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18章 一手板砖一手钱

图书馆是教学区,跟行政区之间,有路障阻隔着,陈太忠远远地停下车,冲着荆紫菱招招手,他知道,在教学区内按喇叭,那是不道德的事儿。

荆紫菱快步走过去,走上车的时候,肩头上不过略略地有点潮意,她笑着嘀咕了一句,“其实,有小路可以绕到图书馆的,呵呵。”

“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安份的主儿,我可是很讲素质的,”陈太忠被她这句话逗乐了,想想上次小荆同学居然有溜单的打算,少不得要取笑她两句,“不像你,吃西瓜都不给钱。”

“拉倒吧,你倒是给钱,可是动手打人呢,”荆紫菱白他一眼,“我约了小可乐在大门口等着呢,一起去吧?”

“那也要开得慢一点,”陈太忠慢悠悠地开着车,“溅起水来,别人要骂的……”

载着两个少女,林肯车在十一点半的时候,到达了永泰山,这里倒是没下雨,盘山路已经修好了,在半山腰上停下车,三个人东转转西逛逛,又架起炭箱做起烧烤来,玩得不亦乐乎。

不过,到了一点钟,荆紫菱的瞌睡又犯了,自顾自地上林肯车睡觉去了,只剩下陈太忠和小可乐在一边,无聊地翻烤着鸡翅羊肉串之类的玩意儿。

“你和紫菱,这到底算怎么回事啊?”估摸荆紫菱已经睡着,小可乐的八卦之心就起来了,“紫菱找了一个凤凰的大款,这消息可是传遍我们学校了。”

“天下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,”陈太忠笑一声,也不在意,“我和她啊,该怎么就怎么呗,反正目前只是朋友,现在的学生,思想还真复杂……”

“你这家伙,就是滑头,我警告你啊,绝对不会让你欺负她,”小可乐冲他挥挥小拳头,眼中警告的味道颇浓。

不过,下一刻她的眼中就浮现出了笑意,“这几天,我爸爸要来素波呢,你能在素波呆几天?”

“不知道,”陈太忠摇摇头叹口气,眼中一时有些茫然,“明天就是星期六了,唉,看这些破事儿吧,真让人郁闷……”

荆紫菱午休的时间并不是很长,也就是半个来小时就醒了,也就是这个时候,天上开始飘起了细细的雨丝。

又玩了一阵,看着雨有下大的趋势,陈太忠提出了建议,“今天就到这儿了,雨下大的话,盘山路就不好走了。”

“那咱们走吧,太忠哥你开得慢一点,安全第一啊,”荆紫菱的建议中规中矩,不过,她的下一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,“我要开着窗户,闻闻春天的味道,你不会介意淋湿座垫吧?”

“我倒是希望能淋湿你的衣服,”陈太忠翻个白眼,他一直怀疑,荆紫菱胸前那惊人的弹力,或者是劣质胸罩所致,“就算淋不湿后面,淋湿前面也算啊。”

“受不了你俩了,我下车行不行?”小可乐很夸张地怪叫了一声,脸上却是挂着笑意,“能不能不要这么肉麻啊?”

就这么一路斗着嘴,林肯车慢慢地驶下了盘山路,下山之后,小雨并没有变大,公路的地面,仅仅是有点湿漉漉的,却还没有什么积水。

倒是林肯车后面的两扇车窗,都是半摇着的,飞舞的雨丝时不时地飘洒进来,不多时,两个女孩的眉角发际有些湿润了。

“开慢一点吧,”小可乐探头向前座看看,发现陈太忠的车速居然在90-100之间,有点胆战心惊,“一路上已经看见四、五辆车出车祸了。”

陈太忠依言,降低了点车速,大约下午四点左右,林肯车就要进入市区的时候,猛然间,见到前面有人站在公路中间,仓促地挥着手。

“他两只手上是什么啊?”荆紫菱有点看不清楚那人手上拿的东西。

“一手板砖,一手人民币,”陈太忠笑一声,“这是要拦车呢。”

细雨绵绵中,前面的车见此人这副模样,一加油门绕着就走了,只溅起些许水花,那厮手上的砖头看起来像是样子货,作势了好几次,却是没有扔出。

终于,轮到陈太忠的车的时候,陈某人也想绕开走,谁想那厮似乎忽然开了窍一般,身子一个急纵,正正地拦在了林肯车面前。

“吱~”陈太忠一个急刹,虽然地上的积水影响了制动效果,林肯车还是在那人前面不远站住了。

要是换一个人,或许要考虑一下,这是不是拦路抢劫之类的,不过陈太忠是什么人?他推开车门就跳了下去,伸手指着对方大骂,“找死啊你?”

那位却是根本不计较他在说什么,左手中的钱一挥,顺势又向道路一边一指,“一千块,赶紧把人给我送到医院。”

陈太忠侧头一看,才发现出车祸了,一辆本田车栽在了路边的沟里,车子底朝天翻着,一个男人正抱着一个女人坐在驾驶室里,似乎是在避雨,女人满脸是血,看不出死活。

“有一千万,我就帮你送,”陈太忠心硬,才不管这些,他冲着那厮冷笑一声,又吐口唾沫,“你很有钱吗?我呸,什么玩意儿!”

说着他就转身向林肯车走去,谁想那厮虽然有点怒急攻心,可脑瓜反应却是很快,丢掉手里的砖头,一把就拉住了陈太忠,“大哥,大哥……我错了,我错了,求你救救人吧。”

“欠揍啊你?”陈太忠一转身就想动手,谁想耳中传来了荆紫菱的惊呼,“沈彤?”

沈彤是谁啊?陈太忠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,向路边再一看,那男人见拦到了车,已经抱着女人站起身,匆匆走了过来。

还真是熟人,男人是那顾公子,女人……大约就是那个什么医院院长的女儿了。

“哼,这不是沈正斌的女儿吗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她老爹手上救护车那么多,用得着拦我们这私家车吗?”

这时,顾公子也认出了陈太忠,一时间居然就愣在了那里,好半天才苦笑一声,“陈大哥,麻烦你了……彤彤快不行了。”

陈太忠可不想救人,他是很能记仇的,“这血呼啦嗤的……”

“好了太忠哥,”荆紫菱不干了,上一次,她后来是跟沈彤解除了误会的,而且当时沈彤哭得梨花带雨一般,她心里也有点不忍心,“救人一命嘛,不要这么无情好不好?”

“不嫌有血,那你抱着她,”陈太忠白她一眼,接着手指顾公子,冷哼一声,“给我坐前面来,省得你小子手脚不老实。”

我现在,还有那闲心吗?顾公子被他说得有点哭笑不得,不过事情紧急,也由不得他计较了,说不得拉开后车门,小心翼翼地将沈彤送了进去,最后还不忘冲荆紫菱点头笑笑,“谢谢荆小姐了,上次是我不对,请你包涵。”

荆紫菱见沈彤血呼啦嗤的,心里也有点各应,不过,人命关天,她又被陈太忠的话挤兑住了,倒也别无选择。

车里载了伤员,陈太忠就没有办法再慢慢悠悠地开车了,一路喇叭就冲到了省人民医院。

也不管顾公子的千恩万谢,陈太忠转身就离开了,荆紫菱千小心万小心,裤子上还是弄了一点血,小可乐那边是沈彤头靠着的地方,血更多,连衣服上都是。

“快送我回去吧,难受死了,”小可乐受不了身上的味儿,“回去赶紧洗衣服,紫菱你倒是会做好人,看我这身上……”

“那先送你吧,”荆紫菱也没了脾气,“送你回去以后,太忠哥再送我好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