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63章 藏了一手

这姓袁的小子倒还算识趣!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才要说什么,手机又响了,来电话的是王宏伟,“我说太忠,你搞京华就直接上门搞吧,不要给我添堵了成不成?”

“宏伟书记,你这什么意思啊?”陈太忠很“狐疑”地、咬文嚼字地发问了,心里却是有几分得意,“什么搞不搞的,我在科委忙呢,麻烦你有话直说好不好?”

“得,你还是叫我老王吧,”王宏伟在那边听得就是一个哆嗦,“这‘书记’俩字儿,我受用不起,我说,我的干警们挺不容易的,求求你放过他们,不要再折腾了,成不成?”

“叫你‘老王八’?我不敢啊,”陈太忠怪笑一声,居然调戏起政法委书记来了,“王书记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你真是个混蛋,”王宏伟再忌惮陈太忠,也被他的口齿轻薄气着了,声音也大了许多,“我说,吕强是你的关系,对不对?”

“他是蒙书记的关系,跟我有什么相关?”陈太忠笑一声,停止了怪模怪样的说话,“你俩不是关系也不错吗?”

“我说太忠,你差不多点就行了,那是你跟周游的私人恩怨啊,”王宏伟叹口气,“我才当上政法委书记,还不牢靠呢,你放过我吧。”

没错,我俩都是蒙书记的关系,可是,你一个人就顶了我俩了……还富裕很多!

“吕强到底做什么了?”陈太忠假装听不懂这话,心里却是在嘀咕,周游……这家伙又是个什么样的人物?

“他被京华的人打了,这下,你满意了吧?”王宏伟才不相信他的话,吕强跟你关系差的话,至于修那个“太忠库”吗?

“被打了?”这次,陈太忠是真的吃惊了,他找吕强,不过是想给京华国际会馆添一点堵而已,老吕……居然被京华的人打了?

这事儿他设计的很简单,昨天他给吕强打电话之后,吕总正好要回凡尔登水泥厂,一接电话,也不着急回了,提了四十万现金,就住进了京华国际会馆里——反正已经到红山了,山上住宿条件不好。

当然,这四十万现金,吕强是要交到前台保存的,前台觉得钱有点多,打个电话请示了一下领班,领班知道保龄球馆那边不太平,却是没想到,有人把邪恶的黑手,伸到了客房部。

“四十万,也不多嘛,咱们还存过九十万呢,”他请示了一下大堂,大堂又请示了郭总,做出了如下决定,“多派几个人看着,这钱还能长了翅膀不成……对了,大家警醒一点,这两天不太平。”

结果,千警醒万警醒,四个保安一夜没睡,都聚在前台,等今天早晨,吕强来提钱的时候,那一公文包的钱,变成卫生纸了!

这是谁干的,吕总心里很清楚,虽然他对陈某人偷天换日的手段佩服得五体投地,可是,该有的愤怒,他是要表现出来的。

“我操你大爷!”他劈手就把公文包砸向了想要解释的领班身上,“哪个孙子偷了老子的钱?”

吕强本是占了理的,只是由于演出的时候过于投入,又口出不逊,被某个路过的服务员抬手给了几拳,事实上,该服务员只是去厨房给家里打点散装酱油的,非常非常地不明真相,他仅仅是想巴结领导就是了。

这下,吕强可是不干了,躺在地上就不肯起来,抬手给王宏伟打个电话,“王书记,京华商务会馆的人抢劫……我是谁?我是吕强啊。”

要命的是,吕总还跟红山区的区委王小虎交好,而王小虎知道,吕总入了蒙艺的法眼,又曾经帮着自己打压了梁建勤,遇到这种突发事件,怎么可能不刻意巴结?

王宏伟知道这件事里面的深浅,连现场都没敢去,只是要求红山分局一把手杨文凯亲自带队前往,“吕总是蒙书记亲口赞扬过的民营企业家,工作时,你要注意方式方法。”

杨文凯一度同前区委书记邝舒城走得很近,跟京华的郭总,关系也处得相当不错,犹豫一下,带队前往,只是,到了地头上,才发现现任书记王小虎已经在那里坐镇了。

啧,坐蜡了……这是杨局长第一个念头,工作没办法开展了,京华国际会馆算得上红山区一等一的热闹所在,眼下,不但发生了巨款失窃案,失主还被打了,我他妈的该怎么处理啊?

最要命的,是王书记坐在那里不走了,王小虎和吕强的关系,杨文凯当然有所耳闻,可是京华背后的人物,杨局长也略略知道些许。

这他妈的不是人干的活儿啊,他没得选择了,说不得就要打电话跟自家局长抱怨一下,“王局,我听说,吕强跟瘟……跟陈太忠关系不错,这是不是跟保龄球馆的事儿有关啊?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,请您指示一下吧?”

“吕强寄存巨款,有收条的吧?”王宏伟硬着头皮,做出了“指示”,没办法,眼下只能顺着规矩来了,“欠债还钱嘛,至于打人的事儿,你们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,对了……要加紧破案工作哦。”

说实话,吕强也没存了要得罪京华的念头,生意人原本就是这样,圆滑行事八面玲珑才是赚钱的法门,而且,京华后面有大势力,这一点他能想不到吗?

所以,吕总原先只是想适当地榨点钱而已,陈太忠说拿个二三十万,他就拿了四十万来,不过,他的火气终于被那几拳成功地点燃了,是的,他不肯罢手了。

他手里拿着条子,不但要追究丢了的款项,还要追求打人者的刑事责任,“这明显是里外勾结,要不是警察来得快,没准我都被灭口了呢!”

郭总再一次被惊动了,只是,两人协商的结果,那是不问可知,那四十万,京华都没有马上赔付的打算……这钱太多了,先等着警察破案吧。

京华虽大,拿出四十万的流动资金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,而且最关键的是,这件事里透着蹊跷,郭总做人,据说还不算小气,可也不能就这么被人冤了!

于是,事情僵在了那里,吕强给警察局发了狠话,“这件事三天之内协调不成的话,那我就要起诉了,京华是被告,你们警察局有连带责任!”

郭总的痛苦,那就不用说了,警察这边也不好受啊,倒是王小虎书记铁下了心思要帮衬吕总——他已经向章书记请示过了,出名爱伸手的章尧东都很干脆地告诉他,“你自己斟酌着办,这是考验你的党性和原则的时候,不需要事事请示。”

王宏伟被杨文凯抱怨得有点受不了,想来想去,始作俑者居然连头都不冒,这心里就不是一般地不平衡了,少不得就要打个电话给陈太忠,呲牙咧嘴一下。

听到陈太忠铁嘴钢牙地不肯承认,王书记心里就越发地郁闷了,“太忠我跟你说啊,这事儿闹大了,还真不是一般的麻烦。”

“那个周游,是什么人啊?”陈太忠不理他,自说自话,“老王,你不厚道,居然跟京华的人有牵扯,还不告诉我。”

“你少给我乱喷,周游是海角的人,跟我有屁的关系,”王宏伟终于听到了“老王”俩字儿,知道这位毛顺了一点了,“我告诉你他的来路,你赶紧先把吕强给我弄走,他说要喊电视台的去呢……”

周游才是京华事实上的大股东,海角省人,跟谭松他们一样,都是走私起家,算是一伙的,不过,他的势力,远赶不上谭家兄弟,尤其是谭松的哥哥谭超,人称谭大炮,一度算是海角省的人王。

同邝家合资开这个京华,算是周游自立门户了,不过大家都在洗白,也没人计较,谭松甚至借给了他两百万周转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