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50章 远望的远景

袁望感觉到了陈太忠话里的官腔,不过,谁要他有求于人呢?这年头,有钱的是大爷啊,说不得只能一路开车赶了过来。

他赶到凤凰的时候,正好是下午五点钟,陈太忠一觉醒来之后,正好刚同蒙晓艳和任娇做完了“午间锻炼”,接到电话后,直接就开着林肯车带路,将来人领到了招商办的业务二科。

除了司机,袁望肯定还是要带上自己的出纳的,正好,陈太忠也带了任娇,那俩同学坐在一边吱吱喳喳的,陈主任和袁总坐在一起说事。

“知道为什么要你把公司迁到凤凰了吧?”陈太忠笑着一指门口“副主任室”的牌子。

“可是,我的业务,主要是在素波啊,”袁总见到楼梯口“招商引资办公室”招牌的时候,已经反应过来了,人家这是要政绩呢,“凤凰的高端市场,赶不上素波,而且……我在素波好不容易办下了施工资质。”

“业务你可以在素波发展啊,只要你肯在凤凰落地,这些都包在我身上了,”陈太忠笑一声,伸手去拿电话,斜着眼瞟他,“要不要我现在把建委的主任给你喊过来?”

李勇生是副主任,可副主任也是主任吧?

呀,这人口气还是真大啊,袁总吃了一惊,下意识地向门外看看,想到刚才所见的景象,又觉得对方不像是骗子。

“那倒是不用,”他笑着摇摇头,眼下他正是有事求人的时候,怎么敢激怒陈太忠?“不过,我正缺钱呢,哪儿有投资的可能啊?”

袁望话里的意思很明白,你这儿是招商办啊,招不回来投资,你让我落地——有意思吗?

“我还是科委的主任,”陈太忠笑着看他一眼,“我的手里,有科技扶持资金……就是跟风险投资差不多,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?”

袁总登时就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,他搞这种工程,对政府机构也有相当的了解,科委……不是一个穷得掉渣的地方吗?

“那……这个,我在这儿开个分公司行不行?还是用素波的资质,慢慢地把业务转到凤凰来?”商人的脑瓜,就是好用,随手就是一招权宜之计,“只要是独立核算,就相当于是你们凤凰创收了。”

“好的,没问题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不过,等你有钱之后……算,等你有了钱再说吧,嗯,说说你们公司现在是什么样的处境?”

袁望又傻眼了,他还等着陈主任进一步提要求呢,比如说,多长时间内要搞定分公司之类的事情,谁想到人家这就算认可了,你不怕出变故,我跟你玩心眼吗?

可是,感觉一下对方的做派和傲慢,他隐隐又觉得,似乎人家这么做,才是比较合逻辑的,登时叹口气摇摇头,“其实,我们公司的业务,还是不错的,就是回款难……”

敢情,这个叫远望的公司,在素波做得还是相当大的,去年一年的单子就有七百多万,而且随着“智能化大厦”的概念逐渐深入人心,公司业务还在以爆炸的速度增长着。

不过,这年头的三角债实在太让人头疼了,远望公司的利润并不低,可是现在是买方市场,一接工程,就让你垫资干,可给钱的时候,总是啰啰嗦嗦地不痛快,回扣要得也高。

纵是如此,远望还有能力进行扩张,只是,去年年底,连着两个大项目出事,款收不回来,今年的资金就捉襟见肘了。

事实上,垫资的风险,并不仅仅是远望独立承担的——那么多项目,搁给谁也承担不起,是的,袁望把风险转嫁了一部分,转到供货商的头上了,买方市场嘛。

商场的无情,就在这里了,那些供货商一听说远望两个大活出问题,资金链有可能断货,纷纷停止了供货,还追讨以前的货款。

“哦?什么样的大活出问题了?”

