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12章 找上省政府

别说,董祥麟和荆以远,还真的有仇,不过说起来,那也是二十多年近三十年前的恩怨了,是的,是那个混乱的年代发生的事情。

那时候,荆以远被打成“牛鬼蛇神”,为了同这个臭老九划清界限,董祥麟率先“勇敢”地跳出来,当众在批斗大会上扇了荆以远二十几个耳光,然后,荆以远被愤怒的人群淹没了……

有了这个良好的表现,再后来,董祥麟虽然因为学历的缘故,也文革中受到了打击,却是因为他能够对自己的老师下狠手,在那段日子里并没有吃了太多的苦,就是在近郊住了住牛棚而已。

当然,“四人帮”被粉碎后,他也算是被“迫害”的,再加上他为人玲珑精明,跟科委的老主任关系不错,一步步就走了上来。

必须强调指出的是,董祥麟在天南省科委一步步地上位,想要绕过荆以远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荆老不但在文化圈里声名赫赫,在学术界里,也是桃李满园、朋友遍天下。

于是,大约是在八三或者八四年的某一个春节,董祥麟上门道歉来了,一见此人,荆涛气得拿起了墩布把子,年方十八的荆俊伟也端起了椅子。

遗憾的是,荆以远不让他们动手,荆老能体谅自己学生的无奈,“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,怪不得小董,他也是想自保就是了。”

董祥麟获得了荆以远的原谅,自此在仕途上就没什么大的阻力了,反倒是荆俊伟,因为在董祥麟出门的时候,恨恨地“呸”了一口,遭致他的后妈、荆紫菱的母亲一顿数落。

“大过年的,你怎么能这样?别让别人说咱们家没教养!”——因为这句话,荆俊伟从此进京,就再不怎么回来了。

荆以远能原谅董祥麟,但是荆涛无法原谅这个人,荆教授不是个刻薄的人,他在意的只有一点:七六年粉碎的四人帮,大部分人在七八年左右也落实了政策,你姓董的,怎么在八几年才来向我老爹道歉?

你董祥麟是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?还是说,你上进到了关键时候了?

荆紫菱那时候还小,不记得这些事儿了,不过,当老爹的偶尔嘀咕两句,就足以让她记住董祥麟这个人了。

“就这么放过他了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不解,“我要是荆教授,怎么也要把他玩残废了,哼,什么东西!”

这确实是他的真心话,想我陈某人,就算再操蛋,也不可能对自己的老师做出这种事啊,这种人能当上厅长,哥们儿反倒是被打得穿越回来了——这、这、这实在是太冤枉了!

“我爸孝顺啊,我爷爷年纪又这么大了,”讲完这些,荆紫菱的再也抵不住沉沉的睡意了,她懒洋洋地打个长长的哈欠,“太忠哥,我支持你收拾董祥麟……”

那就收拾呗,有什么了不起的?陈太忠又多了一个收拾董祥麟的理由。

一路上,陈太忠开车还是开得很快的,大约在不到五点的时候,林肯车就开到了素波,眼见时间还来得及,他把荆紫菱转到那辆普桑车上,就直奔省政府而去。

到了省政府,王玉婷已经接到了他的电话,在大门里等着呢,见他到了,轻声嘀咕一句,“这些方案的初审,是归综合处管的,我不方便领你过去,只能告诉你地方在哪儿。”

综合处负责这次调研的,是那帕里副处长,那处长不但姓少见,名字也稀奇,却是他老爹曾经驻守西藏帕里地区的缘故,喊起来真有点拗口。

那副处长正郁闷着呢,这都是什么事儿嘛,方案是科委递上来的,虽然是凤凰科委,但凤凰科委也算是省科委的下属啊,省委办公厅不可能撇开省政府的机构去对直接面对市级机构的。

所以,他的初审报告被驳回来了,不是被正处长赵明驳回来的,是被秘书长肖劲松打回来的,“你们这是搞什么啊?凤凰科委的意见,你们也得调研一下吧?”

是的,事情并不像陈太忠想的那么恶劣,肖劲松知道,这玩意儿是严自励打过招呼的,你们下面怎么搞,随便你们,不过,连发起建议的单位的意见都没有,这算是怎么回事?

