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687章 红星队长

“什么?”陈太忠下意识地喊了一声,脸色在一瞬间变得铁青,直勾勾地看着铁手,“你小子玩儿粉?我操……你知道不知道,我最恨什么?”

“喂喂,陈哥,不关我的事儿啊,”铁手一见他这副神情,登时就慌了,伸出双手摇个不停,“那些东西,都是他们自己带过来的,真的,我也不喜欢玩粉的人。”

“哼,是吗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眼中杀机毕现,脸上却是泛起一个极为灿烂的微笑,“你为什么不喜欢玩粉的呢?说给我听听?”

“你知道‘双枪刘立’吧?”

铁手硬着头皮,直视着陈太忠,“那是我和常三联手做掉的,道儿上的人都这么传。”

“没错,你继续说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里却是颇有点不耐烦,我说你有事说事,净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,有意思吗?

“刘立是我堂哥,我也姓刘,”铁手大概是看出了他的不耐烦,下一刻,语出惊人,“他的功夫比我好,就是死在黑坨子上了。”

咦?陈太忠还真没想到,铁手会爆出这种八卦来,禁不住睁大了眼睛。

“别人都说,他的双枪是火药枪和独龙枪,就是裤裆底下那玩意儿,”铁手苦笑一声,接着又摇摇头,“其实不是,他的白蜡杆儿玩得好,比我强多了,你是练家子,大概也知道,白蜡杆儿不是棍,是大枪。”

这个我还真知道!陈太忠点点头,白蜡杆性柔,长最少丈二,一旦抖起来,根本不是棍的玩儿法,确实就是大枪,虽然有时候靠抖劲伤人,但是主要手法还是点戳。

要是真的玩棍的话,玩的都是短棍,刚性为主,那样才能最大地发挥棍的长处。

“他玩上黑坨子以后,你也知道,那玩意儿能麻醉人的中枢神经,男人不泄是很难受的……既然他泄不了,一个女人又抗不住,就要多找女人。”

“所以,就传成独龙枪了?”陈太忠似乎有点明白了。

“对啊,关键是……他玩了料子以后,经常变得很亢奋,脑瓜也变得不太好使了,在家里发泼,搞得鸡犬不宁。”

铁手戳戳自己的脑袋,意思是刘立的神智有问题,脸上也是难得一见的肃穆,“所以,也是我家里人的意思,要我弄掉他。”

“你这么说的意思,就是你很痛恨玩粉的人,是吧?”陈太忠反应过来了。

“没错,我是练功夫的人,知道一旦沾上那东西,就毁了,”铁手苦笑一声,“说来也挺可笑的,混社会的,反倒不玩这个,很多人不理解。”

“行了,不说这个了,带我去见一见这个朱宏晨,”陈太忠觉得,今天晚上的金凯利之行,真的起到了效果。

原本,他是打算找铁手对付蒋庆云的,却是没想到,在他印象中比蒋庆云要棘手得多的朱宏晨,反倒是更怕这些混混。

我本来觉得,已经很成功地融入了这个社会,谁想,这个社会远远比我想像的还要复杂得多,念及于此,陈太忠的心里,居然莫名其妙地升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悲哀。

铁手的贵宾间,门紧紧地锁着。

“里面好像……好像在胡来,”铁手侧着耳朵听一下,皱着眉头向陈太忠来了一句,“我的耳朵很灵的。”

不是好像,是就正在胡来!陈太忠瞪他一眼,面无表情,“我的耳朵,比你的好用。”

话没说完,他抬腿对着门就是狠狠的一脚,用的是“震”字诀,同时手一晃,得自邝舒城家的“拍立得”相机也出现在了他的手中。

只听得“嗵”的一声闷响,整扇门被他这一脚踹得倒了下去,甚至还带了多半个门框,一时间,尘土飞扬。

铁手的反应也相当了得,在门倒地的那一瞬间,就将手伸进了门口的控制开关上,下一刻,室内的各种灯光几乎在同时亮起。

歌厅的灯光,尤其是包间内,多是以柔和暧昧为主色调,这里也不例外,不过,所有灯光全部打开的时候,那照明效果也不容小觑。

室内,是六个赤条条的人影,在那里挤做一堆。

一个女人光着身子,大叉着双腿,懒洋洋地斜靠在沙发上,急促地喘着气,两腿之间的交汇处,虽然是黑乎乎的一片,可是聚集在那里的不明液体,在各种角度灯光的照耀下,还是反射出一些或明或暗的亮光。

