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41章 口齿惹人

要钱要到,那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,谭松没觉得怎么样,张开封却是吃了一惊,“省科委给你拨款了?”

那穷山恶水的地方,你能要到钱?

“跟省里要钱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当然,是苦笑,他在省科委整出那么大动静,又有办公厅的人在场,想不传出去也不可能,所以也没必要瞒着张开封,“省科委?哼,他们跟我抢钱!”

跟省里要钱,而且还要到了?张开封看了陈太忠一眼,心情挺复杂,你看人家太忠这官儿当的,再看看自己这官,真是……一点意思也没有。

副厅就怎么了?还不如陈太忠这个副处呢,年轻就是好啊,一时间,他有些感慨——要是能跟陈太忠交换一下位置,就好了。

谭松却是不怎么知情,听说陈太忠能从省里拿到钱,心里不由得对这个年轻人高看了几分,准备出口的刺儿话就硬生生咽了下去,只是很惊讶地看着他,“多少钱啊?省科委怎么能这样呢?”

我说,小子你越来越不上道了啊,陈太忠不动声色地扫他一眼,“五百万。”

他没觉得这五百万有多少,这话回答得就有点冷淡,可是在九八年,五百万还是值点钱的,尤其是在紧缩银根的状况下。

所以,谭松就有点误会他的话了,一时间也有点恼怒,不过才五百万嘛,你张狂个什么劲儿啊?“哦,钱不是很多嘛,怎么,省科委还要抢?”

小子你没完了是不是?陈太忠决定无视此人,就没接这个话茬,张开封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,笑着摇摇头,“太忠你不是在省科委又折腾了一下吧?”

“没有,就是骂了董祥麟两句,反正那家伙也欠骂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又叹口气,“唉,这年头,想办点儿实事,还真不是一般地难啊。”

“你办事还难,那我们就不要活了,呵呵,”张开封有意无意地奉承一下,也是在向谭松暗示,这位也是有大背景的人物,大家不要搞这么僵嘛。

谭松是品过来这话的味道了,不过,在他眼里张开封都算不上人物,当然也不会把陈太忠看作什么人物。

他关注的,其实是某天张开封暗示的,陈某人身后有黑道背景,这是每个搞房地产的人都绕不开的,当然,若是坐地龙,只要政府上的势力足够强大,黑道倒也不算什么——差不多的面子给点就完了。

可是,谭松只是一条过江龙,虽然够强,但是遇上有政府背景的黑道势力,那多少还是要顾忌一下的。

听到张区长的暗示,他也想到了今天约来陈太忠的用意,一时就熄了那点争强好胜的心思,可是不管怎么说,他看陈太忠确实有点不顺眼。

半天没说话的中年人开口,岔开了话题,“呵呵,刚才在停车场,见到一辆美洲豹,没想到,凤凰还有这车啊。”

“哦,那是这里刘大堂的车,”张开封若有意若无意地扫了陈太忠一眼,“呵呵,小胡你想玩玩的话,跟陈主任商量就行了。”

“哦,这么回事啊,”中年人笑着点点头,心里明白了点,不着痕迹地奉承了陈太忠一句,“陈主任的人面儿,果然厉害啊,呵呵。”

走遍全国,这种娱乐场所的背后,都有黑道和白道的势力在支持,要不然根本不可能玩大了,白道的保护伞固然重要,但是没有黑道做辅助,三天两头地毛贼来闹事,也是很闹心的。

我的女人的车,也是你动得的?

陈太忠心里冷冷一哼,对这个叫胡图龙的家伙有些腻歪了,不过,对方这话明显是在赞扬自己,他也只能含笑摇头,“呵呵,那是刘大堂给面子,她的脾气可不是很好。”

总之,陈某人对这两位有了点小看法,态度就一直热情不起来,总算他身上还挂了一个政府官员的身份,那二位也没太较真,只当是此人年纪轻轻,官架子端起来放不下了。

大家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呢,门口探进来一个脑袋,却是李凯琳,“陈主任,有人找你。”

陈太忠道个歉走人,见他出门,那胡图龙笑着摇摇头,“这家伙还真有点儿办法,在这个场子没人不认识,那小姑娘……也实在水灵。”

谭松却是冷冷地哼了一声,心有不甘,“不过是个黄毛丫头,比你妹妹可是差远了。”

胡图龙看他一眼,心说妈逼的你小子啥话也敢说,信不信我妹夫收拾了你?