当然,就算是这种情况,蒙勤勤通知陈太忠,却也是必须的,看在严自励的面子上,肖劲松应该能把一次关,第二次就有点吃不准了。

你凤凰市科委自己的态度都端不正,不知道跟省科委多联系、多沟通,我们办公厅吃撑着了?帮你操心啊?

这个报告的驳回,搞得赵处长都不开心了——他是在报告上签了字的,自然也受到了牵连,找到那帕里,他颇有些悻悻地发话了,“那副处长,事情不该这么办的,该考虑一下凤凰科委的意见吧?”

“这个……是不是破例了?”那副处长知道,赵处对自己,肯定已经有点看法了,说不得他就要解释一下,“咱们该听取的,是省科委的建议,省里财政不应该直接对地方行局啊。”

“问题是,地方行局直接把方案递到咱们办公厅了,”赵明叹口气,转身就走,“没有经过省科委,这也是不符合惯例的。”

过分!凤凰科委的人,实在太过分了,这是那帕里第一个反应,他已经猜出来,省科委和凤凰科委之间,大概是发生了一些龃龉,索性就不经过省科委,直接将方案递了上来。

可是再看看自己递交的报告,那副处长也承认,这省科委也不是什么好鸟,拨款留给素波,筹款的任务却是交给了凤凰,做事做得如此偏差,怪不得凤凰的人不服气呢。

所以,他现在想弄明白的,就是凤凰科委,是通过什么人把方案递上来的,这个环节,是做好这件事最关键的地方。

省政府里可比不得地方上,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戴了面具在行事,胡乱打听是犯忌的,否则的话,肖劲松大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相关的人,“这是严秘打过招呼的。”

现在,那副处长有两个选择,一个选择就是派人直接去凤凰,不过,他不知道有没有必要这么搞,也没有兴趣这么搞——你凤凰科委不是能吗?直接让肖劲松向综合处打招呼,我这儿肯定配合啊。

第二个选择,就是通知省科委的人,要他们把凤凰科委的人喊来,可是,他既然已经不满意省科委的偏心了,对这个想法,当然也要犹豫的。

省科委再跟凤凰科委弄些什么猫腻,引发什么事情的话,那后果就难以预料了——在省政府做事,必须要步步谨慎,否则没准天大的祸事就降临了。

所以,那帕里非常明白,搞清楚凤凰科委身后站着什么人,又是什么人把方案递上来的,这才是最重要的,可是……接下来,这件事该怎么操作呢?

他正纠结着呢,却不防一个高大的年轻人敲敲门走了进来,“你好,请问那副处长在……你就是那副处长吧?”

“我就是,你有什么事?”那帕里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沉声发问了。

只用了两眼,他就看出来了,这个年轻人衣着考究,但偏偏还是不引人注目的那种,看来,这是一个低调的家伙。

年纪轻轻就知道低调做人,这家伙……来历不凡!那副处长马上就做出了判断,此人看上去,不过就是二十左右的模样,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这个岁数懂得藏拙的人,绝对不会简单。

“呵呵,我是凤凰科委的陈太忠,”年轻人笑笑,“听说我交上来的方案,是那处长负责初审的?所以就过来报个到。”

凤凰科委?还真是说曹操,曹操就到了呢,那帕里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又斜眼瞟他一下,“你是听谁说,这件事是我负责的?”

这个问题,真的很关键。

“赵处长说的,”陈太忠一指赵明办公室的方向,“所以我就找过来了。”

这话是大实话,王玉婷告诉他综合处的处长姓赵,在哪里办公,他摸着就找了过去,赵明一听说是凤凰科委的,二话不说,就把那副处长的办公室告诉他了。

“科委拨款这件事,归那副处长审核的,”——搁在往日,赵处长或者不会这么痛快。

是这样的吗?那帕里看一眼陈太忠,心里冷冷一笑,赵明告诉你我在这儿办公,那是可能的,但是赵明不会告诉你他姓赵。

不过,这也无所谓了,既然你藏着掖着,那我也只能先假装不知道了,面对地方的人,他肯定是要维护省政府的威严的。

那副处长淡淡地看着陈太忠,有板有眼地发话了,“这件事,你不应该找我,应该找省科委,通过他们来向组织反应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