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696章 赚钱新点子

听到李健的暗示,陈太忠斜瞟一眼梁志刚,笑着摇摇头,“现在科委紧张,钱要用在刀刃上,虽然花不了多少钱,不过,不能因此降低装修标准。”

这话一说出来,他就有点后悔,哥们儿这目的性是不是强了一点啊?别让姓梁的恼羞成怒吧?是不是该补充两句?

于是,他的大脑疯狂地转动了起来,下一刻,他终于发现,作为一个穿越者的好处了,他能预知点什么东西。

当然,上一世陈太忠活得就是浑浑噩噩的,对大部分的事情都不记得了,不过,总是有那么一星半点儿的事情,是贴近他的生活的。

“这个装修,石材容易有辐射,”健康装修的理念,现在还没有被提出,因为装修污染而导致的婴儿畸形、引发白血病之类的案例,在两千年之后才因为数量激增而被关注。

“嗯,还有甲醛啦、芳香烃啦的污染,这都是很致命的,在装修材料上,是不能含糊的,”他很严肃地看着李健。

“哈,这个你放心,陈主任,咱科委是搞什么的?”李健笑着看他一眼,“盖革计数器,咱们有;气体分析仪咱们也有,气相色谱咱们都能做呢,呵呵……”

话是这么说,李主任心中,却是对这个年轻的副主任也有点佩服,别看人家是高中毕业,这杂学的水平还真不弱,居然知道装修里的一系列污染源。

我靠,这才叫鲁班门前弄大斧!陈太忠听到这样的回答,一时有点赧然。

我跟科委的人显摆这个,这不是找菜吗?还让李健这家伙笑话了我业务不熟练——作为一个副主任,连科委的职能都不是很熟悉。

不过,这应该能缓解了梁志刚心里的不舒服吧?想到自己的初衷,陈副主任倒也无所谓了,班子的团结,那是应该放在首位的,为此付出点代价也是正常的。

可是想归这么想,一想到梁志刚居然偷偷地插手装修的事儿,陈太忠心里还是有点愤愤不平……或者,刚才不该做这个补充来的?

李健见他沉默,却是会错了意,不吭不哈地琢磨了一下,猛然间伸出了一个大拇指,“陈主任,高……真高!”

真高?陈太忠很愕然地看着他,我一米八三,肯定很高啊,不过你也有一米七五左右,不算低了嘛。

“您是不是想,用咱们的检测仪器,检测各个装饰市场啊?”李健笑嘻嘻地看着他,点点头,“哈,好主意,这倒也是咱科委份内的事儿,又能创收!”

这家伙的发散思维能力,比我还强!这一刻,陈太忠还真的有点佩服李健了,我随口说一句,你都能想到创收上啊。

科委……穷得太久了啊~

“咳咳,”他咳嗽两声,脑子使劲儿转两圈,才笑嘻嘻地冲着李健发问了,“这个……应该是质监局和环保局的职责范围吧?”

“联合执法嘛,”李健笑一笑,看那轻松的样子,根本没把陈太忠的担忧当回事。

事实上,他轻松,是有他轻松的理由的,“论起检测的权威性来,质监局和环保局,怎么能咱科委比比?哼……惹得急了,咱们有权力,认定他们的检测仪器不合格!”

我靠!陈太忠登时无语,看来这科委,还是有牛的地方啊,各个职能委员会,果然都有其最权威的一面。

“那以前你们怎么没搞过?”陈太忠有点奇怪,科委穷这么久了,这一块儿没人惦记过?

“有人说过,不过没人操作,”李健无奈地摊摊手,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:我们早就垂涎这一块儿了,可是,没有强势的领导,带着我们去参与盛会分钱嘛。

现在陈主任你来了,想怎么干,直说吧,我们肯定会大力支持的!

这话里的意思,陈太忠听明白了,不过犹豫一下,他还是放下了那份争强好胜的心思,算了,我对抢别人的钱,没什么兴趣,自己能挣来钱,那才是王道。

当然,最主要的原因是——凤凰市上规模的装饰市场就那么几处,没啥油水可捞的,咱陈某人做事,眼光怎么可能那么小?

