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59章 帮忙的不少

“这个……不着急,”陈太忠伸出手指晃晃,又笑着摇摇头,“先把该办的事儿办一下吧,草拟一个协议,还有,远望凤凰分公司,这两件事办好,再说吧。”

袁望心里也清楚,“英皇名流会所”那儿,已经拖欠了两笔应付款了,两笔款子加起来,也有三十万,有这三十万,足够公司应付一阵的了。

可是他还有点担心,少不得就要敲定一下,“可是搞独立核算的分公司,手续不是一两天能办完的,哥,您得容我缓两天。”

“你就忘了,我还是招商办的副主任?”陈太忠瞥他一眼,“工商局的王局长,也是我们招商办的副主任,你放心好了,我打招呼,一路绿灯!”

凤凰工商局的局长是王东升,自打上次想偏帮业务科,却激得陈太忠说出“蒙艺不配做我的靠山”话来,并吓得其栽倒在地之后,每次王局长见了他,都是目不斜视地匆匆而过,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样。

所以,陈太忠相信,远望凤凰分公司的手续,在工商局会办理得很顺利。

那……也只能这样了,袁望笑着点点头,嘴上说着“谢谢陈主任”,心里却是已经拿定了主意,陈主任在没在吹牛,明天派个人去英皇名流会所去一趟,就可以见分晓了!

不成想,陈太忠对他这个谢意,根本不以为然,反倒是呆在了那里,好半天才皱皱眉毛,“我怎么忘了这一招呢?”

他手里握着的资源真的不少,工商局那都是退而求其次的事儿了,最起码,警察局他是用得比较顺手的,那么——为什么不给京华国际会馆添一点堵呢?

消防和治安,总是该检查的嘛,王伟新负责的文化局,也能检查一下里面的娱乐活动,有没有不健康的内容,是不是?

但愿那些家伙,不要也被别人打了招呼才好。

不过……哥们当时和许纯良匆匆地离开京华国际会馆,就是想暗地下手啊,这会儿明着为难,会不会授人口实、落了下乘?

想到这个因素,一时间他有一点头大,这件事得找人问一下,找谁问?那肯定是找秦连成问了,唉……刚才在秦主任办公室,怎么没想到呢?

他挑眉弄眼地琢磨了半天,等回过神来,却发现一桌人都默不吭声地夹菜吃饭,敢情,大家看到他陷入沉思里了,都不敢出声打扰。

“哈,想点事情,走神了,”他端起酒杯,微微一笑,心里却是有些许的得意,嗯,看起来大家都很服气我嘛,“呵呵,不好意思啊,来,走一个!”

“陈主任你肩上的担子,太重了啊,”邱朝晖的脸色,微微有一点沉重,“唉,惭愧啊,不能帮到你什么,真是……”

“邱主任,你干工作也很认真的,”袁望赶紧巴结一句,没办法,具体条例他要同邱朝晖商量的,“几位领导分工不同,但是个顶个都是办实事儿的……”

众人刚干了这一杯,负责传菜的服务员走了进来,放下热腾腾的百合罗汉果,绕着桌子走到上首位,低声问一句,“请问您是陈主任吗?”

陈太忠自然是坐上首位的,他愣了一下,这都是怎么回事啊,让不让人吃饭了?于是冷着脸点点头,“什么事儿?”

他是心里不爽,不过看在服务员的眼里,那就是上位者的不苟言笑了,赶紧赔着笑脸解释一下,“我们路总,想问一下您什么时候有空?”

“路广杰?”陈太忠沉声问一句,要是老路还行,小路那混球,我才懒得理。

见服务员默默点头,他无奈地咂咂嘴,叹口气,“算了,我只是现在有空,回头就不好说了,你跟他说一声吧。”

“说一声”的结果,就是路广杰在二十分钟后,出现在了包间,他是见过陈太忠跟段市长在一起的,于是一眼就认了出来。

既然陈某人坐的是上首位,路总很自然地无视了其他人,“呵呵,陈主任来了也不知道招呼一声,咱去甲字号房间,在这儿……可不是怠慢了?”

“路总你太客气了,”陈太忠皮笑肉不笑地哼哼两声,“你这儿的小姑娘说,你找我有事儿?”

“这个……”路广杰犹豫一下,拽拽陈太忠的袖子,嘴向包间一头的沙发努努,“咱们到那儿说吧。”

路总找他,却是因为京华国际会馆的事情,昨天陈太忠跟那儿杠上了,他一听说,登时心思就活泛起来了。

去年京华开张的时候,瞅上海上明月的资源了,领班、大堂、厨子之类的,挖了一堆走,更可气的是,那些走了的人,还打电话给他们熟悉的客户,介绍说京华的档次比海上明月要高。

路广杰托人说过,大家都做这一行的,适可而止就行了,没想那边并不买账,反倒是冷嘲热讽了一阵,他心里一直结了一个好大的疙瘩。

眼下,五毒书记要去毒害京华了,路总别的本事没有,倒是能提供一点弹药,“陈主任,你知道京华到底是谁搞的不?”

