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04章 被拒绝了

“吴书记?”听到陈太忠的回答,不光是李健和邱朝晖倒吸一口凉气,姜世杰更是惊讶地“啊”了一声。

论起对吴言的敏感,在座之人莫过于姜乡长了,眼下的区里,由于区长项大通走了,吴书记强力上位,在横山,她基本上就是一手遮天了。

尤为关键的是,有几个跟项大通走得较近的干部,正在被吴言架在火上烤呢,有些位置有空档,吴书记也就任命一些相关领导兼任,暂时留白不予处理,以便她在整合横山的过程中,上打下拉好做通盘调整。

当然,可以想像的是,她的行动是受到章尧东大力支持的,否则的话,吴书记想在横山大展手脚也是有难度的。

可问题是,姜世杰就是盯住了其中一个空位,横山区委办主任,所以,听到陈太忠居然能约出吴言来,情不自禁地出声了。

倒是小吉和小朱交换了一个眼神,对凤凰市官场第一美女的名头,两人也都久仰了,现在眼神中传递的信息就是:头儿真不是盖的,连吴言都约得出来,果然是能者无所不能!

就连邢建中眼中都冒出了一丝炽热,因为厂子设在横山区,他虽是商人,却也听说过这个美女书记的名头。

只有小朱的丈夫,有点迷糊,他看看自己的老婆,“月华,怎么一说吴书记,你们都不说话了呢?”

“吴书记可是很少陪人吃饭的,老康,”小吉跟朱月华的关系挺近,跟她丈夫也有交往,两人关系还行,他轻笑一声,大拇指向后一指,脸上神色煞是傲然,“也就是我们陈老大,能有这个面子。”

李健在一边看着他这行为,心中有一点微微的不解,不管怎么说,你们招商办也是政府部门啊,怎么一个个都是这种企业味儿十足的样子?

可是转念一想,他也就明白了,其实按传言说的来分析,人家招商办的做事风格,可不就是十足的企业?不过是旱涝保收而已嘛。

邱朝晖却是没心思关心这些枝节末梢,他在意的只有一点,“太忠,那个……咱们中午说的事儿,她答应了没有?”

“没有,还没见面呢,酒桌上说吧,”陈太忠的回答话音未落,荆紫菱实在耐不住这一帮人了——怎么,吴言这名字,这么有魅力吗?

“太忠哥,这个吴书记,是男的还是女的啊?”

就在她说出这一句话的同一时刻,吴言推门进来了,猛然听到这话,她心里有点不开心——陈太忠,你的朋友嚼舌头,不能等我不在的时候嚼啊?

顺着声音不满地望去,下一刻,吴书记就是微微的一愣,这个女孩儿,也实在太漂亮了一点吧?

她,管他叫“太忠哥”?想到这一点,吴言的心里,没由来地涌上一股酸意。

荆紫菱本身就代表着荆俊伟,是投资商,今天又是小朱给自家老公介绍工作,理所当然地坐了上首位,她身边,一边是邢建中一边是陈太忠。

上首位,自然是对着门口的,所以,吴言一进来,荆紫菱就发现了,登时闭嘴,愕然地望向她,心里却是不住地嘀咕:这个漂亮女人,不会就是吴言吧?

她想的是不会,不过,天才美少女这绰号不是白叫的,联想起众人异样的表情,再看到进门的这位虽是年轻,却是一脸的肃穆,美艳的眉眼间,隐隐透出一股威严,这……估计还就是吴言了。

看到她这副样子,一桌子的脑袋齐齐地转了过来,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,姜世杰已经站了起来,动作之大,差点把椅子带倒,“吴书记!”

吴言当然认识姜世杰,见到他这个样子,沉着脸微微点一下头,心里却是有点奇怪:怎么这一桌人,我就不认识几个呢?大概都不是体制里的人——陈太忠这是在搞什么啊?

陈太忠见状,登时又想到了自己初见吴言时的感觉,那时候的吴言,真当得起是“艳若桃李冷若冰霜”八个字,实实在在地给人一种不可高攀的感觉。

到了现在,他跟她已经熟到不能再熟了,平时见面又都是偷偷摸摸的,见到的都是吴书记小鸟依人的小女人模样,眼下猛然见到她这副模样,禁不住起了一点疑虑:哥们儿今天把她喊来,是不是错了?

