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54章 许公子挨打

陈太忠身上当然不差这点钱,不过对方的狮子大张嘴,让他很不爽。

“那就留下肇事者,回去拿钱呗,”运动服一指钟韵秋,冷笑一声,“你不是钱多吗?三千块都拿不出来,装什么大瓣蒜啊?”

“无聊,”许纯良冷哼一声,伸手去拿座椅上的衣服,转头看一眼李英瑞,“瑞姐,咱们走吧?”

钟韵秋那一下的动作变形,他也看到了,说对球道会有些许的损害,那是肯定的,不过,这种意外,哪天还不发生几起?而对方的反应,就实在太过分了。

“真扫兴,”李英瑞悻悻地嘀咕一声,拉一把钟韵秋,“走了小钟,不玩了。”

“想走?”运动服一看不干了,大声嚷嚷了起来,“把他们看住了,我去叫老板!”

话音才落,就跑过来七、八个小伙子,不过不是保安,是在另一个球道打球的,看上去也是流里流气的样子,球却是都打得不错,估计是蹭着玩的小混混。

“还真是给脸不要了,”李英瑞火了,外套往钟韵秋手里一塞,活动一下腿脚,“怎么,想打架?”

她的暴力倾向,其实不比陈太忠差多少,眼前虽然人多,她却根本不怕,有陈太忠在,怎么可能吃了眼前亏?

“随便你,我奉陪到底!”运动服也火了,“把这五个人,全给弄到保安室去!”

“滚一边去吧,”陈太忠的身子一晃,人已经从椅子上消失,下一刻就拽住了运动服的脖领子,抬手就是七八个响脆的耳光。

这位登时就被打懵了,好半天没反应过来。

他没反应过来,可是其他人反应过来了,齐齐呐喊一声,扑了上来,其中有两个,竟然是人肉沙包的架势,这俩显然是看出来,陈太忠身手不简单,先压制住再说。

有那心思机敏的,却不去找陈太忠,而是扑向了许纯良,五个人里,只有这俩是男人,当然是先放倒男的再说。

许纯良可是没想到,对方居然敢向他伸手,李英瑞见状,抬脚就踹飞了一个,怎奈一个保安手中的橡皮警棍,已经狠狠地砸到了许纯良的肩头。

“啊~”许纯良疼得大喊一声,强忍着疼痛一侧身子,连退两步,双手抱起球槽内的一个保龄球,狠狠地砸了过去,情急之下,根本顾不得疼痛了。

他原本就是个外柔内刚的性子,平日里笑嘻嘻地,怎么都好说,可是真的恼火了,下起手来,也是相当重的。

不过说起打架,他还是太外行了,只知道乱挥乱舞,总算是李英瑞身手不凡,陈太忠更是那种非人的存在,眨眼间,围上来的人就倒了一大片。

“走吧?”张慧玲眼见没人阻拦了,胆战心惊地发出了建议,与此同时,钟韵秋看向陈太忠,眼神中却是多了几分异样。

“我今天不走了!”许纯良火了,捂着肩膀坐了下来,冷冷地发话了,“谁是这儿的老板?让他马上给我滚过来!”

陈太忠也把神识一一放出去了,锁定了今天动手的人,运动服已经被打得躺倒在地了,那厮还待再起身,却被李英瑞狠狠一脚,踢在了腰眼上,登时疼得满地打起滚来。

九八年的时候,保龄球在凤凰还算是一种比较奢侈的消遣,这里的打斗已经惊动了整个保龄球馆,不过,由于顾客的档次比较高,大家都是远远地张望,没有形成围观的局面。

“怎么回事?”不多时,一个足有一米八的女人出现了,她个头虽高,身材却是极瘦,样貌也还说得过去,就是脸上的妆浓了一点。

“你是老板?”陈太忠斜着眼睛看她一眼,就在这段时间里,他已经打听出来了,京华商务会馆是挂了外资的牌子,据说老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香港老男人。

“我是这儿的大堂,”女人不苟言笑地回答,“这儿到底怎么了?”