“这个我还真不知道,就知道是一个姓黄的港商,”陈太忠摇摇头,随即就反应过来了,“路总你也做这一行,总该知道吧?”

“什么港商,鬼扯呢,”路广杰笑着嘀咕一声,“搞餐饮、娱乐这种服务行业的,要跟当地各个部门处好关系,要不就死定了,港商……港商有这两下吗?”

“这话不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隔行如隔山啊,尤其像这种法人都模模糊糊的娱乐中心,里面有猫腻的可能性太多了。

“那个会所,是邝天林的小儿子的情人搞的,要不,过一条马路就是清湖了,为什么非要落在红山?邝舒城以前是区委书记啊,”路广杰狠狠地爆出了一把料,“跟他合股的,是海角省的黑道人物,嗯,靠走私起家的一帮人。”

“黑道人物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邝天林这也是越来越出息了,哼,居然跟黑道扯到一起了,丢人不丢人啊?”

“那是他小儿子的事儿,再说,开这种摊子,没人罩着也不合适,”路广杰笑一声,“邝家在凤凰没势力,而且,他手上的钱不够看的。”

“那你的意思,我该怎么搞一下?”陈太忠现在听到黑道,总是有点不爽,一想到还是外地的黑道——这得耽误哥们儿多少工夫啊?

“那帮人搞这个,也是要洗白的,”路广杰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一般,低声嘀咕,“再说,在凤凰他们怎么敢胡来?”

“那你的意思,让我从正规渠道去搞?”陈太忠想到这一点,又有些郁闷,“拉开架子大干一场?”

“就阴着他们完了,我也就是提个醒儿,”路广杰笑着摇摇头,“陈主任你前途无量,万一有个闪失的,为这种小人把身家赔进去,不值得啊。”

“海角省的人……姓谭?”陈太忠猛地眼睛一亮。

“没错,”路总奇怪地看他一眼,又笑着点点头,“看来陈主任……也有所准备了,呵呵,我倒是白担心一场。”

“一点也没白担心,这只是我的猜测,”陈太忠摇头笑笑,又伸手拍拍他的肩头,“被你证实了,看来,路总这个朋友,是要好好交一交的。”

“那感谢了,”路广杰知道,这位现在灼手可热,虽然只是副处,真的太有投资的价值了,“桌上的人等你等急了,我去跟大家碰一杯,不冒昧吧?”

“那肯定不冒昧,”陈太忠笑着拉起他,却是又猛地想起一件事来,“老路,你背后是谁啊?大家的事儿,你也搭把手,出点力嘛。”

“他跟你,比跟我还熟,你说能是谁?”路广杰看他一眼,笑着向桌子走去,这个暗示再明显不过了,他的后台是段卫华。

堂堂的海上明月的老板路总,肯陪大家喝两杯,那也算是个小小的面子了,尤其是当他听说,袁望是搞智能化大厦的,就表示自己下一步要建的写字楼,可以考虑一下远望公司。

当然,他的话不可能说死,但是有这么一句,也算很不错了,海上明月久负盛名,在素波也有不少人知道呢。

饭后,陈太忠去花园酒店小憩,却是猛地想起,都说背后人物呢,谁背后的人物,能比吕强背后的人物大?丫修的水库,那可是省委书记蒙艺赞许过的!

啧啧,怎么能忽视了他呢?不应该啊……

陈太忠正在自责,却是接到了马疯子的电话,“陈哥,京华那边,有人愿意做线报,只求能免了他一个人麻烦,你看这事儿?”

切,用得着找人做线报?陈太忠哼一声就想拒绝,哥们儿的神识把那些人锁得死死的了,回头一个一个慢慢收拾也不迟。

不过他转念一想,能把这些人死死地堵在京华里面,似乎也不错,略一犹豫,“那也行,不过,疯子你这么做,可算是担了风险了,必须给我盯紧那个运动服和一个拿警棍的保安!”

“那俩人我知道,”马疯子笑一声,“那家伙为了立功,已经说了,一个是保龄球教练,还有一个保安叫大眼,那俩现在吓都快吓死了。”

“要把人拎过来,给我朋友出气,”陈太忠做事一向如此,他认为既然要出气那就要出到底,上次为了甯瑞远的事儿,他敢带着人堵在湖西分局门口打熊茂,这次自然也要把人带到许纯良面前,慢慢地收拾。

巧的是,马疯子也想起了这桩公案,一时有点好奇,“陈哥,其实你直接带着人堵门就完了嘛,王宏伟肯定不敢拦着你,搜出来所有的人,挨个打不就结了,还等个什么劲儿?”

“你知道什么啊?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上次我是副科,现在是副处了,要照顾影响不是,唉,懒得跟你解释……”

其实,原因并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,级别涨了,那只是一方面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