过,这个可能性实在太小了。

再拨打唐亦萱的手机,果然……手机关机!

唉,看来得找她登门道歉了,陈太忠禁不住郁闷地撇撇嘴,刚才的怨气再次涌上心头,看这忙的……是人过的日子吗?

他正发愣呢,梁志刚走了过来,咳嗽一声,看起来有点欲言又止的意思。

陈太忠叹口气,懒洋洋地发问了,“我说梁主任,有话你就说,打了一上午电话,我现在大脑都有点不会转了,实在懒得猜了。”

“是这样,”梁志刚又咳嗽一声,期期艾艾地发话了,“我有个朋友,现在是凤凰市商业银行的副行长,有揽储任务……”

“凤凰市商业银行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眉头一皱,手一竖,打断了梁主任的话,“这是什么银行?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

“就是以前的信用社,改组了,”梁志刚笑笑,“我是想问问,咱们要到的款,能不能放到那儿?那里高息揽储呢……”

“行了,你不要说了,”陈太忠再次打断了梁志刚的话。

梁主任的眼中,登时多了些许的失落。

“高息不高息我不管,”陈太忠自顾自地说着,也不管对方脸上到底是什么表情,“我只强调一点,一定要保证资金的安全,你能保证得了吗?”

“这个没问题,我说的是左媛,省三八红旗手,还得过五一奖章,”梁志刚一听这个就笑了,“要不,咱们中午这顿饭,宰她一把?”

没必要吧?陈太忠刚想摇头拒绝,却猛地反应了过来,三八红旗手——那岂不是说,这个副行长是个女人?

呦喝,不简单啊老梁,这是……开起夫妻店来了?他侧头看一眼梁志刚,脑子里紧急地盘算了起来。

还真得见见这个女人了,他琢磨一下,马上就拿定了主意,原因很简单,梁志刚主管专项资金,而资金又放在这个女人的银行里,这么一来,这资金的安全性……有点那啥啊。

大多时候,陈太忠对大部分的事情,都是马马虎虎的,可是,一旦是他认定的事情,别人想要改变其认知,那难度就不是一般地大了。

他认为:官场里不存在单纯的男女友情,有的只可能是奸情,没错,他就是这么认为的!

要是有人想反驳,你跟杨倩倩怎么回事啊?那他则是会很理直气壮地回答——哥们儿这是例外!

总之,陈主任既然起疑心了,那就要见见这个左行长了,他笑着点点头,“那好啊,文主任马上就到了,再叫上李健,大家认识一下,将来办事也方便。”

梁志刚很想建议一下,再叫上他的干将,人事处的孔处长,不过他也知道,自己主管专项资金,却是又找了银行,已经有点不合适了。

陈太忠的反应,就是一个例子,随着了解的加深,梁主任越来越清楚,陈主任其实就是一个撒手掌柜,细节根本不管的,可人家今天还真是要见左行长,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。

不过,梁志刚也不怕双方见面,他手里有料呢,“呵呵,他们现在,揽储任务很重,除了该有的利息,每个月还按储蓄额的千分之五,拿来做返点,五百万的话……一个月可就是两万五呢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可没考虑银行的存贷款利率,他关心的是别的问题,“这个不违反政策吧?能不能直接上账?”

“央行上个月才颁发了政策,不让高息揽储了,说是扰乱金融秩序,”梁志刚手肘捅他一下,脸上笑得就像刚偷了一只老母鸡的黄鼠狼一般,“呵呵,不过,商行组建没多久,总是要争取生存权的,市里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

“真的吗?”陈太忠有点怀疑,没错,梁主任的话,很合逻辑,而且他也很清楚,遇到这种事情,经常是“上有政策下有对策”。

但是,类似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这种说法,实在是无法考据,所谓潜规则运用,主要在于人的领悟,打探却未必能打探出来,他没办法不怀疑。

“那这么着吧,她什么时候不给返点了,咱们清户走人还不成?”梁志刚有点受伤,“我这也是为单位好,说实话,这钱根本不用上账的。”

“好了老梁,我这不就是一问吗?”陈太忠亲热地拍拍他的肩膀,“不好上账,那就设个小金库好了,省得别人歪嘴,咱们做领导的用钱的时候,也比较方便。”

