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56章 顺水推舟

就在当天晚上,京华国际会馆的玻璃被人砸烂了七八块,门面上那种十二毫米厚的钢化玻璃。

砸玻璃的有五十来号人,就那么横冲直撞地来了又走,一旁的员工眼睁睁地看着,也不敢说什么。

报警?报了,报的还不是分局,直接报到了市局,不过,市局刑警大队拖了半个小时才到达现场,砸玻璃的人早走了,只留下一句话,“这才是开头。”

现场参与斗殴的主儿,没一个敢离开京华国际会馆的,外面是漆黑的夜,一旦走出去被人打了闷棍,哭破大天都没用。

几个混着打球的家伙,辗转地托人找到了铁手,想把自己摘出去,铁手冷冷地回话了,“自己打断自己的手,给你们一万养伤。”

陈太忠已经通知了铁手、马疯子和十七了,京华国际会馆参与打架的人,一个都不能放过,打断一条胳膊一条腿,就是一万块,出了事儿他兜着——这个承诺,有效期五年。

跟这个比起来,那被砸的几块玻璃,实在不算什么了,不过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小小的凉风而已。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还是老老实实地去上班,不过,他在科委露一下头之后,很快就消失不见了,他要去章尧东那儿汇报工作。

章尧东开完书记碰头会之后,已经是十点多了,见到陈太忠,脸色不是很好,“嗯,给你十分钟,我今天很忙。”

陈太忠一时就有点腹诽,要我常汇报的是你,没时间的也是你,真是的。

不过他现在也知道了,自己这个副处,有资格向市委一把手经常汇报,已经要羡煞旁人了,所以这腹诽,也仅仅就是腹诽而已……

他要汇报的,无非就是从省里要来了钱和政策,顺便再把自己关于环保检测的想法说一下,到最后还不忘记加了一句,“……这个建议,侯卫东局长报给郭市长了,不过被郭市长否了。”

嗯?听到这里,章尧东略微有点兴趣了,他看着陈太忠,“是环保局想撇开科委,是吧……那你现在是怎么计划的?”

“这个……我是想请示一下章书记,这个检测方案,科委合适不合适再送上一份了?”陈太忠这话,基本上就算是表忠心了,“不合适的话,就不搞了。”

“那你们科委,不是要损失了吗?”章尧东饶有兴致地看着他。

“其实,我们搞这个,主要还是考虑到装修这一块,已经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一个热点,但是相关的配套服务还不是很完善。”

说到这里,陈太忠赧然一笑,“科委是想赚点钱,不过赚钱不是主要的目的,主要还是想规范一下市场,现在……既然郭市长认为不合适,我是不太清楚,该不该搞下去了。”

听到这话,章尧东有点腻歪,对陈太忠说的这个方案,他是倾向于不支持的,有乱收费的嫌疑,倒是还在其次,关键是,这种事没有先例!

可是,陈太忠私下来汇报,虽然表态说搞不搞无所谓,可显然是有求自己做主的意愿,贸然拒绝,难免会伤了其“工作的积极性”,人心散了,队伍就不好带了嘛。

“等省里的文件下来吧,”同段卫华想的一样,章书记也想到了关于试点的文件,尤其是那个政策性的文件,仅仅靠陈太忠手里的批复是绝对不行的。

“文件下来以后,肯定要搞个什么形式的工作会,然后你可以在会上提出来,大家议一下,都是新鲜事物嘛。”

这就是搭着省里文件的顺风车,再弄点私货了,从良心上讲,章尧东一点都不支持陈太忠的种种创新:你安生一点会死啊?

不过,此人的运道一向不错,又是求自己做主,章尧东肯定是要帮这个忙的,事实上,他正琢磨着,是不是该借此略略地敲打郭宇一下。

段卫华离开的这几天,那厮忙得很嘛,简直忘了“常务副”三字儿了,还真把自己当成市长了?

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章尧东正要发话,却不防他的秘书走过来,略一迟疑,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两句。

“京华那儿,怎么回事?”章尧东的脸顿时沉了下来,冷冷地看着陈太忠,“那是港资企业,你知道不知道,你是个国家干部?”

