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44章 吃顿饭都难

“人真的是死了,”古昕笑笑,也没有什么忧心忡忡的样子,“一会儿技术科的来,拍一下照,呵呵。”

丁小宁的屋里,现在只有陈太忠出来接待他,其他三女都跑到了阴面家的卧室去,假装睡觉也好,躲着不出来也好,反正是坚决同阳面家的三个卧室划清界限——小偷是从楼南侧甩下去的。

“还好,是真的小偷,”古局长大大咧咧地坐到沙发上,顺手点起一根烟来,他的话有点如释重负的味道。

“到底怎么回事啊,老古?”陈太忠现在听话的水平,不是一般地高,马上就听出了其中的蹊跷,于是就有点不满意了,“合着这小偷,还有家养的和野生的区别?”

“曹小强有点不识相,有人想搞他一下,”古昕笑着解释,“反正他狂得厉害,眼里也没我们横山分局,他不是跟傅宇关系好吗?让他找傅宇去啊。”

他是踩着傅宇上位的,跟曹小强的关系好得了才怪,不过眼下傅局长在市局里挂个主任科员的衔儿,在党校“学习”完之后,回家养病去了。

“还真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了,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“我说,这小区里面我好几套房子呢,这不是给我添堵吗?”

“这可是冤枉我了啊,太忠,”古昕手一捂嘴,懒洋洋地打个哈欠,“你看,我大半夜地就跑过来了……我都说了,这是外来户,小丁和望男的房子,那都是上了名单的,不让他们动。”

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陈太忠有点不高兴——搁给谁能高兴起来?

“绕云有人要收拾曹小强,”古昕笑一声,慢慢地解释。

绕云是海角省的省会,这就是跨省的恩怨了,不过,事情的起因,却是因为有人来凤凰搞房地产,跟曹小强的利益起了冲突。

所以,曹小强的阳光小区的房产证,办得有些磕磕绊绊的,又有人鼓动这里的业主闹事,总算是章尧东跟曹小强的关系尚可,事情才没搞大。

这么一来,曹小强也火了,有心给那些“不明真相”的业主一点教训,结果那边更狠,直接找了爬窗户的小偷来,还放出风来,说是那些小偷是艾滋病患者。

说实话,曹小强现在都有妥协的打算了,最起码,保安夜巡要恢复了,要不然日子久了,“不安全”的名声传出去,他的阳光小区还怎么卖得起价钱去?

阳光小区那些重要的业主,恒泰公司是有记录的,物业的华泰公司也有记录,不过大约是出了内鬼,这记录那边也搞到手了——或者是打听出来的,这谁也说不准。

那边也不想招惹比较蛮横的人物,所以都是绕着这些业主走的,所以今天敢来爬丁小宁窗户的,大约就是听说阳光小区好发财,保安跟没有一样,于是来横插一手的小贼。

这没准就是谭松那一帮人了,不过,那俩听不出来海角省的口音啊,普通话说得比较标准而已,陈太忠琢磨一下,“对了,老古,谁跟你打的招呼?”

“谁能跟我打招呼?”古昕笑一声,“我不过就是听说了而已,做警察的,这些不灰不白的事情,我们不知道,还能有谁知道?”

“跟曹小强打个招呼吧,”陈太忠叹口气,既然他认定可能是胡芳芳的哥哥这帮人,就忍不住想帮扶阳光小区一把,“要不,我这儿住得也不安逸。”

说着,他就笑了,想想这曹总也是倒霉蛋儿一个,似乎警察系统的,谁沾他谁倒霉,傅宇和王智宏跟他交好,却是一个做主任科员去了,一个直接病退,这厮比哥们儿还像“瘟神”呢。

“嗯,你以为我不想啊?”古昕也跟着笑了起来,“恒泰有钱,我吃撑着了,跟钱过不去?我这不过是敲打敲打他,这次有了死人的事儿,我还不信他不服软了!”

“不过他跟傅宇关系好,老古,”陈太忠摇摇头,很认真地建议,“你手别伸得太长,让他抓住把柄,那也不是什么好事儿。”

不得不说,这家伙最近确实大有长进了,居然知道考虑“咸鱼翻身”的可能性了,可是,古昕又是什么人,用得着他来提醒?

