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09章 小小的事端

“啧,”听到陈太忠的话,秦连成沉吟老半天,才咂一下嘴,缓缓地挤出一个字来,“难!”

“不过,这年头,事情都是人做出来的嘛,”当然,秦主任不想打击陈太忠的积极性,就要安慰两句,“你把事情反应上去,看上面怎么决定吧,凭什么素波拦凤凰的钱做试点?”

默默地挂掉秦连成的电话,陈太忠长长地叹口气,茫然地望着窗外:这次真的是不好处理了。

秦主任安慰的话,他根本听不进去,没错,事情都是人做出来的,可是问题是,当时哥们儿吹牛了,说是不在乎项目被人抢啊!

陈太忠心里真的是太憋屈了,吹牛皮在先,犯没打点关节的错误在后,现在就算让他去找蒙艺关说,他也没脸去。

他的双手无意识地敲打着方向盘,目光茫然地望着窗外,脑中只有一个念头:糗大了,哥们儿这次,糗大了!

算了,失败是成功他妈,一帆风顺也不是什么好事儿,陈太忠发现,换个角度考虑问题,能让他的心情变得好一点。

严格地来说,对他而言,如果不考虑面子的问题,他从这件事里的收获,要大于他失去的,是的,这件事让他深刻地明白了“县官不如现管”的含义。

这句话,是个人就知道,但是只有在真正面对类似情景事,才能体会到其中深意。

不行,哥们儿不能就这么认输!下一刻,陈太忠就做出了决定,他的性子,原本就是执拗无比:这件事既然已经给了哥们儿足够的启迪,那么接下来循规蹈矩地去办理,也就没啥意思了。

嗯,大不了就用点阴招好了!想到作弊,陈太忠的脑瓜登时就活泛了起来,不过这个,先按规矩来吧,让我想想……素波市还有什么可能用得上的人?

他这一陷入沉思,时间就过得飞快了,好像没过多长时间,荆紫菱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“陈主任,你在碧园大酒店门口等着我吧,马上就下去。”

碧园在横山的边儿上,距离也不是很远,陈太忠开着车,一路奔了过去,到了碧园门口,看到荆紫菱正跟几个人摆手道别。

他也懒得下车,按了一声喇叭,示意自己已经到了,荆紫菱转身向林肯车走过来,却不防一个年轻的家伙拽住了她的挎包。

那家伙身高大约有一米八,看着岁数倒不是很大,脸已经喝得通红了,嘴里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,像是有点激动的样子,荆紫菱脸上挂着微笑,却是一个劲儿地摇头。

陈太忠等了一中午,原本就有点腻歪呢,去素波是赶早不赶晚的事儿,看着有人还在啰里啰嗦地纠缠荆紫菱,憋了一中午的火,登时就爆发了出来。

他打开车门走下车,径直向人群走了过去,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嚷嚷了起来,“我说,饭都吃完了,还拉扯什么?没见过女人啊?”

那几个男人早就听到了喇叭,一看是辆高级车,也知道来的是一号人物,原本是没想招惹陈太忠的,可是一听这么难听的话,喝多的那位登时就不干了,“我操,你怎么说话呢?”

“我爱怎么说话,你管不着!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手指对方,“放开你的爪子,听见没有?我只说一遍,别给脸不要。”

这位本来就挺仰慕荆紫菱的美色,上午办事的时候就有意无意地跟她套近乎,只是他也知道,这女孩子身后,站着大投资商,倒也不敢贸然地去轻薄。

等到刚才吃饭的时候,听邢建中谈起,人家是投资商的妹妹而不是情人,他心里可就更热乎了,只想着美事呢:这要万一得手,可不就是人财两得了吗?

存了这个想法,他就憋着劲儿地跟荆紫菱碰杯,谁想天才美少女应付惯了这种场面,两人酒桌上开始出题互相考,谁答不上谁就喝酒——仅限于课本上学过的知识。

这位想着,就算我不如你记性好,我错三次,怎么着你也得错一次吧?三比一拼酒量,我也就未必输给你了。

这么一来,他的下场那是可想而知的,三言两句间,一瓶白酒就被他喝光了,荆紫菱却是只陪着喝了两杯,算是个意思。

这倒也就算了,规划局其他人一见小女孩如此厉害,就要约个时间再战——比如说晚上,可荆紫菱却是告诉他们,“吃完饭我就要回素波了。”

这位登时就不干了,缠着荆紫菱要电话,“不行,今天净让你看我笑话了,你得给我一个翻本的机会,下次你来,我请客还不成吗?”

