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07章 钱被截流了

陈太忠这一去,就是十分钟都不止,这一桌除了四个处级,还坐了几个老资格的科级干部,其中资格最老的,当属阴平科委的耿主任了。

眼见菜都上来了,其他桌子都开吃了,耿主任看一眼文海,冲桌上的菜努努嘴,那意思很明显,文主任,开吃吧?

文海笑着摇摇头,“等陈主任回来再开工好了……”

一言既出,四座皆惊,尤其是邱朝晖,虽然低着头,眉毛却是不由自主地跳了一跳,这个,文海在向这个年轻人示好,而且还不怕大家知道,这……意味着什么呢?

遗憾的是,陈太忠是铁青着脸回来的,他在桌子边一站,也不向下坐,冲着文海点一下头,“文主任,下午这个会议,你主持吧,我有事,要去一趟素波。”

“去素波?”文海讶异地重复了一句,看他连坐下的意思都没有,于是点点头,“成啊,你先坐下,吃两口饭再走嘛。”

“没时间了,”陈太忠冲着桌上的几个人点点头,勉强地笑笑,“不好意思,大家慢慢吃,我要先走一步了。”

看着他转身离开,阴平的耿主任犹豫一下,发问了,“这个陈主任,怎么毛糙成这个样子啊?说走就走?”

他今年五十九,马上就下的点儿了,算是科委资格最老的,所以说话就不怎么客气,尤其是陈太忠以一个高中生的身份,空降到科委当副主任,这让他有点看法。

听到这话,邱朝晖木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杯子不作声,梁志刚拿起餐巾纸慢条斯理地擦着碗碟,只有文海愣了一下,才苦笑着回答,“估计事情紧急吧?”

“现在的年轻人,一点纪律性都没有,”耿主任不满意地嘀咕了一句,转头看看同桌的李健,“小李,要是你爸在的时候,他肯定要挨训的。”

李健无声地笑笑,那笑容,看起来有点艰涩,有点无奈。

“你怎么知道,他就不是有重要事情呢?”邱朝晖冷哼一声,眼睛却是依旧盯着自己的茶缸,头也不抬,“你对这个年轻人,有多少了解呢?”

耿主任被这话呛得微微一愣,刚要说什么,梁志刚放下擦好的碗碟,抬头一笑,“好了好了,大家开吃吧,呵呵,下午还要开会呢……”

是什么原因让陈太忠匆匆离开呢?毫无疑问,是蒙勤勤的那个电话。

蒙勤勤在电话里稀里哗啦抱怨一通之后,告诉他一件事情,严自励不但给了省委办公厅一份建议书,更是拿着电话,亲自通知了省政府办公厅肖劲松秘书长,凤凰市科委送上来了一个建议,请他们过来拿一下资料,顺便跟省委的政策研究室探讨一下可行性。

原本,这不是多大的一件事,可打电话的是蒙书记的秘书,这就让肖秘书长重视了起来,等到把建议书拿到手一看,小事儿嘛。

只是,这个叫陈太忠的家伙,能把资料递到蒙艺的手里,不行,得查一查他是什么来头,肖秘书长一查,才知道这家伙最近做了不少事情,不过让他尤为注意的是,这些事情,都发生在黄老对凤凰的探亲之旅之后。

肖劲松琢磨一下,还是向省长杜毅汇报了一声,杜省长一听,凤凰市科委要的,不过是个小小的政策,还有些许的资金,犹豫一下就点头同意了。

“这政策又不是什么要紧的,反正是他们自筹资金嘛,搞得好了,还可以向全省推广呢,钱是不能多给,有几百万就行了,这个头不能乱开。”

凭良心说,杜毅和蒙艺的配合,还算不错的,这点小事实在不值得一提,尤其是当杜省长想到,这个建议书,有可能是凤凰市通过黄老递到蒙艺手里的,他就更不想生什么是非了。

说穿了,这件事之所以能很顺利地推行下去,蒙艺对陈太忠的那个“自筹资金”的建议,还是起了一定影响的。

几百万的科技项目拨款对省政府来说真的是太简单了,不太好通过的,是那个“中小型科技企业创业扶持基金”,那玩意儿可是个无底洞,说少的话,几百万或许就够了,说大的话,可能几个亿都打不住,国家没有政策的话,谁愿意沾这种事?