我靠,我跟这个叫朱亦凯的不熟啊,陈太忠听到了,秘书的话里提到了此人,不过人家要求的是“放手”,章尧东你跟我绷个脸做什么?

殊不知,章书记心里早就知道陈太忠的难缠了,这么做,一来是敲打一下这个愣头青,二来也是以退为进之意,到时候要这家伙放手,丫还不得领个人情?

不过,陈太忠并不知道他的想法,听到这话,心里也微微有点恼怒,“港资企业也不能随便打人,许省长的儿子被他们拿棍子打了。”

许绍辉?章尧东听得也是一愣,不由得瞟一眼陈太忠,这家伙什么时候又跟许绍辉牵扯上了?

在省里,许绍辉一直挺低调的,但是章书记对他不是一般地了解,原因很简单,两人在上层走的是同一系的路子,只是彼此装作不知道就是了。

不过,许绍辉的关系是从京里经营出来的,他自己的关系却是从凤凰市里挖出来,硬生生靠上去的,谁的腰板硬实,那还用说吗?

以章尧东的分析,许绍辉真要露出牙来,朱秉松都未必扛得住,所以,一听许绍辉的儿子挨打,他真的有点晕了,“伤得厉害不厉害?”

“还好,就是胶皮警棍抽到肩膀上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摇摇头,“不过他气得要命,说是从没吃过这种亏,要我给他报仇,这个……”

“算算,只当我没跟你说了,”章尧东摇头叹一口气,心说朱秉松这边的面子固然不好推脱,但是人家许绍辉的儿子在他的地盘挨打了,要是他还偏帮打人者,这消息传到京里去,估计这辈子他也就是一个市委书记,再上不去了。

最好的也就是临到退休,能混进省政协里做个副主席……

估计王宏伟也不会管了!想到这里,他瞥一眼自己的秘书,“用组织渠道,把情况向政法委王书记通报一下,凤凰市的安定团结,就交给他了,市委对政法委的工作,一向很信任。”

这就是要王宏伟背雷去了,秘书很清楚,朱秉松要是不高兴,也只能找政法委的麻烦——章书记已经安排了嘛。

而王书记本人,又跟陈太忠交好,互通消息实在太正常了,知道内幕以后,肯定不会管这事儿,那么,夹在风箱里的,就不是章尧东而是王宏伟了。

“可这个京华,到底什么背景啊?”陈太忠打问了很多人,大家都是只知道,老板姓黄,是个香港人,但是等闲不见一面,老总就是那个姓郭的,然后就是下面各个分管经理了。

眼下既然章书记露怯了,他自然要打蛇随棍上,一来套个近乎,二来也好盘盘这家的海底。

哎呀,你小子脸皮真厚,章尧东被这一句问得哭笑不得,我都不管你胡来了,你倒是贴上来问我京华的背景了?

“我不知道,”他很果断地摇一下头,只是在下一刻,他还是犹豫地补充了一句,“好像是海角省的人搞的,不过,在省里好像也有人,你要把握好分寸。”

没办法,他实在太清楚陈太忠的破坏力了,陈某人简单地帮许绍辉出气,他是绝对不会管的,可是行事太过,惹得蔡莉大动干戈,那也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
蔡莉原本就是从凤凰的政法委上去的,要不然那个京华开不到凤凰来,这一点,章尧东心里很清楚,只是这话他实在没办法说。

蔡书记是要到点儿了,不过,越是快要到点儿的人,就越敏感,蔡莉的好脾气有口皆碑,可是陈太忠欺人太甚的话,就不许人家临退之前发一次飙?

“章书记,纪检监察工作会……要结束了,”秘书忍不住出声提醒了,章尧东忙得顾不上参加会议,但已经答应最后发言了。

“行了,小陈,你记得……”章尧东不能不走了,站起身子来,想说什么,又发现自己要说的实在太多,又太晦涩,只能悻悻地咳嗽一声,“记得常汇报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