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42章 冤家路窄

对这个答案,陈太忠心里挺满足的,望男还真的给我长脸啊,知道你家男人要面子。

“那这辆车就做头车了,”靳副局长对这个答案更满意了,他冲刘望男一拱手,“哈哈,谢谢刘大堂了,明儿个五点,还得麻烦你一趟,去‘地久天长’婚纱店装车吧,呵呵,不要那辆奔驰五百了。”

头车就是新郎新娘坐的车,他自觉,自己对刘望男已经很尊重了,但是话里一不小心,却带出了一点固有的优越感。

对这个,刘望男没办法说啥,但是陈太忠听得不太顺耳,丁小宁更是有点接受不了,“靳局,你能不能现在就派人把车开走啊?望男姐一般睡觉很晚的。”

“呀,是我疏忽了,”靳副局长还真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,笑着拍一下自己的脑袋,人家这不但是私家车,还是车主自己驾车,似此情况,要求人家五点去做车身装饰,确实对车主人不够尊重。

“那算了,这车做开道车吧,”他点点头,也不好再说什么了,“在头车前面开道,我给你找个警灯,到时候挂上就行了。”

“靳局这就见外了,有这么个心就行了,”刘望男看陈太忠一眼,笑着回答,“陈处的朋友,大不了我一晚上不睡了,呵呵。”

“那我还是找人把车开走吧,”靳局长被逼无奈,就去摸电话,“高春梅,来幻梦城一趟,开辆车走。”

他倒是聪明,心里知道刘望男比较宝贝这车,也不叫男司机了,直接叫个女警察来,还是甯瑞远印象深刻的那位长腿女警察。

高春梅却是有点不高兴,“我说靳局啊,这都要十一点了,喂,你以后能不能早点打电话?”

陈太忠远远地听到了这句话,猛地想起来,这女警察……好像是哪个监狱政委的女儿来的?嗯,很是口无遮拦的那种……

靳副局长却是不知道,自己已经出乖露丑了,放下电话,才刚要说话,陈太忠直接插嘴了,“对了,走的时候,你把我的车开走吧,我也不想起那么早。”

靳副局长看看他,又看看丁小宁,再转头看看刘望男,虽然眼神比较清澈,但是显然,这个动作已经暴露出了他内心的龌龊,“呵呵,没问题,回来我给你把油加满。”

“去去去,懒得理你了,”陈太忠笑一声,随手把钥匙丢到了桌上了,“拿走拿走……”

到了他和靳局长这个地位,谁还会在乎一点油钱?湖西分局再穷,也不差这么一点,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,无非就是个适度的玩笑而已,用来烘托气氛的。

高春梅在二十分钟之后出现了,陈太忠也没有关心那么多,因为他终于发现了,刘望男的情绪,似乎有点不对劲。

“怎么回事啊?”高春梅出现的时候,他正坐在刘望男身边嘀咕呢,头都没抬,“我感觉,今天你不太开心?”

“那个姓胡的,我觉得似乎有点眼熟,”刘望男苦笑一声,低声回他一句,“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啊?”

“胡图龙,”陈太忠一边回答,一边冲拿走美洲豹钥匙的靳副局长摆摆手,“你们先走,我还要喝一点。”

下一刻,他就感到刘望男身体明显地僵了一下,她的体温似乎都有所下降了。

看着包间的门被关上,他一伸手,抬起了刘望男的下巴,“说,怎么回事?”

“他是……胡芳芳的哥哥,”刘望男的眼神,有点迷离,“完了,终于找到这儿来了。”

“胡芳芳……那是什么鸟人啊?”陈太忠下意识地嘀咕一句,下一刻,他猛地一震,“我靠,不是那个靠着踩了你上位的女人吧?”

