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51章 老实人也会挤兑人

“这么着吧,你迁到凤凰来,周转和扩张的资金,科委帮你解决了!”陈太忠抬手轻轻一拍桌子,做出了决定,“争取做成天南第一大专业公司。”

他拍桌子的声音很轻,但是听到袁总的耳朵里,不啻是几道天雷在耳边炸响,好半天都只能听到“嗡嗡”的耳鸣声。

过了足足有一分钟,他才满脸疑惑地发问了,“要钱的事情,归科委负责,陈主任,你是不是这个意思?”

“你说得不对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摇头,直接一棒子把袁总打入了深渊,不过,他的下一句话,又将袁总从深渊里捞起,直接送入了天堂,“该你要的,归你要,刺儿头……再交给科委,呵呵,我很忙的。”

“条件?”袁望不愧是成功的商人,很快就接受了眼前事实,并且提出了该有的问题。

“细节问题,你不用跟我商量,跟你说了,我很忙的,有人跟你联系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这只是一个意向,我还要对贵公司的口碑和业绩进行考察呢。”

我不会对你再进行考察了!袁望心里悻悻地反驳,没必要,真的太没必要了,你绝对不会是个骗子,这一点我深信不疑。

见过狂的,没见过这么狂的!

不过,袁总心里很清楚,若是能在官场上找到有力的臂助,又能获得资金的支持,想不发达都难,对方虽然只是凤凰市的一个小主任,不过看起来……却是绝对算得上“有力”。

他很明白,智能化大厦这种新玩意儿,说穿没什么太大的技术含量,当务之急是抢占市场,过得两年,小公司纷纷冒头,不但竞争激烈,利润也要大大地降低了。

总之,袁望好歹是在北京上过学的,嘴皮子跟得上,“那可是谢谢陈主任了,您可真是及时雨了,希望咱们能够展开良好的合作,对了您看……现在时间不早了。”

我可没心思跟你吃饭,陈太忠笑笑,一抬手就想招呼对方走人,猛然间却是又想起一件事来,“对了,你搞这个的,听说过类似的高科技公司,遇到资金瓶颈的吗?”

“听说过,不过,那都是同行啊,”袁望嘴皮子真是溜,直接把话说死了,他冲陈太忠坦然地笑笑,“呵呵,陈主任,咱俩合作的话,我可是不能给你介绍其他人了啊。”

你小子脸皮还真够厚的!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,他摇摇头,“亏你能把这种话说得这么大义凛然,不过,你看我像你说的那种人吗?”

“我明白了,您是想问问我的上游厂家,是吧?”这年头,聪明人一个比一个多,袁总一愣神,下一刻就猜出了陈太忠的原意。

他笑着点点头,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,“反正就是类似的公司,是吧?没问题,哥,您且听好儿吧。”

“喂喂,”陈太忠有点见不得对方这种优越感,事实上,他听着对方满嘴的京腔也不舒服,“我手里是有点钱,可也花不出去的那种……”

他冲着一旁的任娇扬一下下巴,“要不是任老师帮你说话,我也未必会管这个事儿,你引见人可以,不过,别掺杂个人的私货,听见没有?”

你掺杂私货可以,我却是不行?听到这话,袁总越发地肯定了陈太忠的身份,年轻干部对上无关的商人,还都是这股子霸道劲儿,他笑着点点头,“那我怎么敢呢?我就是尽个心,帮您打问一下。”

“周一吧……你先在凤凰呆着玩一玩,周一我再联系你,成不成?”陈太忠笑嘻嘻地冲任娇扬一扬手,“任老师,你带他们玩儿去吧。”

这就是撵人了,不过他这么做也非是无因,比如说对面的袁望心里就明白,看起来这是对方的傲慢,事实上并不是这么简单,八成,是陈主任要查查自己的身份了,这种场合,人家怎么能让自己在场?

