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53章 保龄球馆风波

陈太忠感觉到了钟韵秋这一眼,他知道,谢副科长脾气好,也木讷,不过人家那是有内秀的主儿,心说高云风这张臭嘴,真的有点没救了。

算了,岔开话题吧,他笑一声,“对了云风,我现在进科委了,你那儿有什么合适的项目没有,这地方穷得快揭不开锅了,施舍俩子儿吧?”

“嗯,让我想想,”高云风本来就是个爱卖弄的性子,只不过平日里强行压制了下去而已,现在既然是陈某人开口,他当然要认真地考虑一下。

“有几个项目,不过现在技改最当紧的,是公交一卡通,大概一两千万的活儿,”他终于想到了,“外省已经开始在搞了,不过,咱天南没有能搞了这个的公司,你那儿行不行?”

“这个我还真得回去问问,”陈太忠可是没想到,高云风居然随口就摆出来了,一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“什么时候开始?”

“最迟年底,”高云风笑着摇摇头,举起了酒杯,“早的话,没准就是六七月份……来,太忠,走一个。”

“喂喂,你俩,现在是吃饭时间,工作回头说啊,”许纯良也举起了酒杯,又笑着邀请谢向南,“向南,来,大家一起碰一下。”

细微处见功夫,其实许纯良只是性子懒散,却不是傻瓜,他这一招,才彻底地缓解了谢向南可能有的疙瘩——也许谢副科长根本没在意,但是谁又敢保证呢?

“不行了,要走了,”看着时近七点半了,高云风站起来了,“不好意思啊,你们慢慢吃着,我今天必须赶回素波。”

“云风,你喝这么多,怎么上路啊?”陈太忠喊一声,“这么着,我给找个司机吧,开你的车回去。”

高云风略一错愕,笑着点点头,所谓人民公仆,就是手下有很多人民和主人公做仆人,陈太忠这个做派,没让他感觉到意外。

虽然他习惯了逞强,很想说一句“我没事”,不过,陈某人递来好大一束橄榄枝,能接的话,还是接了吧。

陈太忠却是没想到,对方这么好说话,他不过是凑个趣的意思,眼见高云风点头,他忙不迭地摸手机出来,心里怨恨不已。

看看,多嘴了吧?不过高云风你也真是的,不用这么叫真的吧?你真要离开,哥们儿还能拦你不成?

该叫哪个司机呢?他一时有点头疼,招商办那几个,用着实在不太顺手,虽然他现在是副主任了,可其实就在上任副主任的第一天起,他基本就是一门心思扑到科委上了,少沟通啊。

要说科委,他现在倒是科委的主事人了,可是科委总共三辆车,其中一辆还是文海自己开着,那俩司机,也少沟通。

要,不找合力汽修厂的人来开?

“我来吧,”他一愣神,谢向南倒是反应了过来,信手摸出手机走了出去,简单地解释了一下,“找个汽车兵……”

哈,我倒是忘了这碴儿了,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也不吭声,高云风倒是有点纳闷,“老谢这是干啥去了?”

“他去找个汽车兵,”陈太忠笑得前仰后合的,“哈哈,那些都是伺候惯了首长的兵,现在来伺候高首长。”

“太忠,不待这么玩人的啊,”高云风笑着顶他一句,接着又嘀咕一声,“不过,汽车兵好用啊,回头跟老谢打个招呼,今年退伍的汽车兵,给我划拉一个过来。”

遗憾的是,谢向南没找汽车兵,不多时,他走了回来,“高云风,今天有架直升机,有夜航,你的车暂时留在凤凰行不行?”

“嘿,那好啊,”高云风一听,挺高兴的,双手一搓,“那个……你看,老谢,能不能把我放到金色年华?”

把他放到交通厅宿舍倒也可以,不过那样的话,有点张扬,对老头子影响不好,放到金色年华则不同了,那是娱乐场所,想着从一架军用直升机上下来,那效果……啧啧,金色年华的小妞还不得眼晕一下?

