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10章 王伟新支招

规划局的那两位也是面面相觑,敢情,自己这上门服务,是被人家逼的,而不是局里说的“时间紧迫特事特办”?

看来,简直全搞错了嘛,早知道是这样,谁稀罕这么一顿啊?

邢建中在一边听得却是感动莫名,原来这规划局主动上门,是陈太忠使手段逼出来的,陈主任……果真是好人啊,自己当初决定把厂子建在凤凰,这一步棋走得实在是太对了,就算建在张州,也没可能遇到这么全心为民、低调做事、不事张扬的领导呐。

他哪里知道,陈某人只是觉得,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事,说一通还嫌费嘴皮子呢,要是果真是了不得的大事,丫不好好卖弄一下才是咄咄怪事。

捱了俩耳光加一脚的年轻人坐在地上,最初的头晕眼花和耳鸣过后,他把陈太忠后面的话听了一个真又真,酒意马上就醒了一半还多,高声叫起屈来,“没有的事儿,我就是想向荆小姐要个电话,以后好招待她,不是调戏她!”

“还嘴硬?”陈太忠一见这厮就恼火,听得这话走两步上前,提腿又要踹人,“包都让你拽坏了,你就是这么招待的?”

“太忠哥,”荆紫菱使劲儿拉住了他,既然在凤凰投资了,她可是不想被这些规划局的人记恨在心里,那位只是酒后无行,略加薄惩也就行了,真要叫真似乎也没必要,“算了,走吧。”

陈太忠略一使劲儿想要挣脱,荆紫菱却是拽得他更紧了,冰凉细长的小手紧紧地抓着他的大手,细长的胳膊紧紧地搂住了他的手臂。

这一刻,他甚至能感觉到她胸前有一团高耸顶住了自己的上臂后侧,弹力惊人。

“这件事,没那么便宜的,哼,”陈太忠也不想再挣动了,省得越弄动静越大,他冷哼一声,“你们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他并不是介意这三人蹭了一顿吃喝,他在意的是,规划局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敢骚扰荆紫菱。

当然,更让他不爽的是,这件事的背后,是他和李勇生的意气之争,眼下看来,李主任却是没向这些人把缘由解释清楚。

这里正闹哄哄地折腾呢,猛然间,一个高瘦的中年人走了过来,穿着打扮都很得体,气度不凡,“太忠,你这是搞什么啊?”

陈太忠转头一看,却是王伟新副市长,碧园原本就是王副市长定点消费的场所,现在一点二十左右,正是人们吃过饭后,渐渐离席的时间。

“没啥,这规划局的,刁难我的投资商呢,”见到副市长来了,他也伸手拨开荆紫菱的手,气呼呼地一撇嘴,“回头我得找他们头儿去,哼!”

规划局里拿了发票的那位中年人,却是识得王伟新的,见状忙不迭地点头哈腰,“王市长,他打人。”

“一个个都没样子,大庭广众的,注意点影响嘛,”王伟新哼一声,先把两边都训了一下,才转头看那中年人,“陈主任真要打人,你们早进医院了,你们先考虑一下,自己哪儿做得有问题吧。”

这三位听到这话,相互交换个眼神,得了,这个姓陈的不但是个什么主任,居然还跟王副市长熟到这种程度?搞得市长大人出手就是偏帮?

王伟新是很低调的,可是再低调,人家也是老牌的副市长了,就算是在这个位置时间有点长,可能永无上进之日了,那也是副厅,更何况,最近王副市长又把交通这一块抓到了手里,隐隐有咸鱼翻身的迹象?

“这个……我们确实有做得不对的地方,”反应过来这一点,这位也不多说了,转身扶起自己的同事,走到了邢建中面前,“邢总,晚上咱们再坐坐,一定赏脸啊。”

现在,他可真的是不想刁难邢建中了,陈某人能给规划局施加压力,王副市长又力那挺姓陈的,他要还是想惹邢建中,那政治上就过于不成熟了。

他这么说,无非是想把这件误会消弭了,而且,他也很想知道,这个姓陈的,到底是什么主任,有着怎样的来头?

邢建中只能笑着点点头,瞟一眼陈太忠,发现他没注意这里,就伸手去拿发票,悄悄嘀咕一句,“好啊,没问题,这个票你给我吧,晚上你们再请也不迟嘛。”

邢总也不算精通人情,不过大致上的东西却是明白的,这帮人吃了陈太忠的瘪,少不得要心生怨恨,他这边唱唱红脸,以免万一陈主任不在的时候,有人秋后算账。

这个厂子一建起来,还指不定要用多少年呢,而且他还有二期工程要开,到时候还得经过规划局审批,与其让人怀恨在心,倒不如大大方方化解了这段恩怨,能自保才是处世的正道。

这位却是不肯把票交给他,“啧,你这么说就见外了……”

他们在那儿说着,陈太忠跟王伟新点点头,刚要转身离开,却冷不丁想起来,这也是个老牌副厅呢,对素波市那边的变故,没准能有什么好一点的建议。

本来他是没想到,要就这件事来请教王伟新——两人的关系实在算不上熟稔,同是副厅,相比而言,他觉得自己跟张开封的关系更好一些,可就算如此,他也没向张开封开口求教的打算。

这实在是太没面子的事儿了,也就是秦连成,不但是他的顶头上司,前期也已经或多或少地知道了一点,所以他才会问计于秦主任。

可是,眼下既然撞到了,那张口问问,倒也是常事了,说不得,他拽了王伟新到一边,“伟新市长,正好有点事情要请教你呢……”

当然,他并没有说出蒙艺的名字,只是说找了“省里一个领导”,帮着递了一下文件,结果就被人给阴了。

可是,就算他不说——人家王伟新没脑子?蒙晓艳的十中代校长,都是王副市长操作的,他找的是哪个领导,那还用吗?

王伟新听完他的话,苦笑着摇一下头,“太忠啊,你这个……你这个错误,犯得实在是不能原谅,也就是你,年轻,唉,还有糟蹋机会的本钱。”

“我已经知道了,”陈太忠愁眉苦脸地点点头,“我是想问问,到底该怎么挽回啊?”

王伟新又沉思一下,说实话他不太想提建议,这个建议也不好提——事情不但不好办,还没什么定数。

不过想想陈太忠居然能把这么丢人的事儿问计于自己,那就是有亲近的意思,自己若是含糊应对,没准那家伙因此心生怨恨,反倒是不美了。

“董祥麟这么做事,应该是……跟你有点不对劲吧?”他想来想去,终于找到了突破口,“你要是不怕跟省科委翻脸,我倒是有个建议。”

“省科委对我们垂管的力度又不大,再说,这种欺负人的事儿都做得出来,我还何必计较他们的感受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大不了我回招商办去,我是咽不下这口气!”

“那就好说了啊,做刁民嘛,”王伟新轻笑一声,“两个项目,你捆在一起,要给凤凰科委,那你就全要,要不然一个也不要。”

“可是,这俩项目,本来就是捆在一起的嘛,是董祥麟硬要拆开的,”陈太忠有点搞不懂王伟新在说什么,“人家现在给我一个我不要的话,那估计……政策也给了素波了。”

“那就给他呗,”王伟新冷哼一声,“要钱好说,你且看着,他们敢不敢伸手拿回去这个政策?”

呃……这话倒是有点道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