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60章 又见众怒

上一次陈太忠当众打人,是为甯瑞远出头,那是所有的人都知道的,为大投资商做事,有人想歪嘴,也得慎重考虑一下。

可这次他是为许纯良出头,虽然这位更要紧,但考虑到种种因素,还不便于声张,免得有人利用这件事搅风搅雨,做出什么对许绍辉不利的事情来。

官场里的事情,就这么微妙。

强势有强势的好处,要是章尧东的儿子被这么揍了一顿,陈太忠还真敢堵了京华的门,进去挨个抓人,反正章书记强势惯了,大家习以为常之后,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,也不会就这种事情做太多的文章。

可是低调也有低调的好处,许绍辉低调惯了,就算失势也无所谓,不会有什么人去其找麻烦,章尧东可不一样,他一旦不成了,绝对有无数人拎着棍子来打落水狗,那些攒下来的陈年旧怨一旦爆发……没准会死人的。

总之,搁给一般的中下层领导,在台上的时候,大抵是恨不得自己要多强势有多强势——不能推行自己的建议,不能为手下人撑腰,谁肯服你,谁愿意投入你的阵营?

可是,一旦下台之后,面对无数接踵而至的小鞋和秋后算账——最起码也是冷遇,不少人就恨不得自己当初没强势过。

周一下午,陈太忠依旧是忙碌的,各个县区的科委领导开始向凤凰集中,李健安排了人联系一卡通的事儿,高新技术处的处长王衍也跑回科委,拿走了那些天南大学教授们的课题,以做甄别。

几个主任的办公室都在装修,大家都在小会议室里办公,钟韵秋又在财政局碰了钉子,也跑来科委找陈太忠,这个乱劲儿,实在就不用提了。

陈主任正在焦头烂额的时候,湖西供电分局副局长吴秋水出现了,“陈主任,听说科委最近要来一笔钱,给我们供电局……多少意思一点吧?”

“我靠,是哪个家伙吃里扒外?”陈太忠一听就毛了,站在小会议室四下扫视,根本理都不理吴局长,“你们就见不得科委好一点?咹?等大家都上街要饭,你们心里就平衡了?”

“无组织无纪律,哼,”梁志刚也火了,这可是在动他分管的钱的脑筋,“你们传出小话的时候,就没说清楚这就是专项资金吗?”

还好,邱朝晖不在场,否则绝对会受到几道私下的白眼——显然,在一般人想来,邱主任的嫌疑是比较大的。

“专项资金,也有个变通的方式吧?”吴秋水脸上挂不住了,既然是财政拨款,使用方式简直太灵活了,谁不知道这个啊?

仗着跟陈太忠有点关系,他走近陈主任,“陈主任,我们的春季考核截止日期快到了,你多少帮忙转圜一下,成不成?没多有少,随便给点啦。”

我倒是想给你点麻烦!陈太忠斜眼瞟他一下,冷冷地摇摇头,“这个口子,绝对不能开,很抱歉,吴局长,这个问题没商量!”

就你丫这癞蛤蟆样,也敢整天缠着唐亦萱,真是不知道死活!他转头扫一眼在场的众人,“大家共同监督,我陈太忠,绝对不会乱开口子!”

“我相信陈主任,也支持陈主任的决定,”梁志刚马上表态了,即将到的五百万沉甸甸的,要是乱开口子的话,一夜之间可能就精光了。

邱朝晖还窝在凤凰大学,文海则是以养病的名义,没事绝不来科委——事情淡化怎么还得个把月,现场的两个副主任拍板了,谁还能再有异议?

“那我就只能回去起草停电通知了,”吴秋水也火了,接济我一点你会死啊?“陈主任,真的抱歉了。”

“随你的便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脸也沉了下来,“刚给了你们十五万,还要怎么样?想动专项资金,你还有理了?”

“你!”吴秋水气得转身就走,陈太忠这话有点不讲理,可就算官司打到区里甚至市里,也绝对不会落下风,是的,挪用专项资金的例子很多,举不胜举,但却是不能拿到场面上说事。

看着他离开,陈太忠有点奇怪,抬头找找李健,却是找不到人,禁不住问梁志刚一声,“梁主任,这个……李健哪儿去了?”

“他买手机去了啊,你不是说要给科室负责人和县区负责人配手机吗?上午的会上通过了啊,”梁志刚想起来了,这个家伙在会开到半路的时候溜号了。

“大概要买二十部左右,四万又没了,”说到这个,他有点心痛,“还有话费呢,先每人每月包干一百。”

“一百够干什么的?”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,这时候的手机都是全球通,一个月的月租费就是五十,不管接打电话,一律一分钟四毛,一百块钱算下来,也就是俩小时的通话时间。

可是,现状就是这样了,下一刻,陈太忠叹口气摇摇头,“不过也好,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吧……对了,我刚才说什么了?”

还艰苦?你真是没过惯穷日子啊,比比湖西其他单位,这已经叫奢侈了,想到二十部手机一个月话费又是两千,梁志刚真的有点替李健头大了。

或者,这笔费用,以后会从五百万里走,这毕竟是提升科委的办公效率,以便更好地为火炬计划服务……梁主任想到这个,心里禁不住有点纠结。

对了,还有那个DDN的月租,没准也要循例办理……算了算了,也没多少钱嘛,五百万放到银行里吃利息,也攒出这点来了。

还是穷怕了,想明白这点,梁志刚笑着摇摇头,才猛地想起陈太忠问自己呢,“啊……你刚才说,要找李健。”

“不找他也行,问你吧,”陈太忠也想起来自己的初衷了,“对了,我说这么小的一个科委,怎么能欠下那么多的电费?十五万都不够?”

“这个……院子旁边就是单身楼啊,”梁志刚斜瞟他一眼,“这个,大家都用电炉做饭和取暖……嗯嗯,这个问题强调过很多次了,后来文主任不怎么强调,口子就开了。”

这话说得不算太隐晦,明摆着的,文海后来是走通了供电局的门路,报销能力提高了,也就不管职工们超负荷用电了。

这个文海,真是的……陈太忠知道那“收支两条线”,一时有点无语,不过他也没心思翻老账,过去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。

可是这种歪风……不能助长啊,想到这个,年轻的副主任又开始头疼了,显然,这又是一件可能触犯众怒的事情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