不过,已经到了眼下这步,却是由不得他多想了,陈副主任满脸堆笑地站了起来,“哈,老书记来了?请坐请坐……”

他叫她老书记,那自然不是说吴言老,而是表示他自己曾是吴书记手下的一员,效果等同于“老领导”的称呼,不但拉近了双方距离,更是向众人表示不忘本的意思。

老书记?吴言差点没被这个称呼笑死,不过她的控制能力极强,虽然腹中狂笑,脸上却是不动声色,微微地点点头,“随便一点吧,不用给我空位子了。”

敢情,到了这个时候,陈太忠才发现,上首位没给吴言留,赶紧忙着张罗——这也是他大意了,人家堂堂横山区的党政一把手,自然是要坐上首的。

当然,她说是她说,别人不可能缺了这个礼,一顿张罗之后,吴言贴着荆紫菱坐下了,她的另一边,却是坐下了陈太忠。

直到坐下之后,吴言才发现,自己身边的这个小女孩,还真的是年轻,肌肤水嫩光滑,一看就是那种弹性极强的,青春的活力十足,想到陈太忠称呼自己“老书记”,一时又有点感慨:难道说,我真的老了吗?

接下来,就是将在座的人逐一向吴书记介绍了,这时候吴言才反应过来,为什么自己对这帮人各个都很陌生。

不过,陌生归陌生,横山区的投资者和当地一把手,那是有理由跟她坐在一起吃饭的,招商办那俩资格差一点,可是吴书记也知道,招商办里水深,勉强也有资格跟她同坐。

也就是科委的那二位,吴言有点琢磨不透,不过,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陈太忠是科委的副主任,那夹带俩人过来,也就正常了。

一开始,吴书记还以为,陈太忠要向别人显摆一下,跟自己关系不错,扯她的大旗做幌子呢,眼下却是有点明白了,敢情他是给自己介绍一个高科技项目的相关负责人。

以前她只是书记,现在兼了区长,自然要多考虑政府事务,想到这里,她大大方方地扫了陈太忠一眼,心说这个家伙倒还知道替我着想,今天这一桌人,确实不怎么尴尬。

她心里才赞了他没两分钟,陈太忠就提出了令她尴尬的问题,“吴书记,咱们那个集资楼,差不多可以交工了吧?”

“好像是差不多了,不过那块我还没理顺,”吴言点点头,“可能有些手续还要办,估计要拖一阵。”

“今天请吴书记来,是我们科委这儿啊,有个想法……”

陈太忠开始陈述自己的意愿,顺便扫一眼自己的两个同事,他很欣然地发现,李健和邱朝晖对他……那简直是满脸的钦佩啊。

这一刻,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
不过,很遗憾,非常遗憾,在他陈述完之后,吴言沉默了半分钟,才冷着脸摇摇头,“陈主任,这个问题,以后再商量吧。”

眼下,吃饭才是正事,以后讨论倒也无妨,可是配合上她的神态和语气,大家都听出来了,这个以后就是“没有以后”的意思。

陈太忠不由得大奇,我被拒绝了……被拒绝了吗?

说句实话,他是做好了吴言要装装样子的心理准备,想着对方大不了说一句“回去研究研究”之类的,谁想吴书记根本不给他面子,直接就顶了回来。

你这家伙欠收拾啊,他若无其事地又谈起了别的,心里却是恨得牙根儿直痒痒:当着这么多人,让我下不来台,行,吴言,你算个狠的。

他自觉装得不错,而且李健和邱朝晖也看出他的尴尬,配合着将话题扯开了,可是吴书记究竟是他的枕边人,何尝感受不到这厮有点恼怒了?

我可不是那个意思,吴言知道这家伙心眼小,少不得偷偷将小脚缩回来,悄悄地在他腿上蹭蹭:别生气啊。

陈太忠感觉到了,眉头皱皱,却是扭过头来,笑嘻嘻地跟她说话……严格地说,是隔着吴书记跟荆紫菱说话,此她非彼“她”,“小紫菱,一会儿去唱歌?”

哼,小吴同学,你惹到我了,哥们儿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