陈太忠这么问,纯粹是想了解一下对方的来头和业绩,袁望担心陈某人是骗子,他还担心对方是骗子呢,蒋庆云当初说建碳素厂,都敢当着段卫华的面胡说,他可是个要面子的,丢不起人。

“唉,”袁总长叹一声,娓娓道来。

两个项目,一个是天南省农行的大楼,一个是一家私人搞的商务会馆——超大型的那种。

天南省农行的大楼,出了严重的质量问题,内部装修工程开始没多久,楼体有轻微的开裂,尤其是这楼居然盖歪了。

轻微的开裂,这个经专家鉴定,似乎只是局部的问题,可是楼盖歪了,这就是大事儿了啊,就算是农民盖房子,也知道找个水平,吊块砖头不是?

至于说楼盖歪了,其实,十八层的大楼,歪了五十厘米不到,还是据专家说——人家说这问题也不大,还考据了什么风振系数云云的。

总之,省农行的行长因为这个下台了,楼也晾到那儿了,没人管了,远望公司的管线布了将近三分之二,钱也要不到,正等着大楼纠偏呢。

其实,纠偏也不难纠,无非就是往低的那头夯实就行了,等着大楼受压后,慢慢地自身恢复就行了——当然,挖空另一头是不可取的,那会导致楼体开裂。

但是,纠偏这件事,没人操心,据说还是因为涉及了某些高层斗争导致的,反正,上面斗争,远望在下面跟着倒霉。

这一单,就砸进去远望近百万的资金,谁能想到银行没钱呢?至于说那个商务会馆——那老板据说跟黑道联系紧密,到期该给的钱不给,还要远望继续施工,要不然……哼哼。

“啧,真的挺不幸的,”陈太忠很郑重地点点头,叹口气,“看来你这儿,资金真的是瓶颈啊。”

“呵呵,倒还没到弹尽粮绝的那一步,”袁望笑笑,他太明白政府官员是个什么样子了,眼下,他就算打落牙齿和血吞,也不能让对方发现自己的窘迫。

当然,该有的话,他还是要点明的,“不过,陈主任,你要能支持一下我们远望,那就感激不尽了,什么事都好商量。”

好像有点搞头的嘛,陈太忠听到这些因果,思绪却是早就飘得远了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笑嘻嘻地摇摇头,“先不说那些,我说,两个项目,就能把你逼到这一份儿?”

“这是上家知道我资金紧张,故意挤兑我呢,”袁总不想被人小看,说不得又解释一番,“其实,像张州宾馆、辽原电业局……欠我钱的地方实在太多了。”

妙啊,真的太妙了~~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应收款……你还有多少应收款没有收回来?”

袁望只当对方在考虑自己的偿付能力,低头盘算一下,抬头看看陈太忠,“四百万,只多不少,不过,有些钱是要不回来了,能要回来的,大概接近三百万。”

“要是我能帮你要回这些钱呢?”陈太忠笑嘻嘻地发问了,他猛然间发现,自己去讨债的话,好像也挺容易的,黑道有黑道的对付办法,白道他也不怕跟别人比大小——他需要的,只是一个干涉的借口。

“分你三成,”袁总是何等人,怎么可能听不出画外音来?他抬起眼睛直视对方,“不过需要陈主任帮我要的钱,就是三百万左右。”

显然,还有一些钱,是远望公司比较有把握要到,只是眼下还没到期的钱。

“我对挣你的钱,不感兴趣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他终于发现,在科委,他还能做点别的事情。

没错,就是要钱,单纯地要钱,很没有意思的,也容易惹人——师出无名是混官场的大忌,可是要跟科委的利益挂在一起,他却有了出手的理由。

“先问你一个问题,袁总,资金问题,是不是制约贵公司发展的瓶颈?”他笑嘻嘻地看着袁望,“需要垫资的项目很多,而你没有那么多的钱,是吧?”

袁望已经隐隐地猜到他要说什么了,听到这话,禁不住点点头,“没错,只要我的付款条件比别人好,甚至,我可以全额垫资的话,还有什么单子拿不下来?”

“那样的话,你就坏了规矩和行情,”陈太忠听得吓了一跳,他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,于是咳嗽两声,“咱们比别人的付款条件好一点就行了。”

什么时候,我跟你成了“咱们”啦?袁总心里在嘀咕,不过,却是越发肯定了对方的意图,含笑点点头,“呵呵,没错,市场不能乱,行业自律很是有必要的,分寸必须要把握好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