“合适不合适?”陈太忠嘀咕一句,那是军机的夜航啊。

“那就金色年华吧,”出人意料之外,谢向南居然变得有担当了,显然,这不是他人品爆发,而是说有很多前例可循,不过,饶是如此,他还是多交待了几句,“别跟人说这直升机是怎么回事。”

“说了就不灵了,我知道,”高云风笑着点点头,看起来挺亢奋,搞得陈太忠一个劲儿地琢磨,今天这家伙没喝多少啊。

其实……这厮似乎也是个直肠子?不知道为什么,他居然看得此人顺眼了许多,嗯,回头去科委问问,看看能不能搞这个一卡通之类的东西吧。

高云风这一走,谢向南还得给他带路去,也跟着离席了,剩下张慧玲和钟韵秋,自然就要陈太忠来招呼了。

接下来,肯定就是饭后活动了,许纯良要去打保龄球,两男三女直奔京华国际会馆,这儿的球道好,而且又是新开的。

凤凰的这三位,都是土老冒,就算陈太忠也没玩过保龄球,许纯良的保龄球玩得极好,虽然“STRIKE”的时候不多,但多半都能补中——当然,分瓶的话,那是极少能补中的。

李英瑞玩得就要差一点,只是她选的是十四磅的球,跆拳道冠军还真不是吹的,球重力沉,多少也能补救一点准头上的不足。

张慧玲和钟韵秋就惨不忍睹了,不过,大家是来开心的,倒也无所谓命中率,只有陈太忠,坐在一边打电话。

他要打的电话还不少呢,给支光明打电话是联系支总来一趟,人不到也算,钱最好能到;邱朝晖那儿也要安排一下,明天接待袁望,细节要邱主任自己把握;李健那儿是看看科委能不能搞一卡通……

陈太忠正拨着电话呢,猛地听到一阵哄笑,抬头一看,却是张慧玲一球扔出去,才滚两米多就下了球道,似此水平,引人发笑倒也是常事。

张慧玲悻悻地向左右看看,发现别的球道的人也在发笑,心里就有点郁闷了,恨恨地坐了回来,“以后得多练练,好没面子的事儿。”

“大不了不玩嘛,又不是多高雅的运动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许纯良还拖着我去买了一套高尔夫杆呢,不知道这十年之内,我有没有机会动它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只听得“嘭”的一声闷响,却是钟韵秋动作走形,球从老高就掉了下去,直接砸到了球道上,看得一边的服务生皱着眉头直嘀咕,“小心点嘛。”

一直站在一边的一个穿运动服的家伙走了过来,皱着眉头发话了,“我说,这一条球道二十多万呢,你注意点成不成?”

钟韵秋也弄个大红脸,站在那儿不吭声,倒是陈太忠有点恼火,放下手机发话了,“你开得起饭店,就不要怕大肚汉,我们玩儿又不是不给钱。”

这家伙要是只简单地说说,那也就算了,问题在于,这厮一直站在一边,不住眼地斜瞟着钟韵秋,这让陈太忠有点不爽,谢向南送人去了,自己总不能看着不管吧?

运动服转头瞪了他一眼,见陈太忠高大魁梧,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,转头离开了,不多时,他带过来三、四个保安,一指陈太忠,“你,跟我来一趟,商量一下赔偿。”

“砸坏了?”李英瑞不干了,放下球走了过来,“你们这儿一局就六十八,开得起价钱,怕砸坏道?”

“没你的事儿,”运动服知道李英瑞打得不错,这年头能把保龄球玩得这么熟练的,基本上非富即贵,最少也是大地方来的,“我找的是他。”

“就在这儿说吧,多少钱?”陈太忠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,笑吟吟地看着对方,“不管多少,你总得说个数吧?”

运动服看他这样子,也不知道对方是有钱的凯子,还是见自己人多服软了,沉吟一下,冷哼一声,“最少三千,平整球道,很贵的。”

“哈,我没带那么多钱,该怎么办呢?”陈太忠斜着眼睛瞟他,笑得却是很灿烂,一点都没有没“带够钱”的那种尴尬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