可蒙艺一个“资金自筹”,就将这件事顺利地推了下去,陈太忠当初听到那个建议的时候,只是觉得蒙书记对自己不是很放心,甚至可能是有意刁难,然而,事实证明,蒙艺的着眼点,并不仅仅限于此。

有了蒙书记的示意,又有了杜省长的认可,这件事执行得雷厉风行,不过遗憾的是,当省政府向省科委调研,并要求凤凰科委的陈主任参与的时候,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省科委主任董祥麟并没有把这件事向凤凰市科委通报。

事实上,董主任一听政府办公厅来人的意思,眼睛就红了,省里这是要给拨款了啊,这显然是天大的好事儿。

省里想搞试点?没问题啊,不过这个凤凰市离得有点远,不便于监管嘛,说不得他就找了素波科委的主任方休来应对省里的调研。

素波和凤凰,没什么差别的,论技术力量,素波这儿还雄厚一点,又是省城,对火炬计划的相关内容吃得也很透,找方主任调研,研究可行性,一点也不会比凤凰差。

办事的环节一多,很容易就会造成这种结果,蒙艺和严自励是用心地推动了,到了肖劲松这里,就决定下来要搞试点了。

但是大家由于对其中的一些事情讳莫如深,所以都是心照不宣地按程序行事,具体到承办人,在意的就是,这件事儿,领导决定是要做了,但是该怎么做,肯定还是要考虑省科委意见。

当然,关于凤凰的情况,来人也是比较关心的,不过对于这个,董祥麟也有应对法门,火炬计划重点项目的扶持资金,在素波开试点,至于那个自筹资金搞扶持基金的试点,完全可以开到凤凰去嘛。

说白了,就是陈太忠的两个建议,一个要钱,一个要政策,钱被省科委会同素波科委截流了,一纸空文的政策,倒是要给凤凰了。

调研过程就是这么个样子,又由于董祥麟、方休都在素波,近水楼台先得月,对办公厅的来人也着意奉承,于是,交上去的调研报告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杨斌诈骗案一事中,严自励对陈太忠关注的程度不够,蒙艺曾为此有过一些微词,这一次又是陈太忠的事儿,严秘书肯定不能两次踏进同一个坑里,所以,他对省科委这边的反应,还是相当重视的。

审查报告一打上来,严秘书就得到了消息,甚至对报告内容也做了了解,这个结果肯定不能令他满意,所以,他在第一时间就汇报了蒙书记。

“这都是什么事?”蒙艺听到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样,也有点哭笑不得,少不得要告诉自己的女儿一声,“那个陈太忠怎么回事啊?我倒是支持他了,你看他给我唱的哪一出?”

蒙勤勤对这种事,有点搞不懂,她知道的是,省科委阴了陈太忠一把,把钱拿走之后,又把筹钱并承担风险的重任甩到凤凰去了,“老爸,他们这是欺负人,你得给小陈做主啊。”

“我已经帮了他的忙了,”蒙艺肯定不会偏听自己女儿的,做领导的,要有全局的眼光,“这种小事,你觉得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关注,合适吗?”

“可是,省科委欺人太甚了啊,这是连老爹你的面子都不给啊,”蒙勤勤有点不服气,“他们的胆子也太大了吧?”

“走正规程序,无所谓胆子大小啊,”蒙艺嘴上这么回答,心里却真的是恼火得要命,不过这件事,他还真的不便于追究。

说不得,蒙书记只能暗暗地将“省科委”三个字放在心里,你们千万别落到我手里,要不然,到时候新账老账一块儿算!

“可明明是陈太忠提的建议,为什么要素波拿钱?”蒙勤勤跟自己的老爹叫上真了,“他们这是冒领别人的功劳。”

“陈太忠提出的,是针对科委的改革意见,不是单单指凤凰市科委!”蒙艺看自己的女儿一眼,脸绷了起来,“他那天晚上说的话,你也听到了,他是不怕项目被别人抢走的。”

“那就两个都抢走啊,凭什么吃肉喝汤的是素波,上刀山下油锅的是陈太忠?”蒙勤勤很少跟老爹这么说话,可是,这次她却坚持了,因为这件事一开始,陈太忠找的就是她,作为朋友,事情办成眼下这个样子,她觉得,自己有点愧对他。

听到这话,蒙艺冷冷地看着自己的女儿,久久没有做声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