另一个女人,应该就是模特了,个子很高双腿颀长,整个人赤条条地占据了一个长沙发,闭着眼睛,脑袋耷拉在沙发边上,不停地在那里抖动着,身子也是一抽一抽地,持续地痉挛着。

第三个女人双腿大叉坐在一个大号的单人皮沙发上,她的左侧和右侧,各有一个赤条条的男人攥住了她的一手一腿,从修长的小腿和不算丰满的大腿上来看,这应该又是一个模特。

不过,铁手和陈太忠看不到她的样貌和表情,无法判断这女人是否也溜冰了,因为一个男人正赤条条地趴在她身上,剧烈地前后挺动着。

听到门口的一声大响,六个人中,有四个人讶然望了过来——躺在那里的那个模特HI得有点过了,似乎根本没听到这动静,另一个却是被趴在她身上的男人挡住了视线,就算想看也看不到。

挺动着的那位,非常不满意有人打扰了自己的兴致,扭头看一下,不满意地发话了,“我说,这他妈的能不能玩了?都给我滚出去!”

“去你妈的吧,”陈太忠身子不见作势,人就蹿了过去,抬手就将此人身子扳转,顺势一拳砸到此人胸膛上,“靠,强奸还有理了?什么玩意儿啊……”

这位被这一拳砸得“蹬蹬蹬”连退几步,不小心绊到一个沙发,整个人噗通一声跌倒在沙发上。

那两个按着女人的男人见状,放开女人,齐齐地扑了上来,却是被陈太忠两脚踹了开去。

躺在沙发上的男人,大概就是朱宏晨了,他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,谁想接下来身子很古怪地转了一下,腿一软又跌倒在沙发上,一双眼睛茫然地看向铁手,“铁手……哥?”

“我操你妈的,你小子磕了多少啊?”铁手不碰料子,可是各种人他见得多了,一见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“姓朱的你以为这是你家啊?磕这么多,还玩群交,日你妈的!”

“没磕啊,就是溜了点儿冰,”朱宏晨有气无力地回答一声,整个人散了架一般,懒洋洋地靠在那里,不住地喘气着,脸上却是泛起一丝笑容,谄媚的味道十足,“哥你别在意嘛……”

“这就是红星队的队长?”陈太忠皱着眉头发问,手上却是不慢,噼里啪啦地连拍了好多照片,“靠,这是群交吗?分明就是强奸啊。”

“这东西,就说不清楚了,”铁手冷笑着摇摇头,冲着刚才被按着的女人一扬下巴,“陈哥你自己看啊。”

三个男人已经先后离开了女人,可是那女人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,两条长腿极为夸张地大叉着,简直都快成一字型了,搭在宽大的皮沙发的两个扶手上——搁给腿短一点的,都未必摆得出这种姿势。

她的两只胳膊,也是那样平伸耷拉着,眼中满是迷茫,一副宿醉未醒、浑浑噩噩的样子。

“我靠,都是什么东西啊?”陈太忠厌恶地皱皱眉头,他觉得自己已经是很“荒淫无道”了,见识到这种场面,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荒淫无道,跟这些厚颜无耻的垃圾相比,哥们儿纯洁得都跟天使差不多了。

当然,陈太忠明白铁手的意思,那厮是说这女孩也是磕了药的,当然,是她自己主动,还是被逼,那就说不清楚了。

不过,他也没兴趣弄清楚,铁手说得不错,她们能跟这些人渣混到一起,相约出来玩,就算无辜,也无辜得有限,最起码……总是图了朱宏晨一点什么东西。

看着陈太忠手中不住乱响的拍立得,朱宏晨终于反应过来,事情有点不对劲了,他站起身子,随便拉了一件衣服围在自己的腰间,笑嘻嘻地看着陈太忠,“朋友,你这是……什么意思啊?”

“嘿,我靠,你也能算我朋友?你是什么玩意儿啊?”陈太忠放下相机,很阳光地笑了笑,“我也懒得理你,马上给我滚回素波去,以后除了探亲,不许回凤凰来,听到没有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