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57章 不能出头了

陈太忠才走出章尧东的办公室,又接到了电话,来电话的,是杨倩倩,“喂,太忠吧?听说你在京华宾馆闹事了?”

“是商务会馆,”陈太忠一边纠正她的话,一边开始头疼,杨倩倩出马,他是不能不卖这个面子的,“这个……这个跟你没啥关系吧?”

“跟我没关系,可是跟我姑姑有关系啊,”杨倩倩叹一口气,“就是我干爹的妹妹啊,好像有人找她了,她让我问你一下。”

段卫华的妹妹段卫晴,是天南制药厂凤凰分厂的后勤部经理,谭松那个电话,打给了胡芳芳,偏偏胡芳芳的老公凌飞宇,是天南制药厂的副厂长。

按说,应该是段经理打电话给陈太忠的,不过段家规矩多,挺注意长幼尊卑,段卫晴总觉得自己长了一辈,不好直接找小辈办事,正好,倩倩不是跟小陈熟吗?

陈太忠一听是“副厂长”,就懒得理会了,“这事儿,你不要掺乎,我跟段卫晴说一下吧,反正不帮忙,凌飞宇也不敢怎么样了她。”

搁了电话,陈太忠才要给段卫晴打电话,手已经放到按键上了,却猛然间意识到,这话还不合适隔着电话说!

他要是答应了段卫晴的要求,那倒是回个电话就成了,可眼下是拒绝,那他就得上门去解释了——没错,就是这个理儿,哥们儿现在真的长进了啊。

那我上门一趟吧……唉,真是命苦啊,陈太忠悻悻地驾车出去了,想一想还不太靠谱,得,我去拉上杨倩倩一起去解释。

谁想,他就要进入市政府的时候,门口走出一个人来,却是刘敏,陈太忠高兴地摇下车窗户,“刘秘书,卫华市长回来了?”

“没有,得明天呢,”刘敏摇摇头,走了过来,“正好,我还找你有点儿事呢。”

她要说的,也是段卫晴的事,陈太忠苦笑着解释一句,“这个,不是我放不过它,是有人要弄它。”

“是什么人?”刘敏也真敢问。

“唉,这个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人家许纯良都不说,自己大着嘴巴哇啦哇啦地到处嚷嚷,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。

当然,许省长的儿子参与了打架,这个秘密向王宏伟说,那是因为两人围绕唐亦萱结成了同盟,向章尧东说,却是因为他要取信章某人,至于刘敏,那就没说的必要了,“嗯……反正是省里的人。”

“那你不向段经理解释一下?”刘敏一听“省里”两字,就能理解他的顾忌了,倒是不怎么在意,大约……又是蒙书记的意思?

等她听说陈太忠是来抓杨倩倩陪同的,笑了一声,摇摇头,“算了,我帮你说吧,你不用管了。”

“这倒好,那可麻烦你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是纳闷儿不已,段卫华出国,不带刘敏?这都是怎么回事儿啊?

没等他想明白呢,刘敏凑过来低声嘀咕一句,“对了,小陈,没准过一段时间,我要动了,大家记得常联系啊。”

“呵呵,没问题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送给她一个“心领神会”的眼光,“咱们……有啥不好说的?”

正在这个时候,秦连成的电话打过来了,“太忠,你快点回来,《天南日报》来人了,整理一下省十佳的材料,中午我帮你约了……”

秦主任很热衷帮着陈太忠推动一下,这件事里,能得到好处的并不仅仅是陈太忠一个人,是的,人才的涌现,离不开组织的培养嘛。

等陈太忠赶到秦连成办公室的时候,许纯良已经在里面呆着了,脖子挂了绷带吊着膀子,一脸的苦大仇深。

“这个京华国际会馆,太过分了,”秦连成一见到他,就恨恨地一拍桌子,“太忠,这件事我不合适出面,你狠狠搞他们,我支持你!”

秦主任肯定不合适出面,京华是开业不到一年的港资企业,而他是招商办主任,实打实的一把手,一动就难免被人歪嘴——这年头,被流言蜚语干掉的人还少了吗?

