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62章 袁望傻了

吴记者的问题虽然略显尖锐,但是显然,他是投桃报李之意——向陈某人汇报工作的主儿,敢说陈主任坏话吗?

“呃……这个啊,”李健笑眯眯地点点头,开始了他最拿手的忽悠,“你是《天南日报》的?听说你们那儿效益不错,在编是多少人啊?”

吴记者登时就郁闷了,上下打量李健一眼,这是我采访你呢,还是你采访我呢?

陈太忠却是在一旁偷笑,他想到了自己头一次来科委办事的时候,李主任可也是一副这样的模样,欺骗性真的很高啊。

他的感触还没发完,文主任的松花江面包车就出现在了科委院儿门口,进得院来,停好车之后,不由分说地拽他向院子角落走去,“陈主任,咱们这边说……”

吴记者嘴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李健胡扯着,眼角却是不由自主地向两人所在的墙角溜……没办法,做惯记者了,这都是惯性动作了。

文海拽着陈太忠,长叹一声就开始倒苦水……总之,就是那么一个意思,以前科委一个月两万多接近三万的电费,他有信心控制到八千之内。

结果,他把这个消息通知了吴秋水之后,吴副局长最终是无法忍受了,“文主任,你要这么不给面子,那我也不说啥了,谭局长是一把手,可管营销的是我!”

“因为要支持你的工作,昨天谈崩了……”文海叹口气,一摊双手,以这句话为结束语,很无辜地看着陈太忠。

妈逼的这原来就是你拉出去的屎,现在算到我头上了?陈太忠真的有心发火了,不过看到不远处虎视眈眈的吴记者,终于强行按下了这团火气。

“那他这么做,就是要翻脸了?”陈太忠抖抖手里的通知书,他有点怀疑,这是不是吴秋水同这厮唱的双簧,“文主任,是不是这么一回事?”

文海一把抓过通知书,上下扫两眼,脸色越发地难看了,脏话都说了出来,“我操他妈的吴秋水,这是免责性质的,这么狠啊?”

线路维修,带有不确定的因素,不但表示可能随时停电,更重要的是,供电局不会承担相应的责任,不像以往供电局来收费,下的停电通知都是说“补交欠款,否则拉闸”——那种情况多半是用来吓唬人的,因为里面涉及了相关人等的责任。

“我去找老谭说,”文海怒气冲冲地转身就走,“管生产的副局长是老王,吴秋水把手伸这么长做什么?”

陈太忠看着他离去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。

吴记者见事情商量完了,刚要凑上来,不成想又一辆奥迪车冲进了科委的院子来,挂的是素波的牌子。

这是袁望来了,一见到陈太忠,他没等车停稳就跳了下来,“陈主任,那个……那个名流,还是不给钱,话说得还倍儿难听啊。”

“呀哈,还反了他呢,”陈太忠事不顺遂,心里正郁闷呢,听到这话再也无法忍受了,当着袁望的面儿,抬手就要拨韩忠的手机。

既然搞定了远望公司,昨天下午,他就跟韩忠通了话,韩忠答应得挺痛快的——别的不说,只说人家陈太忠把许纯良正式引见给他,那就是一个值几十万的人情,再说,何三不买谁的账,也不可能不买他的账。

这是……韩忠事情多,忘了打招呼了?陈主任一边查号一边琢磨。

“等等,陈主任,”袁望连忙拦住了他,袁总昨天感觉陈主任的性子还挺沉稳,却没想到脾气也能火爆成这样,“是这样,名流差我们三十万的应付款,只答应给十万,还说得缓几天,不过话真的倍儿难听。”

陈太忠瞥一眼吴记者,说不得又将袁望拽到了墙角,“他们说什么了?”

“他们说找人也没用,就是十万,钱很紧张,”袁望咬牙切齿地解释,“只是,我的员工说了,总经理的弟弟,表情和语气很过分,看起来像是……有点成见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警惕地看他一眼,何三兄弟被韩忠压了,不甘心出钱,这个可能是有的,不过,也不能排除袁望因为没要到全部的款项,有意借这个机会挑拨的可能。

“哥,我说的绝对是实话,”袁总何尝不知道对方心里是怎么想的?人家若是连这一点都想不到,那就是情商有问题了——可见某人的修炼,还是有了点收获。

“陈主任,您昨天吩咐了,要我的人低调,所以我派去的员工,是一特老实的主儿,他说何老六那表情,看起来像是要吃人!”