陈太忠走出去,却是发现来找自己的也是熟人,湖西区警察分局的靳副局长,他正在幻梦城里腐败呢,听说陈主任回来了,就着急要找他。

“什么事儿啊?”陈太忠对此人并不怎么感冒,不过,科委在湖西区,拒人千里之外也不是什么好事,“靳局你还有心思来这儿腐败?”

“好了陈处,我都跟小宁道歉好几回了,”靳副局长也是自来熟,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,“这么回事,明儿我外甥结婚呢,用一下您的车成不?”

“多大点事儿啊,”陈太忠一听有点哭笑不得,“你不是有我电话吗?打个电话就完了,还让我走一趟?”

“这不是碰上了?我也不知道你今天在啊,”靳副局长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是在嘀咕,就你那毛驴脾气,我打电话跟你说,没准你丫觉得我不够尊重你,会翻脸呢。

他笑着打开一瓶啤酒,递了过去,“还有,既然你在,我也想借刘大堂的车用一下,那车可是牛啊。”

“这你得跟刘大堂说啊,”陈太忠笑着看一眼坐在那里的刘望男,“那是她的车,又不是我的车,呵呵。”

“行了,你别跟我忽悠了,”靳副局长举起酒瓶跟他一碰,“刘大堂这种女人,也就是你陈处降伏得住的……不需要我再说了吧?”

这话,陈太忠爱听,可丁小宁有点不乐意,她刚才同刘望男聊天的时候才知道,这个靳局长原本是要十七压刘望男借车的,不过十七没那个胆子,只能好好同她地商量一下。

刘望男却是听陈太忠和丁小宁说过此人——当然,都是负面的信息,有鉴于此,她自然不可能答应借车,“惹了太忠的,还想跟我借车?让他找太忠说吧。”

靳局长听到这个回答,也只能长叹一声,十七可是刘望男的老板呢,出面都不行,人都说“婊子无情戏子无义”,做妈咪的刘大堂居然敢硬顶警察分局副局长,那就是豁出去了……妈逼的,陈太忠做人,咋就这么成功呢?

当然,他也不敢计较,今天他来,也纯粹是来玩的,只是听十七说,陈太忠来了,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档子的事儿。

丁小宁笑一声帮腔了,“靳局,人家结婚,那礼车都是要提前订的啊,你这明天结婚了,今天才找车?你不怕刘姐把车借出去了?”

“我也就这么一问嘛,呵呵”靳副局长笑笑,心里略略有点尴尬,不过,陈太忠的林肯也算很招摇的车了,“有人借了就算了。”

他最在意的是陈太忠对自己的态度,陈处既然表现得这么好说话,那大家就有继续亲近的可能,一辆车,借不借的无关大局。

“刘大堂,你的车今天倒是挺受关注的,”陈太忠灌两口啤酒,笑着打个嗝,“呃……刚才有个姓胡的家伙,也在夸你的车呢。”

“姓胡的?”刘望男的眼中,掠过一丝不明的神情,随即展颜笑笑,“呵呵,不是跟张区长喝酒的那两个吧?”

“就是啊,”陈太忠却是没注意到她的异样,笑着点点头,“那俩我看着不顺眼,对了,刘大堂,你这车借出去没有啊?靳局开口了呢,他可是我们科委的保护神,呵呵。”

靳副局长一听这话,心里更舒坦了,这个姓陈的小子,其实也满可爱的嘛,都说丫是瘟神,其实,泥人也有三分土性呢,别人不招惹他,他好像也无害啊。

“借出去了,”刘望男掩口一笑,眼中带了一点狡黠,“不过,既然是陈处说话了,呵呵,那就只好对不起我的朋友了。”

她原本就是美貌异常的女人,再加上陈太忠孜孜不倦地用“仙灵之气”来滋润,眼下看起来,大约也就像是二十五六的模样,这微微一笑的风情,那是要多动人有多动人了,只是……好像还掺杂了些许的沉重?

触目这般倾国倾城的风情,靳副局长有一刻的失神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