“他们能着呢,找了章尧东找段卫华,哼,”陈太忠想起这个就生气,“我还真就不信了,这凤凰市还任由他们翻天了?”

“不是吧,这家这么硬实?”秦连成听得都有点晕,连着找了党政一把手?“你这消息可靠吗?”

“刚才在章书记办公室都挨训了,假得了吗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接着转头看一眼许纯良,“不过,纯良你放心,我说了,这件事包在我身上。”

“章尧东专门把你叫过去的?”许纯良的脸色,更不好看了,堂堂的市委书记,偏帮人偏到这种程度,这是要干什么啊?

“不是,碰巧,”话说完了,陈太忠才想起来,章尧东不让自己往外说,说不得咳嗽一声,“听见他说,要王宏伟关注此事……算是间接敲打我吧?”

“他不知道你昨天在场?”秦连成越发地纳闷了。

这个……陈太忠有点汗颜,这一刻他才发现,管不住自己的嘴,还真不是件好事,一句谎话,要用十句来圆,尤其是官场中人,各个都是眼里不揉沙子的啊。

怪不得,一般的官员,等闲都少说话呢,果然是言多必失。

“可能知道,可能不知道吧……”还好,陈太忠的急智,真的不是白给的,索性不说了,你们猜好了,“反正听说是交给王宏伟办了,他说很信任王书记。”

秦连成和许纯良交换一个眼神,好半天,秦主任才笑着摇摇头,“算了,不说他了,反正王宏伟跟你关系好,这事儿他是不想管而已。”

章尧东撇清之意,两人都听出来了,王宏伟倒是有可能受夹板气,不过,章书记这么放手,也算是担了小小的干系——经济挂帅的年代,对港资的遭遇视而不见,也算个不大不小的罪名。

下一刻,秦连成的思路就转移了,他看着陈太忠叹口气,“挺可惜的,你这个履历,实在有点吓人,要不然可以考虑全国性评选。”

陈太忠升得实在太快也太猛了,尤其他还是大学没毕业的,要是在天南省折腾一下倒也无妨,各个地方难免有些不规范的事情或者说地方行情,再往上折腾,就有点过分了。

“那也无所谓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我还年轻呢,慢慢来吧,中午,是不是要请他们吃饭?”

你无所谓,我有所谓啊,秦连成悻悻地撇一下嘴,你要拿回个全国十佳青年——哪怕是团干,我这儿受益也不是一点半点。

“是要请人家吃饭,宣传部段卫民、团市委的宣传部长李景华都要作陪,你也一起去吧,热闹一下?”

一听是这种比较正式的场合,陈太忠就有点头大,“他们这次来凤凰,要采访几个人啊?”

“五、六个吧,主要还是要采访一下团市委的干部,你是顺路,”秦连成笑嘻嘻地看他一眼,“这种机会别人盼都盼不来呢,怎么,有点不想去?”

“去倒是无所谓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叹口气,旋即摇摇头,“就是手上的事儿实在太多了,唉,没人可用啊。”

“其实,你不用这么玩儿命的,”许纯良也能感觉到,陈太忠实在是太忙了,而且都是在办事,不是混日子,“太忠,你现在太显眼了一点,不是好事儿。”

“那算了,我还是不去了,”陈太忠一听这话,登时笑着摇摇头,“秦主任,你见谅,纯良都这么说了。”

“呵呵,”秦连成无奈地笑笑,摇摇头,“我也矛盾着呢,对了太忠,你们科委要的那点钱,高新区要是有具体项目,需要支援的话,你得开口子啊,没多有少也得有个意思,明白不?”

“唉,”陈太忠也哭笑不得地叹口气,“就那么五百万,唉,这……我简直没办法说了,张嘴的人真叫个多啊。”

“计划外的拨款,谁不眼红?”秦连成看他一眼,“你这也是在招商办呆习惯了,真不知道外面有多少单位饿得眼睛瓦蓝瓦蓝的呢。”

正聊着呢,陈太忠的手机又响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