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47章 不是闲聊的闲聊

听到陈太忠说文海的午休,张志宏和邱朝晖心里就是一个“咯噔”,敢情,陈主任心里,还对文主任存有芥蒂啊。

倒是李健比较理解陈太忠,知道这家伙一般不爱阴阳怪气地说话,要是真对文主任有偏见,估计就直说了——人家陈主任怕什么?

“那我给文主任打电话,”李健摸出一个破破烂烂,勉强能叫做“手机”的玩意儿,推开车门下车,直接在机关事务管理局宿舍门口打起了电话。

陈太忠转头看看,看那意思,似乎是你俩谁联系一下梁志刚啊?邱朝晖笑着一摊手,“我可买不起手机,小李那是工作需要,单位给配的。”

张志宏也笑一声,“我的传呼都快欠费了。”

陈太忠翻翻眼皮,也跟着苦笑了一声,“好,那三十一万里,剩下的钱,先给在职的科级以上干部配手机,行了吧?我说……我其实是想问问,你们谁知道梁主任家的宅电啊?”

于是,非常罕见的事情终于出现了,在星期六这个大家都休息的日子里,凤凰市科委局级领导居然到齐了,开起会来了!

梁志刚哈欠连天,文海额头还有一小片创可贴——那是在作秀,火炬计划动员会的时候,他已经活蹦乱跳了。

他俩实在没法不来,不来的话,可能就错过了一场盛宴,陈太忠大闹省科委,凤凰科委是个人就知道了,任是谁都清楚,辉煌的未来,在向科委招手。

而且,开会的地点,也颇为匪夷所思,不是在科委,而是在“京华国际会馆”,那个价钱一等一的地方,当然,这是陈主任买单。

等到大家坐在圆桌边,所有人都意识了,凤凰科委的领导中心已经转移了,文海只是挂了一个名儿,现在科委里当家的,就是这个年轻的高中生!

“我有几个消息,先向各位领导和同事通报一下,”陈太忠咬文嚼字地开始发言,殊不知那些正在笑吟吟点头的“领导和同事”,已经齐齐地在心里竖起了中指——有话快说有屁快放,老子们要听实质内容!

其实,陈太忠接下来说的那些,基本上大家都已经了解到了,不过,对于拨款速度,新来的文同学和梁同学还是表示出了该有的惊讶,“下一周……就能拨来五百万?”

“这是财政厅行财处路处长答应的,要是有问题,我去找他汇报,”陈太忠笑笑,话说得虽然恭谨,但是话意里的森森寒意,大家都体会到了,“范省长说了,要大力支持家乡的建设。”

常务副省长,想要难为一个处长,难度还真的不是太大,哪怕是省财政厅行财处的处长。

“陈主任给科委带来的变化,真的是太大了,”眼见大家没什么发言的兴趣,文海终于站了出来,没办法,他越来越不想辞职了。

“现在也是周末,大家各抒己见,把想法和建议都拿出来吧,反正是闲聊,呵呵,”他轻笑一声——配合得好的话,陈主任没准会注意到,老同志丰富的工作经验,会令其少走弯路。

搁在往常的科委,他这样的话说出来,会导致一段时间的冷场,大家都是心里做事的人,深深知道,开会时的建议,往往是最不能称其为“建议”的时候,功夫……在棋外。

“我想先问问陈主任,”出乎意料的是,整天灌水的邱主任居然先跳了出来,他倒是依旧不看文海,只是笑嘻嘻地盯着陈太忠,“这个创业投资的基金,会发展成什么样子?”

