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688章 认了吧

搞清楚了朱宏晨的底细,陈太忠才很愕然意识到,看来对付这些足球队员,根本无须动用官方力量,那么,再也没有什么因素,能让他对这些人产生一点点的忌惮了。

“铁手哥,这是……”朱宏晨使劲晃晃自己的脑袋,想努力让自己变得清醒一点,他已经感觉到,陈太忠的来头,相当地不小。

不过显然,效果不是很大,他能做到的,也不过是让自己的话,说得顺溜了一点,“这位大哥,是做什么的啊?”

“我是做什么的,你也不用问了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现在我问你一句,蓝劲龄是你的小弟吧?他惹了我,该不该找你负责啊?”

蓝劲龄?朱宏晨听到这个名字,终于不吭声了,要是搁给别人,他或者当下就否认了,但是小蓝不但是他的队友,更是一起参与卖球的心腹。

能决定一场足球赛胜负的,关键的不是锋线能进几个,而是后卫能漏几个——前锋你就算想进球,对方也得答应你呢,所以,博彩业这一行,更看重对后卫的收买。

听完陈太忠的陈述,朱宏晨痛痛快快地点点头,“成,你要多少,开个价吧,就当我的赔礼了,既然铁手哥都管你叫哥,那我就认了。”

呦喝,这小子倒是满光棍的,陈太忠禁不住生出一点赏识的心思,不过转念一向李凯琳脸上红肿的掌印,这点赏识登时就化做了飞灰。

“我也没别的意思,还是刚才那句话,”陈太忠咳嗽一声,“你们从哪儿来,滚回哪儿去,凤凰市不欢迎你们这些杂碎!”

他的话说得越难听越狠,朱宏晨反倒是越心虚,有些人真的是很贱,你好言相求不顶事,反倒是恶语相加,没准能获得对方的尊重。

朱队长就是这种人,他太明白这些黑道人物的能量了,别说他上了赌球这条贼船,就算没上,他也知道,大佬级的混混,真的不是好惹的。

当然,他好歹是国家队的成员,还是红星队的队长,手下跟着他混的球员也多,对上一般混混还是不怕的,不过,纵然是这样,他也不敢惹那些出名了的混混。

只说国家队里吧,也有一半以上的队员,在自己俱乐部所在的地方,结交当地黑社会,运动员不比旁人,万一腿脚磕碰一下,一般人能坦坦荡荡地歇几个月就完事,但是对运动员来说,这或许就是致命的。

歇俩月的话,不但没了高额的出场费、进球费和赢球费,或者还会丧失竞技状态,更有要命的是,你下了别人上了,然后,你的主力位置再都找不回来了!

再说,足球运动员,时下也是一等一的高收入群体,万一有那不开眼的毛贼来折腾,也挺闹心的,现在可能政府在罩着你,等你退役了,那就难说了。

总而言之言而总之,大部分足球运动员的钱,来得轻松,来得容易,倒也不怕花几个钱去结交一些道上人物。

所以,听到陈太忠这话,朱宏晨并没有暴跳如雷,反倒是皱着眉头,向铁手苦苦地解释,“哥,你知道,我这次来凤凰,是五哥的意思,是来投资的。”

“那你回头跟你韩天说说,这次你的人,想把陈哥的女人轮了大米,”铁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你看韩老五会怎么夸你!”

“陈哥……认识五哥?”朱宏晨惊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他离开凤凰有十来年了,虽然也知道铁手的厉害,但是韩天手眼通天的能耐,才是他最了解的,大惊失色下,他都没发现那衣服悄然地自他腰间滑落,使得他整个人再次回到了原始状态。

“你可以不信嘛,”铁手冷哼一声,他不知道陈太忠为什么一定要将这家伙撵出凤凰,不过,只要能让陈哥不追究他的责任,那么,有些事情也不用过分追根问底的。

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来,他向陈太忠让一下,见其摆手拒绝,抽出一根自顾自地点上,随手在鼻子前扇一扇,“什么乱七八糟的味儿,我说,你到底是答应不答应?给句痛快话。”