刘望男呆呆地愣了半晌,才长长地叹一口气,“没错,就是她。”

“那搞死,没啥可说的,”陈太忠笑一声,笑得异常灿烂,“妈的……我很少说脏话,不过,话说回来,我不去找她就算万幸了,撞到咱手里,弄不死她,我对不起你。”

“太忠……”刘望男身子猛地一震,紧紧地抱住了他,没过多久,陈太忠觉得自己的肩头有点湿润了。

“这个,咱们回家再说,成不成?”陈太忠轻抚着她弹力十足的背脊,缓缓发话了,“你放心,我不会坐视自己的女人被人欺负的……”

好半天,刘望男才直起了身子,拿出纸巾擦擦眼角,笑了一声,“没事,我对现在的生活挺满足的,不用理她了,就是猛然间发现了她的哥哥,感觉有点突然。”

是这样吗?陈太忠嘴角含笑,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的双目,想要从里面找出点什么,不过很遗憾,刘望男的眼中,只有些许残留的惊悸和痛恨,更多的却是丝丝柔情。

“胡芳芳嫁的那个人,很厉害吗?”这是他能想到的理由之一,以前,他没有想着替刘望男出气,一直就没怎么问,可现在,他有点想伸手了。

“不用理她了,”刘望男从他的眼神中,看到了一丝关切和几许不屑,心里更高兴了,樱唇在他脸上轻轻一吻,“要不是她,我又怎么遇得到你呢?”

“咳咳,”陈太忠咳嗽两下,心理受用异常,笑得也越发灿烂了,“既然你这么说,那就等先不理这个胡图龙,他要是找死,那也就怨不得我了。”

丁小宁却是知道这笑容意味着什么,忙不迭出声,“太忠哥,你不要专门去找他的麻烦了,望男姐现在真的挺满足的。”

听到她的话,刘望男才反应了过来,这冤家一旦笑得狠了,那就是要搞事了,忙不迭拽住他的手,摇一摇,“太忠,我是认真的,真的!”

“我说,就你嘴多,”陈太忠悻悻地伸手,去捉丁小宁厚实的小嘴,却不防这妮子站起身来,咯咯地笑着跑了。

这一晚上,丁小宁的屋子可就热闹了,四个人打车回来,一进门,刘大堂就拥着陈太忠亲吻了起来,竟然是有些疯狂的架势。

李凯琳有些羡慕地看着他俩,却不防丁小宁一揪她的耳朵,“快去洗澡,睡觉去,大人的事儿,小孩别看……”

“人家不小了!”李凯琳低声嘀咕一句,不过,她还真的是有点怕丁小宁,噘着嘴,悻悻地转身而去了。

只是,在走动间,她的手摆了一个异常古怪的姿势出来,从丁小宁的角度上来看,正正地能看到,她手指上有一颗小小的钻石,在灯光的映射下煜煜生辉。

“呀哈,小妮子敢跟我显摆?”她又好气又好笑地嚷嚷了一句,抬脚就追了过去,“你个狐狸精,小心我剥了你的狐狸皮!”

那枚钻戒,是陈太忠上次送李凯琳的,小狐狸平时上班都不舍得戴,生恐丢了,不知道怎的,刚才却是悄悄地套到了手上,显然有点示威的意思……最起码也是表示了抗议。

那么,丁小宁当然要略微地“镇压”一下,两个人登时在大客厅里打闹了起来。

丁小宁擅长打架,不过李凯琳虽然年纪小也没做过什么活,但终究是农村里出来的孩子,力气要大上一些,劲道也要悠长一点。

再加上丁小宁实在不能下重手,所以,两个人足足折腾了十分钟,她才扭了李凯琳的胳膊,将其狠狠地压在沙发上,气喘吁吁地喊了一声,“望男姐,来帮忙……”

谁想,回答她的是“唔唔”的声音,刘望男和陈太忠早就不在客厅了,两个女孩儿对视一眼,同时屏住了呼吸,竖起了耳朵。

丁小宁的卧室里,传来了急促的喘息和细微至不可辨别的呻吟,她听得大奇,顺手放开了身下的李凯琳,悄悄地走了过去。

望男姐不是挺爱干净的吗?自打有了条件,每次那啥之前,都要先洗澡的啊。

她推开房门探头一看,才发现木制地板上,衣服掉落了一地,两个白生生的人影,站在那里忘情地亲吻着,不过这一刻,刘望男是挂在陈太忠身上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