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37章 满口胡话

范晓军一边愤愤不平地琢磨着,一边随手翻翻待签的文件,不留神看见了一份科委送来的特批资金的申请,心里有点腻歪:这科委啥事儿都不干,怎么最近也要起钱来了?

他信手翻开文件一看,上面有杜毅的签字,撇撇嘴,心说这科委伸手也伸得够长的,居然说动老杜了,却是不知道来我这儿跑跑。

先拖着吧!

对这种目无领导的家伙,范副省长从来是不肯客气的,反正科委那边也没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,事情真的要大到科委可以无视自己的话,那多半杜省长就要打电话或者上常委会解决了。

一目十行地扫完了文件,他提起笔来才要签字,猛然间又觉得有点不妥,愣一下神之后,就是一个激灵:不对啊,这怎么是直接批给凤凰科委的?

有文章啊……他放下笔想一想,抬手招过来了自己的秘书,“这份文件是谁送过来的?”

“办公厅送过来的。”

“办公厅,”范晓军皱着眉头琢磨一下,翻看一下附着初审报告的签名,那帕里……这家伙我不熟,赵明……似乎有点印象,肖劲松……不合适问他。

“把凤凰科委主要领导的名单,给我调一份儿,”他淡淡地发话了,心里却是在暗暗地叹气,工作效率有点低啊,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,肖劲松不跟我打招呼,我就得去猜,副职真不是那么好干的。

不多时,秘书就拿了一份名单过来,范晓军只一扫,一眼就看到了一个扎眼人物——凤凰市科委副主任,陈太忠!

啧,看看,我就知道这里面有文章!

怪不得这种大事,凤凰科委都没事先来活动呢,这厮算计过我,他敢来吗?哼哼,你小子也有犯在我手里的一天?

要钱?你丫做梦去吧……慢着,不对,这家伙跟蒙艺有点关系啊,这事儿,是不是该先跟蒙书记通个气呢?

可是,通气……也不合适啊,一通气,估摸我就没办法出这一口气了。

范晓军犹豫了半天,终于还是叹口气摇摇头,算了,这种小人物,还是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了,能给就给了算了。

想到这里,他抬头吩咐自己的秘书一声,“问问综合处的那帕里,这个文件是谁送过去的。”

要不是陈太忠送来的,他就只当不知道,拖着就完了,反正……凤凰科委的一把手是一个姓文的家伙,这种事,多半是要一把手来办的吧?

遗憾的是,他的秘书转头就告诉他,这件事,不但经办人是陈太忠,而且,凤凰科委和省科委在调研会上还直接干起架来了。

我靠,小伙儿挺嚣张的嘛……范晓军心里不动声色地冷哼一声,越发地鄙夷起陈太忠来了,不过,这个字儿,他还是不签不行了,真是憋气。

势单力薄啊,要是吴敬华在就好了,他有一点遗憾,要不然也不至于轻轻放过这厮,更何至于被朱秉松明着欺负?

咦?朱秉松……有点意思,范副省长猛然间突发奇想,这个小家伙挺嚣张,却又是蒙艺的人,嗯,能不能让他抽冷子给朱秉松来一下呢?

这个想法,很有点操作性啊,不管怎么说,他相信自己摆出个高姿态,哄个小年轻不可能有多难,就算一时没有对付朱秉松的手段,自己这也算埋了一个钉子,还能借此向蒙书记示好,实在是个不错的想法。

范晓军拿定了主意,吩咐自己的秘书一声,“帮我联系一下这个陈太忠,这个建议很不错,我想亲自听听他的想法……对了,他认识蒙艺,你客气一点。”

陈太忠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,正跟着许纯良瞎逛呢,许绍辉最终还是觉得,让自己儿子跟那厮走得近点,未必是坏事。

不得不说,许纯良是个极好的同伴,对吃喝玩乐都比较在行,脾气又好,怪不得在短短的时间内,就能跟甯瑞远处得那么好呢。

最关键的是,他跟陈太忠一样,对一些比较低级的东西不太感兴趣,但是又不抵触——比如说小姐,两人确实算是对胃口。

接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心里这个纳闷啊,范晓军居然要见我?而且还是觉得哥们儿的“建议不错,值得大力支持”……这家伙脑袋没烧坏吧?

许纯良见他嗯嗯啊啊地接了一个电话,转眼就变成呆愣愣的模样了,就推他一把,“想啥呢,快走啊,高尔夫器材专卖就在前面呢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解释的话都到嘴边了,可是话到嘴边,终于硬生生地咽下去了,“倒霉,有事了,唉,真是当官不自在,自在不当官。”

这倒不是他有意防着许纯良,实在是,范晓军这个邀请有点古怪,万一出点什么状况,他又不是肯忍气吞声的主儿,整出点动静也是可能的,既然如此,那还是能少一个人知道,就少一个人知道吧。

直到他在开车驶向省政府的路上,才琢磨了过来,许绍辉和范晓军都是常委啊,刚才哥们儿要是说点什么,还真就不好了。

他还记得,前天自己提了一下朱秉松,许纯良就变了一下脸,一时间心里有点感叹,唉,这混了官场,就算处得不错的朋友,有些话也得藏着掖着,真是……不爽吖。

谁说当官是好事来的?这明明是受罪嘛。

下一刻,见到范晓军的时候,他这种“受罪”的感觉更强烈了,因为,范副省长很热情,热情到他心里有点发毛。

看着范副省长的秘书亲自给自己倒水,陈太忠这种不安越发地强烈了起来,这秘书怎么也是副处吧?正处的可能性更大,这是常务副省长的身边人——这到底怎么回事啊?

他努力地在掩饰自己的狐疑,但这种行为,看在范晓军眼里,那就是局促了,心里不禁有点些许的得意:看看,小子,知道惹了我不好受吧?

不过,他也知道这厮是个吃不得激的性子,既然有意示好,所以那些往事,只当是不知道了,“呵呵,看了你的方案,才知道,老家又出了一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啊,胆子大,敢想,也敢做。”

他夸一句,陈太忠心里就咯噔一下,咯噔好几下之后,陈某人终于故作赧然状,“这个……范省长,我其实也就是一时冲动,写了这么个东西。”

我知道你很冲动!范副省长笑着点点头,“年轻人不冲动,那还叫年轻人吗?不过,你这个方案,还有待完善,细节不足……考虑得不够周到。”

陈太忠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了,我靠,哥们儿就知道,事情不会这么简单,你要卡就直说,哼,悠着点啊。

看着他脸上微微变色,范晓军又笑了,笑得很和蔼,“可话说回来,家乡的建设,我还是要大力支持的,这个款呢,我做主,给你批了。”

靠,说话这么大喘气?陈太忠明白了,人家这是要卖人情呢,不过……这家伙会不会又在签字上做文章呢?

“那谢谢范省长了,”还好,他现在做事,已经比较符合常人的心态了,马屁而已,谁不会拍?把款要到,好拿回去耀武扬威才是正理。

他也很“害羞”地笑笑,“这件事接下来的发展,我还会经常向组织上反应的,也希望各位领导能帮我把把关,让我少犯错。”

你肯定不会向我反应!范晓军知道,这厮心里存着鬼呢,可是,他既然生出了拉拢之心,说不得就要轻笑一声,“呵呵,我可是也关心的哦……”

“那我一定记得向范省长汇报,”陈太忠的脸上,露出了阳光一般灿烂的微笑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