这才叫麻烦,陈太忠知道,何家兄弟那边,估计心里堵得慌,才这么做的,可是他分身乏术,实在去不了素波,再找韩忠传话……岂不是太抬举那厮了?

算了,第一次帮远望公司要钱,要是拿不下就太没面子了,想到这儿,他还是拨通了韩忠的手机,“韩总,听说何家兄弟现在钱紧,呵呵,麻烦你告诉他们一声,过两天我亲自去跟他们要钱。”

韩忠一听,就明白怎么回事了,轻声叹口气,“得了太忠,你不用说了,我现在就去名流堵人,成不成?昨天那王八蛋答应得我好好的。”

“过两天,我真的可能去素波呢,”陈太忠确实有点不满意韩忠帮忙的力度,“伯明翰要来人,听说朱秉松要借调我用几天。”

“哎呀太忠~~”韩忠拖长了声音,颇有一点无奈,“这件事交给我吧,好不好啊?我真没想到那家伙跟我阳奉阴违。”

其实,陈太忠的电话一打,韩总就想到了,何家那俩也不是省油的灯,自己打电话令其破财,那边肯定会有所不甘,试探着卡一下,也算是正常的。

不过,我韩某人从没跟你何老三张过嘴,就这么一点小事,你丫都不买账?想到这个,韩忠肚子里也是一肚子的火。

陈太忠是韩老板极少愿意极力巴结的主儿之一,人家手指头漏漏,就放过韩天了;又漏漏,就介绍给他个省委常委的儿子;眼下,朱秉松又可能点将了……

而且,人家出手也大方,上次送他的两盒雪茄,他拿去打听了,据说是限量版,一盒怎么也值个四五万的,关键国内还没货,韩天拿走一盒,孝敬给马齐民了,马司令抽得很高兴,难得一见地发问还有没有了。

尤其难得的是,陈太忠年轻,太年轻了啊,就算靠着的人倒了,丫不用改换门楣,只靠现有的人气和私下里霸道的手段,都能混出点名堂。

当然,韩忠知道,陈太忠生气了,不仅生何家兄弟的气,也在生自己的气,可不是,人家随手送了十万的雪茄给自己,几十万的欠款,自己反倒是张罗不住……是个人就得生气吧?

“那……麻烦你了,老韩,”陈太忠也郁闷地叹一口气,“不过这次,让何老三把钱送到那边门上,我去素波的时候,就不找他们了。”

“好,没问题,”韩忠答应得干脆利落,而且颇有几分混社会的担当,“他要不送上门,他欠的钱我补了,到时候你该怎么着就怎么着,千万别给我面子!”

陈太忠挂掉了电话,抬头看看袁望,愣了半天,才笑一声,“行了,别说了,你的钱有着落了,不过,以后不许打着我的幌子胡来,听明白没有?”

“呵呵,这个不用您说,哥,我可是个知道分寸的,”袁望笑着点点头,“我何止听明白了?我快听傻了都……”

这倒是实话,陈太忠跟韩忠的交谈,也没瞒着他,袁总何尝听不出来,陈主任是找了一个姓韩的人,韩某人收拾何三一点问题都没有,却是偏偏怕陈太忠怕得要命。

当然,陈某人的霸气,那也真的不是吹的,看看人家因为面子受伤,最后的要求是怎么提的——要何老三把钱送上门去!

所以,对陈太忠的警告,他是欣然接受,而且,他非常能理解陈某人的心情。

袁总来凤凰之前,虽然对从这里借钱有点期待,却是根本没想到,小小的凤凰,还藏着这么一位惊天动地的爷们儿。

人家能耐大,却是不愿意声张,这原因再简单不过了——陈主任是混官场的,而且前途还一片光明,自己要是打着人家的旗号乱来,那很容易出事。

反正,袁望知道,自己既然已经跟科委合作了,遇到麻烦请陈主任出头就是了,何苦去私下做小人?陈太忠的震怒,怕是他这个小人物承担不起的。

想到这里,他越发地觉出,双方合作之后,陈太忠还坚持有偿催款的妙用了,原来他以为,科委是穷疯了,眼下却不这么简单地看了,陈主任的用意很明显——我是能帮你催款,不过,小事儿也别烦我!

是以,才有了袁望的表白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