“好嘞,您且先忙着,”他笑嘻嘻地站起身来,转头招呼任娇,“任老师,任姐……麻烦您带我们遛遛吧,整天忙得昏天黑地的,好久没轻松地转悠一下了。”

袁总看起来都三十出头了,不过京腔说话,原本就是这样,“哥”长“姐”短的——现在都开始流行叫“大爷”了,而且,任老师跟陈主任的关系,摆明了是不一般的,他还不得刻意地奉承一下?

任娇却是好脾气,笑着摇摇头,“叫我的名字就行了……”说到这儿,她站起身,转头看一眼陈太忠,“那陈主任,我先走了?”

陈太忠笑着站起身来,将他们送到门外,自己一转身,跑回屋里打电话去了。

袁望猜得一点都没错,他还真的是要落实一下远望公司是怎么回事,想着蒙勤勤就在银行上班,他先打个电话问了一下,果然,省农行的大楼真的停工了。

至于说远望公司,这么小个公司,蒙勤勤却是没听说过,她本来负责的也就是人事口,跟银行的主业没太大的交道。

那就只能问韩忠了,韩老五在素波混得风生水起,韩忠也略微地有点曾经涉黑的意思,那家娱乐中心,这家伙八成知道吧?

果然,韩忠一听说“英皇名流会所”六个字儿,就笑了,“哦,那是何老三搞的,挂个外资的牌子,其实扯淡,玩的都是贷款。”

巧的是,韩忠居然知道远望公司,“哦,那个搞网络的公司,玩得还行,不过,他们靠着曾书记玩的,现在老曾去人大了,没人理他们了。”

素波的副书记?陈太忠笑着挂了电话,心里不禁感触一下,快到点儿的干部说话,都不会好用了,何况是已经到点儿的?这年头……还真是人走茶凉啊。

韩忠还泄露了一些消息,何老三确实是玩黑道的,不过那是早十年前的事儿了,现在黑道上也还有点势力,却主要是他两个弟弟了,何三自己,却是已经洗白了,现在都混进政协了。

反正,韩家兄弟收拾何老三,根本就是小菜,不过眼下是河水不犯井水,何老三倒是跟韩忠走得还挺近的。

搞清楚这些事,时间差不多就六点了,陈太忠走出门刚要反锁自己的办公室,却冷不丁听到,斜对面的业务二科的办公室里,隐隐有人声。

我靠,这是谁呀?除了我,今天还有人办公?他走过去,推开业务二科的门一看,得,谢向南正跟两个女人说话呢。

其中一个,陈太忠认识,是自己党校同学张慧玲,另一个也眼熟,却是叫不出来名字了,“呵呵,张慧玲,什么时候来市里的?也不知道打个招呼……”

“怕陈处你忙啊,”张慧玲身上,也透着一股俐落劲儿,人虽然长得娇小,却是带着几分豪爽,她笑着点点头,“怎么,今天陈处也上班?”

“干革命工作,那就是这样了,”陈太忠无奈地摊摊手,“都是同学,别陈处陈处的,我怎么感觉自己像是从山西来的呢?”

“要记得是同学,那帮我朋友一把嘛,”张慧玲可是不知道客气,笑嘻嘻地一推身边的女伴,“韵秋的事儿,可是交给你了啊。”

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一下,猛地一拍脑门儿,“哈,想起来了,这不是曲阳政府办的钟韵秋吗?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抬头看看谢向南,“我说老谢啊,这是你家慧玲的朋友啊,你怎么就不知道帮忙呢?”

“我帮不了,”谢向南还是那副惜字如金的样子,不过,下一刻他叹一口气,又来了一句,“太忠,你说的那个管志军的事,我可是给你办好了。”

显然,谢科长被人挤兑得受不了啦,终于想起来,陈太忠还欠着自己一个人情。

“唉,原来老实人也会算计人啊?”陈太忠被弄得哭笑不得,一指谢向南,“早知道我今天就不进来了。”

哥们儿这是招谁惹谁了啊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