传出去的话,要被别人笑话的——必须承认,虽然身在科委这种超级垃圾的单位,陈太忠却是已经有了属于副处应有的眼界和心态。

“都是革命工作,分工不同嘛,”他清清嗓子,干笑一声,“对于质监局和环保局的工作,咱们是要大力支持的,不能使绊子,李主任,你这个思维啊……本位主义太强,那是要不得的,呵呵。”

话是这么说的,不过,就在他犹豫的时候,眉毛在额头上情不自禁地跳动了两下,这个细节,被李健注意到了。

陈主任这是有点动心了,李主任做出了判断,可惜的是,眼下有外人在场,他却是不合适再说什么了。

怎么才能说动陈主任,把这一块也弄回来呢?李健的思想开始开小差了,说实话,做为科委本部的大总管,他的担子很重的。

“其实,陈主任可以效仿一下教委统一采购的做法,向其他的系统推荐一下咱们科委的商品,那也不错,”一旁有人插话了,“这也是扩大咱们科委的影响力的一个机会嘛。”

陈太忠侧头一看,却是李健的办公室的一名小伙子,年纪不大有点虚胖的样子,他皱一皱眉头,“比如说,什么系统?”

“气象局、卫生局、质监局这些啊,”小伙子倒是不怯场,坦荡荡地看着他。

“馊主意,”陈太忠瞥他一眼,低声嘀咕一句,“你这是嫌我惹的人还不够多啊?那索性把凤凰市经营科教仪器的商店全取缔就完了。”

一下得罪那么多部门,有压力啊。

李健看那个年轻人一眼,眼中颇有点不怒而威的味道,看似是在斥责他不该乱说话,不过没过多久,李主任侧头看看一边一脸肃穆的陈太忠,心里也是很有一些感慨。

大家看到的,都是这个年轻的副主任在人前的风光,是的,丫很嚣张、很狂妄,也能给科委要来资金要到赞助,可是,有人想到过,陈副主任是怎样做到这些的吗?

“你这是嫌我惹的人不够多”——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却是道尽了风光背后的苦楚,一时间,李健觉得自己有点了解陈主任了。

陈太忠可不知道,自己在李健心中的形象越来越高大了,事实上,他认为那个小伙子提的建议,还有点参考价值的,不过正如他所说的那样,强行推动这些事,对他的压力真的太大了。

可是这年头的事儿,还就这么古怪了,他在这里犹豫呢,一个机会就送到了他的手上。

第二天,一直不怎么出现的文海给陈太忠打了一个电话,意思是说,建委的耿主任给他打了一个电话,想了解一下,这个……听说你们科委去了一个年轻的副主任,跟我们建委的李副主任关系有点紧张?

耿主任是要到点儿的人了,在建委也是挺孤寂的,在公众面前,别人还恭敬得很,不过他现在说话,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了,就是“跛鸭总统”的那个意思。

就连他一手提起来的办公室王主任,今年过年去他家,恭敬都少了很多,当然,对“态度”这东西的感受,大多数人是存乎于心的,硬要指出王主任在什么地方做得有点缺失,似乎也说不出来,那仅仅是一种微妙的感觉,说不出,但是感觉得到。

倒是李勇生对他,是一如既往的恭敬,耿主任知道,小李这家伙做事,有时候有点嚣张跋扈,但是对老干部们的态度,从来都不错,以前他可就是从老干部科上来的。

老干部科算是建委极冷的科室了,李勇生能从这个位置上位,自然也离不开老干部们的帮扶,这个毋庸置疑。

所以,一大早接到秦连成的电话,问规划局在清渠乡那边是怎么回事的时候,他就把李勇生喊来了。

李勇生倒是也坦白,老老实实地解释了跟陈太忠的恩怨,“我也没别的意思,就是不想让他欺负我外甥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