邱主任那儿一个小金库,梁主任这儿又是一个小金库,嗯……相得益彰啊。

梁主任可就等着这句话呢,没陈太忠的话,有小金库,他都不敢乱花,有了陈太忠这话……陈主任一般都是大事精明,小事糊涂的嘛。

“不过小金库这种事儿,不能声张,要严格控制消息,”他点点头,很严肃地做出了补充,“而且我认为,小金库的钱,还是要为职工创造便利和福利,不能乱花。”

梁志刚这么多年副主任,不是白当的,他很清楚,小金库也是会有账簿的,直接伸手从小金库拿钱的,那是傻逼,正经是从小金库拿钱买东西的时候,悄悄收受点回扣,那才是正道。

回扣这东西,就实在难说得清楚了,一方面是一般没有对证,就算有对证,只要你购买的时候价钱合理,别人也很难拿这种事做文章——大家都会横向对比,能在合理价位购货的同时收受回扣,那是你本事!

在合理的价位,有人还要查的话,那就不是在查一个人,而是在查很多人了,谁敢这么做?陈太忠都不敢!

就拿高息揽储这件事做例子,别的单位,收不到千分之五的返点,而科委能收得到,这就是本事,谁还能就此歪嘴不成?

陈太忠却是没想到那么多,他点点头,“嗯,这个建议不错,不过……梁主任,有没有可能,其他银行有更高的返点?”

梁志刚听到这话,好悬没一口血喷出来,他哭笑不得地看着陈太忠,“我说陈主任,你知道现在贷款利息是多少吗?月利还不到千分之六啊,这是商行为了扩大业务,在吐着血揽储!”

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,你辛苦了,”陈太忠不得不又拍拍他的肩膀,安慰受伤的梁副主任,“呃……文主任到了。”

文主任想不来都不行,他今天是彻底把事情搞砸了,虽然陈太忠后来语气缓和了不少,不过,跟李健想的一样,他不知道为什么陈副主任会这么开心。

那他当然是要来吃饭的,而且,由于事发突然,他没联系上高新技术处的王衍,眼下联系,却是有点不合适了……

出乎陈太忠的意料,左媛长得并不好看,四十左右的女人,偏偏穿了大红上衣,下身也是年轻姑娘们才穿的紧身裤,妆化得很浓,吃饭的时候,随便笑一笑,就能隐约看到脸上的粉在“扑簌簌”地向下掉。

不过,这女人倒是很豪爽,喝酒也痛快,一个人就完胜文海、梁志刚加李健,还好,科委这边,还有一个神奇的陈主任,两人一直比到上班时间,也没分出个胜负,到最后,左行长撂下一句话,“今天没喝好,回头接着喝。”

这个女人,倒也能来往一下,陈太忠心里隐约对其有点赏识,但是纵然如此,他还是向她和梁主任身上各打上一道神识——时效很长的那种。

科委这帮人都穷得太久了,眼界也不高,他不敢保证,梁志刚跟左媛有没有什么暧昧关系,没准梁主任捡到盘子里都是菜呢。

就算左行长相貌普通,可不管怎么说,人家比梁志刚小七八岁,男男女女间的事儿,谁又能说得那么明白呢?

五百万,陈太忠看不到眼里,不过,要是被人挪用他还被蒙在鼓里,那可是太伤面子的事情了,是的,他要把好关!

下午也是热闹非凡,梁志刚喝得有点晕乎,不过还强打着精神,同王衍商榷着专项资金使用条款,李健则是坐在那里,接待那些闻讯赶到的县区科委的负责人。

其实,科委再穷,这些领导也不会为了一只两千块钱左右的手机专程跑一趟——尤其是那些边远县区的,可是大家赶来,还存着别的心思呢不是?

于是,陈太忠再次受到了骚扰,一开始,那些人还有点不好意思当众接近他,毕竟,前不久,大家都还是很排斥这个高中生副主任的。

可是没过多长时间,大家就惊讶地发现,市科委本部的人,对这个年轻的副主任的态度,有了翻天覆地一般的变化,既敬且服,不由得心中纷纷感叹:果然是个躁动的年代吖,一肚子的学问,赶不上浑身铜臭气来得吃香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