“滚!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滚远点,你算什么玩意儿?这儿你没资格说话。”

女人脸上,赤橙蓝白地变幻了半天,勉强堆上了一个笑容,“黄董不在凤凰,有什么事儿,跟我说也是一样的,请问几位是?”

这五位根本懒得理她,陈太忠瞅准那个砸了许纯良一胶棒的保安,走过去又是两脚,“我靠,你牛逼大了,这警棍有手续吗?”

“喂,你有话好好说,成不成?”那大堂见陈太忠当着自己的面,还在打人,就着急了,声音也严厉了起来,“你这是干什么呢?”

“干什么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瞪她一眼,“赶紧给我清场,要不后果自负!”

“谁要清场呢?”说着话,又走过来一位,三十出头的瘦高男人,他看着大堂发问了,“小韩,这怎么回事啊?”

“杂鱼年年有,今天特别多,”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,鼻子里发出一声哼,“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儿吗?”

这位其实早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,在保龄球馆玩的都是有点钱的,很少有人闹事,可一闹注定就是大事,不过,他既然来了,怎么还不得装模作样一番?

谁想到,陈太忠最是见不得这样的装逼,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你跑过来做什么?

“哎,你怎么说话呢?”这位脸一绷,眉毛一皱,颇有点不怒而威的味道,手也抬了起来,戟指陈太忠,“你哪个单位的?”

“你再指我,信不信我剁了你的狗爪?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施施然就向此人走去,“什么玩意儿啊?”

他见许纯良半天不肯不报名身份,心知许同学今天怨气大了,估计绝对要好好地收拾这儿一番了,就有心把事情搞大一点。

那位一见他走过来,心里就是一慌,陈太忠的个头原本就高大,再加上那气势汹汹的架势,给他一种极大的压力,一时间就有点慌了,不知道这胳膊是不是该放下来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门外稀里哗啦地走进来几个警察,领头的是一个粗壮的警察,皱着眉头发话了,“怎么回事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一眼就看到了陈太忠,登时就是一愣,“陈太忠?你怎么到这儿来了?”

他认识陈太忠,陈太忠可不认识他,斜眼瞟一下对方的肩章,“二级警督?呵呵,你是谁啊?红山这片儿,我不是很熟。”

“先……先清场吧,”警督一见是这厮,知道事情不是那么容易能解决的了,陈某人瘟神的大名无人不知,今天……今天出门,怎么没看看黄历呢?

“为什么清场啊?”瘦高男人有点不甘心,现在是星期天的晚上,可正是热闹的时候,“去我办公室说吧?”

这场子你不清,回头瘟神也得给你砸了,警督苦笑一声,“我说郭总,不想有麻烦的话,你还是清场比较好一点。”

“我打个电话,”郭总也不含糊,恨恨地瞪一眼陈太忠,摸出了手机。

不多时,陈太忠的手机响起,却是王宏伟来的电话,新扎的政法委王书记在那边苦笑,“我说太忠,你怎么又跑到京华折腾去了?给我个面子,要多少赔偿你开个口,这事儿就这么完了,成吧?”

“成啊,呵呵,”陈太忠笑了一声,走到了远处,声音放低了,“不过宏伟书记,光我给你面子,那不够啊,要不……你再给许省长打个电话?”

“许绍辉?”王宏伟听得惊叫一声,“这又关他什么事儿了?”

“许省长的儿子好好地打球呢,被人拿棒子砸了,”陈太忠笑得很开心,“那个,京华的保安,这胆子真大啊。”

“我操,你就不能安生一点?”王宏伟一听许省长的儿子被打了,心里这个郁闷,那就不用提了,“又是你在胡搞吧?”

“你这话,我就不爱听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我一向循规蹈矩的,跟你说啊老王,许纯良这次火大了,你别戳穿他身份啊。”

我还是听你叫“老王”比较顺耳一点,王宏伟在那边叹口气,想想刚才“宏伟书记”四个字,他就有点呕吐的欲望,“好了,我知道了,不过,这个京华……后面有人呢,差不多就算了吧。”

这只是他的建议,许公子都不打算亮身份了,可想而知,估计也是被欺负惨了,这个陈太忠……你就不能给我安生点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