无视那明晃晃的五百万,率先对基金表示出关切,不但证明出他的眼光远大,而且,为他争取这一方面的管理也开了一个好头。

别人也不是傻子,邱主任一张嘴,其他人就反应过来了,尤其是梁志刚,居然不动声色地扫了张志宏一眼,显然,梁主任的关联想象力是很丰富的。

“这个,要看情况的发展了,”陈太忠笑一声,“不过,三几千万美元,估计……不太成问题吧,就是资金不可能一下到位,速度不敢保证。”

事实上,他是不知道该怎么洗钱,想着甯瑞远过两天要来了,尼克也会来,好好商量一下这个钱该怎么个弄法才是真的。

“三几千万美元?”那几位交换个眼神,心说传言果然不假,于是纷纷做出了惊喜的模样。

怎奈,大家现在对陈主任的期望已经变得太高了,眼下不过是个被证实的传言而已,虽然他们都在努力地做出惊喜的模样,但终究是搞学问的,不好做得太夸张,所以那兴奋劲儿,看起来有点假。

这种虚假,陈太忠感觉到了,他对气场的感应,远超旁人,心里咯噔一下,立刻就郁闷了起来。

下一刻,他就禁不住想到了科委以前开会时的怪模怪样,唉,我尽心尽力地给大家拉项目,找财源,你们却是一个一个地憋着劲儿不吭声,净在肚子里做文章,我说……你们对得起我吗?

也许,这才是混官场该有的素质?年轻的副主任有一点茫然了。

既然邱朝晖开了头,别人也纷纷地说了起来,反倒是陈太忠脸上带了笑容,变得稳重了许多,再也不发表什么见解了。

最后,还是文海发现了异常,出声发问了,“陈主任,这次去素波办事,压力很大吧?”

“谁说不是呢?”陈太忠正郁闷着呢,听到这么关切的问话,叹了一口气,也顾不得去注意谁在发问了,“反正啊,该争取的,我都争取了,接下来的事儿,各位领导和同事,千万别掉链子,要不我真的没办法交待了。”

他话里的意思,异常苦涩,在场众人听得也不禁有几分同情,就算对陈太忠有点小看法的主儿,也不得不承认,陈主任是嚣张了一点,但也是办实事儿的主,只看看要到的东西,人家遭受到的压力就可想而知了。

殊不知,陈某人根本没觉得钱和政策有多难要——哥们儿的点子有的是,他是有点寒心,科委这团散沙……接下来的工作,别是很难开展吧?

“这个没问题啊,”邱朝晖被文海抢了对陈太忠的关怀,心里煞是不平衡,难得地又主动跳出来表态,“趁着周末,咱们就把这些章程好好议一下,太忠好不容易为大家争取到了这个机会,咱们科委,一定要打个漂亮仗才行!”

“具体的事儿,我就不管了,”陈太忠一见这位出了名的撒手掌柜都表态了,心情就好了不少,笑着点点头,“呵呵,专业的事儿,交给专家来做,我只负责提供弹药,还有……把关。”

把关?

果然,陈副主任不会全盘放手啊,在场的人,心里全是这个念头,不过,这实在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,要是只知道要钱要政策,剩下的事儿一概不管,那不是傻的吗?

凭良心说,陈太忠做的,已经是相当大度了,任何人都不能否认这一点,就算再刻薄的主儿,最多也只能说一句,“敢情他还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不敢乱插手啊”?

而且,没人怀疑,陈主任只是嘴上动功夫向大家卖好,说放手不抓了,回头想起来了,却又亲历亲为,事实就在那里摆着呢。

邱朝晖负责买了纪念品,李健也主抓了装修的活儿,人家小陈管了吗?无非就是分别过问了一声。

没错,这两个活儿都不大,陈太忠可能见惯大钱了,想借此向大家卖好——只是,人家一来,就嚣张到敢痛打一把手,要卖好也不至于做得这么彻底吧?太没必要了。

“责任,重大啊,”梁志刚轻笑一声,旋即又叹一口气,“陈主任,你这压力大,我们压力也不小啊,搞不好的话,会被人戳脊梁骨的!”

戳脊梁骨?其他人心里齐齐一哼,搞不好的话,不用等人戳,陈主任的拳脚就直接招呼上来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