屋里充满的体臭和汗味儿,还有男女之间行了那事儿之后的腥膻味道,真的是很不好闻。

“铁手哥您都这么说了,我能不答应吗?”朱宏晨苦笑一声,他的药劲儿似乎有点过去了,开始张罗着穿衣服,其他几个人也慢慢地醒转,见他穿衣,也忙不迭地开始套衣服,一时间,整个屋子里白花花的人影四处晃动着。

朱宏晨知道,自己要买的两个产业,是严重被低估的,到手之后会有点赚头,不过,在凤凰市,别说那姓陈的背景,只说得罪了铁手,他的摊子也玩不顺畅。

算了,无非就是这点东西,老子不玩了,回素波去玩,这总可以了吧?天底下赚钱的机会多了去啦,反正是没到手的东西,丢了也不心疼。

“那么,照片给你留下了,”陈太忠更不喜欢这里的味道,一撒手,将一摞照片撒到地上,转身向外面走去,“记着你说过的。”

“陈哥……”铁手犹豫一下,想猫腰去捡那些照片,最终还是硬生生地遏制住了这个欲望,不过,他真的有点不解,“给这帮兔崽子把照片留下?没必要吧?”

有这种淫。秽照片在手,拿捏那姓朱的,岂不是要容易很多?

“没必要,”陈太忠转身,向铁手摇头笑笑,“呵呵,他敢玩儿阴的,那就等着坐着轮椅踢球吧,中国足球就是那鸟样了,除了足协,缺了谁都行。”

“缺了足协不行?”铁手有点发愣,这都是什么逻辑?

“除了他们,没人能把男子足球搞得更糟糕了,”陈太忠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铁手站在那里,回味了半天之后,也没反应过来陈太忠指的是什么,不过看看地上散落的照片,他知道,自己又见识了一次真正的牛人风范。

什么叫牛逼?人家陈处这才叫牛逼,明明有机会将收集到证据拿走,可偏偏地,陈处就是不拿,玩一样地将这些东西丢下了。

很明显,人家是根本没把这帮人放进眼里,甚至连威慑的兴趣都没有,只是明明白白地告诉对方:你们不配跟我玩儿,不服气的话,欢迎反悔。

不过,有一个问题,让铁手百思不得其解,那个相机……是从哪儿来的呢?

陈太忠来到包间,也不看那一帮人,转头冲着古昕他们笑笑,“好了,事情处理完了,咱们走吧?明天还要上班呢。”

可不是,现在都快十一点了呢。

将李凯琳送到幻梦城的时候,陈太忠看到她脸上还有一点点的红肿,眼睛也有些肿,从手包里摸出两万块钱,递了过去,“好了凯琳,今天委屈你了,这点钱,你拿着去买点衣服吧……”

李凯琳看着那两扎蓝盈盈的钞票,一时有点犹豫,好像是想伸手,却是又有点不好意思,略微迟疑一下,才摇摇头,眼睛直视着陈太忠,“太忠哥,你记得常带我出去玩儿就成了。”

丁小宁在一边听得直翻眼皮,这家伙……不但是长得像狐狸精,这心思,也有点小狐狸一般的狡黠啊,太忠哥常带你出去玩的话,那点钱算什么?

“嗯嗯,有机会吧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却是不容分说地把钱塞进了李凯琳的手里,“听话,你要是不听话,太忠哥以后,就不带你玩儿了!”

李凯琳红着脸接过钱,愣了一愣,猛地探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转身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逃跑了,陈太忠下意识地摸一下被亲的部位,又将手放到鼻子尖下一嗅。

手上,有股淡淡的香味……

丁小宁看得有趣,伸手在嘴上一捏,打了一个响亮的呼哨,“吱儿~~凯琳,小心你的高跟鞋哦,那可是细跟儿的……”

她的话还没说完,李凯琳的脚就是一扭,不过,年轻人的身体协调能力,都不是盖的,她身子栽歪一下,调整一下身体,却是跑得更快了。

“喂喂,不要来女流氓那套嘛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一拍丁小宁的肩膀,“你都年纪不小了,做个淑女还不好?”

“做淑女……那你以后就不能碰我了啊,”丁小宁笑嘻嘻地回头看他,做个鬼脸,“淑女都是要比较自重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