古局长笑着点点头,“这个你放心,我个人根本没必要理他,不过,分局里的办公用品啦、福利啦,这不是……需要警民共建和谐社会吗?呵呵。”

说着话,又是两辆警车开到了,陈太忠一看,这个屋子也实在没法待了,说不得叹口气出去,打个车扬长而去。

第二天接近中午时分,吴言发个短信过来——“素波工作顺利否”?陈太忠一看,知道这是白书记有空了,要自己上门邀请其共进午餐呢,这个行为的可操作性,两人已经认真地探讨过了。

那就请吧,陈太忠回个电话过去,果然,吴书记刚回到家中,正是无聊的时候,就发个短信来试探一下。

商量了一下,陈某人驾着林肯车开始在管理局宿舍院儿门口四处转悠,不多时,看到吴言拎着几个塑料袋的蔬菜走了过来,显然,吴书记是“买菜归来”。

按理说,接下来陈太忠就要表示一下“偶遇”的惊喜了,不过,当他看到吴言身边,有个满脸疙瘩的家伙的时候,心里这火苗子腾地就上来了。

赵璞可是没注意林肯车,他正缠着吴言呢,“吴书记,我帮您把菜提回去吧?最近学习党史,还有一些认识要向您汇报一下,请您……”

吴言理都不理他,目不斜视地走着,只是赵璞同学的上进心极强,还在喋喋不休。

“吱”地一声响,林肯车在吴言身边一个急停,陈太忠走了下来,也是不看赵璞一眼,笑吟吟地对美艳的女书记发话了,“吴书记,这么巧啊?还没吃饭呢?”

吴言看他一眼,停下了脚步,“冷冷地”发话了,“原来是陈主任啊,怎么,有事儿吗?”

赵璞一见是陈太忠,脸色刷地变了,略一踌躇,却是没有离开,站在一边冷眼旁观。

我靠,你丫不知道你自己很烦吗?陈太忠有意无意地扫他一眼,赔着笑脸面对吴书记,“呵呵,还是上次说的科委的事儿,吴书记您还没吃饭的话,一起去吃吧?”

“谢谢陈主任好意,”吴书记不苟言笑地摇摇头,顺便将手里的塑料袋抖动一下,“难得有时间,我要自己做饭。”

此刻的她,心里简直恨透了赵璞,你丫远远地跟着也就完了,现在凑在一边听我们说话,算怎么回事啊?我还能跟着太忠去吃饭吗?你这个混蛋!

还好,陈太忠的急智,那不是吹出来的,他听着就是微微的一笑,“对了吴书记,我从素波,还拉了两个项目回来,可以考虑在横山选址的。”

你也是一个混蛋!吴言心里,真的有点哭笑不得,她当然知道这是子虚乌有的事儿,要是有,她早就知道了——枕头上和电话里,有什么话不能说?

可当着赵璞,陈太忠这么说,未免就有点拿她一把的意思,传出去也是吴区长迫于招商压力,不得不受邀去吃饭,有损她的一世清名啊。

我饶不了你!吴言狠狠地瞪了陈太忠一眼,踌躇一下,“要不,换个时间吧,等上班时候,你去我办公室吧?”

这就是服软的前兆了,陈太忠自是知道穷追猛打,没几句话,吴言就“不得不”上了他的林肯车,只留下赵璞一个人,傻呆呆地站在那里。

从倒车镜里看到这厮,陈太忠悻悻地哼一声,“这个混蛋,怎么这么不开眼呢?惹得火了,找人打断他的腿!”

“你比他还混蛋,居然敢抓我的小辫子?”吴言笑了一声,随即叹一口气,“不过……这家伙歪门邪道的东西挺多,你这么逼我,有点莽撞了。”

“我要是不逼你,那你又要生气了,”陈太忠看着倒车镜里已经隐约不可见的赵璞,想想自己居然会为这么个小人装腔作势半天,终于叹口气,拿起电话,混官场,这禁忌还真多啊。

他正琢磨着,该给谁打个电话收拾一下赵璞呢,冷不丁手上的电话响起,一看来电,却是邱朝晖,“陈主任,回来了吧?中午吃个饭?”

我靠,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回来了?陈太忠真的恼了,怎么邀请吴书记一趟,就这么多的事儿呢?真是太过分了。

他刚要说自己没回来,转念一想,邱朝晖混科委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在省科委有些关系是再正常不过了,随便打探一下,就能知道自己已经办完事了,今天是周末,办完事自己还不回凤凰?那才叫怪呢。

算了,多一个人就多一个人吧,陈太忠很郁闷地应承了下来,“那好,海上明月,不见不散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