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13章 看不顺眼

“找省科委?哼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满脸的不屑,嘴里却是在乌七八糟地跑火车,找的还是最近才听到的、新鲜热辣的借口,“我跟荆以远荆老是忘年交,董祥麟看我不顺眼,他只会给我们使绊子。”

下面的人,这素质就是不行,一见他这表情,那帕里就做出了判断,虽然这厮的穿着打扮还算低调,但是……表情有点太丰富了,语句也有点轻佻,还是不够稳重。

不过,听到后面的话,那副处长还是有点纳闷,一时就想探寻一个究竟,“荆以远和董祥麟?荆以远不是董祥麟的老师吗?”

“是老师啊,不过……”陈太忠开始转述自己才听到的八卦,最后的结论就是,因为他为自己的“忘年交”荆老抱不平,董祥麟就给他小鞋穿。

这个八卦,那帕里倒是第一次听说,终究当事双方一个心存厚道一个却是没脸张扬,一时间他就感觉,凤凰科委这么做,虽然不合规矩,情理上倒也说得过去了。

可是,还有一个问题,比较困扰他,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年轻了,肯定不可能是凤凰科委的一把手,估计也就是个副科之类的,这种事……应该由你出面吗?

你跟董祥麟谈不来的话,可以让其他领导出面嘛,凤凰科委好歹也是个处级单位呢,“你是凤凰科委的?”

“我是科委副主任,我们文主任最近病了,”陈太忠掏出了自己的工作证,递了过去,“那处长你看。”

那帕里接过工作证一翻,眉头就皱起来了,“这……这是招商办的工作证,你是招商办的副主任?”

“哦,拿错了,”陈太忠随手又从手包里摸出一个小本来,笑着解释一下,“我是兼了科委副主任的。”

“哦,”那副处长淡淡地点点头,面无表情地接过了工作证,心里却是隐隐对面前的年轻人有了定论,很年轻的一个副处,而且,绝对是有关系的,把方案递到办公厅的事儿,十有八九是此人所为。

下一刻,他才反应过来一个更令人惊讶的事实,这个陈太忠,居然只有二十岁,二十岁的副处!

虽然他在省政府见惯了正处副处,骑自行车的副厅都见过不止一个,可是这个副处,未免也年轻得有点离谱了吧?

心惊归心惊,那帕里的脸上,还是波澜不惊,将两个证件翻看一下,递还给对方之后,才很随意地微微一笑,“陈副主任很年轻嘛。”

这个话题,陈太忠是没办法接的,说不得只能笑一声,“这个方案是我起草的,前一阵你们审查的时候,省科委没有通知我们凤凰科委。”

“嗯,”那帕里不置可否地点点头,随即扬扬眉毛,“你继续说。”

我靠,看起来你的架子,不比章尧东小多少嘛,陈太忠有点受不了这位的做派,不过再一想,或者,衙门大了,人都是这样?

他这么想,还真是对了,虽然那帕里和陈太忠同为副处,那副处比陈副处还大了将近十岁,但是省里的衙门,对上这些地方机构,先天上的优势,就不知道强出了多少。

就眼下那帕里的态度,都算是看在此人年轻得离谱,加上能把方案递进办公厅的因素,才会如此的,已经够客气了。

“作为这个方案的倡导者,我不同意把专项资金和扶持基金剥离开,凤凰科委也这么认为,”陈太忠抛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,侃侃而谈,“所以,我觉得有必要向那副处长解释一下凤凰科委的态度。”

“你不是不知道消息吗?”那帕里盯着他的眼睛,冷冷地发问了,“那你怎么又知道,我们打算把两个建议剥离开呢?”

他这么发问,看上去是有点恼怒,想追究消息的泄露者,其实,那副处长并没有什么恶意,是的,他只是想给陈太忠一个借口,让其能顺利地抬出身后的靠山。

但是陈太忠有点受不了啦,我说,就算我们凤凰科委有求于你,可以前我没得罪过你吧,你这算是什么态度啊?

“这已经是事实了,”他不冷不热地还一句嘴,“我坚持认为,这两个试点,是不能剥离开的。”

嗯,小伙子还有点脾气啊,那帕里心里有点恼火,不过转念一想,任是谁被人阴了,估计也会是这种反应,年轻人,有点火气不是正常吗?

“哦,那原因呢?”他反倒是笑了起来,随口发问了。

“我可以理解为,现在我的意见,会补入审查报告吗?”陈太忠找借口的水平,那是一等一的,在受了王伟新的指点之后,相关借口早就找到了,不过,对方若只是随便问问,他却是不想说出理由,虽然那理由并没有保密的必要。

呦喝,小伙儿不简单嘛,还会防人呢?这个回答,令那帕里生出了一丝鄙夷,想求我做主,你还信不过我,那你求个什么劲儿啊?

“那等回头有空,你再说吧,”那副处长不能容忍陈太忠在自己面前嚣张,一个地方上的副处而已,董祥麟见了我,也要客客气气呢,你算个什么东西?

没错,你身后有人,不过既然你不说,我怎么会知道?靠山硬的主儿,我见得多了,也不差你这么一个半个的,反正这一块儿,就是我那帕里说了算。

一边腹诽着,他一边收拾起办公桌上的东西,嘴里漫不经心地发话了,“回头捡个合适的时间,安排你们再做一次审查,嗯,到时候我会通知凤凰科委列席的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那副处长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了,既然你们科委内部扯皮,那随便你们扯去好了,别的事我不会做,拖着还不简单?

可是,现在陈太忠听话的水平已经大大地见涨了,一听就听出来对方是在赤裸裸地表示,这件事我要搁置了,想要钱?对不起了,爷没兴趣陪你们玩儿了。

“希望这个时间,不会太久,要不没准会发生一些变故,”他也站起了身子,跟我拽?你也不过就是个副处,得瑟什么?

他冲着那帕里笑一笑,那笑容里却是颇有点冷漠的味道,“既然那副处长这么忙,那我先告辞了。”

没准会发生变故吗?那副处长停下手中的活,若有所思地看着陈太忠的背影,嘴角也噙着一丝冷笑,你还真以为,有个把两个靠山,就玩得转省政府了?别幼稚了。

不过,下一刻,笑容在他脸上凝结,眼下已经是五点半了,这个年轻的副处,居然能在这个时间离开,而不是请自己吃饭,看来,底气真的很足嘛。

那帕里当然不会稀罕一顿吃喝,事实上,就算陈太忠发出吃饭的邀请,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拒绝,这种不尴不尬的时刻,他肯定是要避嫌的。

但是,那副处长主动避嫌是一回事,陈某人开不开口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,缺了这种该有的单刀直入和欲语还休,那就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环节。

能破坏环节完整性的,只有那些不注重该环节的人物,或者是智障——陈太忠是智障吗?那帕里怎么看都看不出这个迹象。

所以,这家伙是个有资格不注意这个环节的主儿,想到这一点,那帕里处长心里有点被人忽视的愤懑,但同时又提高了警惕:看来,这件事的处理,还是要谨慎一点。

反正,目前看起来,先拖着总是个不错的选择,就算可能招来领导的不满意,但既然是审查,谨慎一点并不是什么大错,领导也不能说什么。

陈太忠却是没考虑身后这厮的想法,今天的省政府之行,让他觉得还是有点收获的,不管姓那的是怎么想的,有一点毫无疑问,审查还会继续下去,而且综合处要邀请凤凰科委的人,有这一点就足够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