荆紫菱怎么可能把电话给他?少不得就要说自己的手机是借别人的,可是那位酒喝了不少,心里倒是明白,仗着那点酒劲儿,拽住她的挎包,“你拉倒吧,不够朋友啊……说句痛快话,给不给?”

两人正拉扯着,入耳陈太忠的难听话,这位肯定不干了啊,谁想回一句嘴之后,人家居然开始威胁了。

人要脸树要皮,他见了高大的陈太忠,心里本来就生出了一丝绝望的念头,听到这个疑似情敌的家伙,居然敢这么说话,再也顾不得许多了,你牛个鸡巴,老子这边三个人呢。

他用手一指陈太忠,冷哼一声,“小子,给我滚到一边去,要不然……”

“你话还真多,”陈太忠身子一动就蹿了过去,抬手就是脆生生的两个耳光,脚一抬,硬生生将这厮踹倒在地,可荆紫菱的挎包,却是被这家伙活生生地拽断了挎带。

“喂,你怎么打人呢?”旁观的那俩不干了,不过,他俩喝得不多,眼见陈太忠身手惊人,就没敢冲上来多事,只是在一边聒噪,“怎么这么野蛮啊?”

“我心情不好啊,你俩再叨叨,连你俩一块儿打!”陈太忠眉毛一竖,手指那两人,“你们规划局,就是这么对待凤凰市的投资商的?”

“你认识我俩?”那二位有点奇怪,“知道我们是规划局的?”

“你俩也配让我认识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转身一指荆紫菱的挎包,“好了,这个包被扯坏了,现在我没工夫跟你们废话,回头赔一个,听见没有?”

“陈主任,”这个时候,邢建中和小朱的爱人才从门里出来,见到眼前的情景,登时就傻眼了,“怎么回事啊,这是?”

“没什么事儿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你们俩怎么才出来啊?没看见这几个人欺负紫菱啊?”

“没有啊,”邢建中登时叫起屈来,“我们在里面买单呢,陈主任你搞错了吧?这是……这是规划局的。”

“你们买单?”陈太忠一听也恼了,他觉得规划局既然上门服务,那他们就应该知道,在这件事上,是他们做得不对,眼下这倒是……让邢建中买单?

“你,给我过来,”陈太忠指着一个年纪大点的人,招招手,“谁让你们吃商家了?咹,你们凭什么吃人家?”

那两位对视一眼,一时竟然无言以对,我们吃商家,那不是理所应当的吗?莫不成……让商家吃我们啊?

“发票拿给我,”陈太忠冲着小朱的爱人伸出手来,接到发票后,他扫一眼,冷哼一声,“两千一,不多嘛……”

说着,他把发票塞进了年长这位的手里,“回去报了,把钱送到邢总那儿,听见没有?”

这位早傻掉了,听到这话,慌忙地摇摇手,“我……我们工作餐,报不了这么多,请问,你是谁啊?”

“报不了这么多,你倒是敢吃这么多?”陈太忠脸一沉,“报不了也得报,让你们上门服务,就是让你们弥补错误呢,你们倒好啊,不但对人家吃拿卡要,还要调戏妇女?”

陈太忠没把自己跟李勇生的交涉过程告诉其他人,李勇生更不可能跟别人说,自己是吃了瘪认了栽,才换回眼下这局面。

所以,直到他这一句话说出口,在场的一干人等才恍然大悟:敢情,这位才是推动规划局上门服务的幕后操纵者?

一时间,在场之人,心态各自不同。

荆家是耕读传家的书香门第,最是注重规矩,荆涛又是那种传统学者,所以,规划局对焦油厂的刁难,他是最为看重的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荆教授不希望看着厂子在没有名分的情况下,不吭不哈地建设起来。

荆紫菱和荆俊伟自然不会在意老父亲的想法,事急从权嘛,这年头,讲究的就是一个“摸着石头过河”——不得不承认,代沟是真实存在的。

可是,荆紫菱虽然不介意这件事是真的,但是,老父亲在临离开前,还不忘记叮嘱她:紫菱啊,千万记得,催催规划局的事啊。

这种前提下,她多少是会有一点心理包袱的,耳中听得陈太忠不吭不哈地就解决了这件事,事后也没邀功,自己反倒是一直被蒙在鼓里,禁不住瞟了陈太忠一眼,这个家伙,倒还算有良心,不枉本天才美少女以前的几桩顺水人情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