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686章 连环怕

“陈哥,这个也是红星队的,不过是替补,”铁手一指那正在挣扎的高个子,看得出来,那小伙子的脸上,稚气尚存。

一边说着,他一边就凑到了陈太忠的旁边,“该怎么弄他们,你说句话吧,铁手我要是犹豫一下,那就不是男人!”

陈太忠盯着他看了半天,直看得他有点毛骨悚然,才展颜哑然一笑,缓缓地点点头,“算了,这次你表现得……还算不错,我原谅你了。”

听到他这话,铁手的一颗心总算落到了肚里,搁在平时,他或者会比较在乎这几个臭踢球的,但是现在他实在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眼下他在意的是,陈太忠的女人在金凯利被人欺负了,这煞星可千万别把账算到自己的头上。

不过饶是如此,他也禁不住吓出了一声冷汗,听听人家是怎么说的?“原谅你了”——靠,要不是自己见机得快,那肯定就跟着倒霉了。

“你……赔偿陈哥的损失吧,小蓝,”他侧头看一眼被打成猪头一般的蓝劲龄,冷笑着发话了,“惹了别人倒还好说,自己不开眼,陈哥的女人……那是你招惹的吗?”

“宏晨大哥也是凤凰人,”蓝劲龄哼一声,眼睛兀自死死地盯着陈太忠,“我能不能给他打个电话?”

“想打电话?没问题啊,”铁手看一眼陈太忠,见他脸上没什么表情,随即转头冷笑一声,“不过,先把眼前的事儿交待了,跟你说,朱宏晨在陈哥眼里,狗屁都不是,别说我没提醒你。”

陈太忠一听这话,感觉这话有点不对劲,铁手这是想做什么?直接拉我跟朱宏晨对掐吗?

不过,事情已经闹到眼下这步,他也没什么退路了,掐就掐呗,一个踢球的……切,不用官场规矩的话,哥们儿伸个小指头出来,也捻死你一万次了。

“我……出两万,”蓝劲龄也是明白人,知道现在这事儿,已经走上黑道的处理方式了,“反正我不是没动吗?一个小姐而已。”

“你妈才是小姐呢,”丁小宁不干了,破口大骂,“敢说我妹子是小姐?”

“五万,就这么多了,”蓝劲龄一听这话,撇撇嘴叹一口气,“我打边后卫的,能有几个钱?再不行,那就只好让警方介入了,这周我们可是还有比赛呢。”

“找警察?”铁手听得就是一笑,这笑容配上他的络腮胡子,颇有几分狰狞的味道,“哈哈,你嫌自己死得不够快的话,随便啊。”

“那铁手哥,你说个数吧,”蓝劲龄心里还真奇怪了,这帮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?“反正我的身家就是那么多。”

铁手看看李凯琳,嘴巴动动似乎想说什么,最后,终于还是拉了陈太忠一把,“陈哥,找个地方说两句?”

陈太忠也正有此意,于是两人走进隔壁的包间,铁手犹豫一下发话了,“这个……您说个数吧,我不敢帮您做主。”

“先等等再说这个事儿,”陈太忠手一抬,阻止了他的话,“我是想问一下,你怎么跟红星队的这帮鸟人勾搭上的?”

“啧,韩老五引见的呗,朱宏晨也是咱们老乡,”铁手撇撇嘴,看那样子有点郁闷,接着又叹一口气,“唉,谁知道这帮逼玩意儿这么让人闹心啊?”

“韩老五给你引见?”陈太忠听得更好奇了,这都是唱得那一出啊?“他不是跟咱们不怎么对劲吗?而且……他怎么又跟朱宏晨弄到一起了?”

铁手听到陈太忠这么不上路,就有点奇怪,不过想想人家终究是政府官员,不是专业混混,觉得倒也能理解,“啧,陈哥,韩老五朋友多啊,玩赌球呢……”

敢情,甲A联赛这两年搞得风生水起的,境内外就有不少势力拿甲A来“赌波”,当然,所谓的赌波看起来比较公正,但是很多俱乐部身后,都有一些黑手,尝试着去控制比赛结果。

韩老五在天南玩得好,人面儿又广,所以就有人找到他,要他拉红星队的一些主力下水,如此一来,韩天结识朱宏晨,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。

就连这次朱宏晨来购买帝王宫和京华,都是韩天的主意,他知道常三倒了,也快判了,那么,就可以向那些产业下手了。

凤凰市有陈某人在,韩老五跟常三又有点旧情,实在没兴趣来这儿发展,当然,他并不知道,陈太忠等人已经私下把那些东西分配好了。

正好朱宏晨因为自己也赌球,得了消息,手里自然就有了点闲钱,于是问计于韩天,有什么好项目搞没有,韩天顺水推舟地介绍了一下,帮朋友嘛,这种动动嘴而无须付出的建议,提几个也是正常的。

他甚至向朱宏晨建议,要动手的话,现在正是时机,早了的话,没有那个必要,晚了就没准让别人把便宜捡走了。

朱宏晨托人一打听,还真是这么回事,于是,就趁着朱秉松来队里看训练的时候,说出了自己想为家乡经济建设出一把力的想法。

按说,朱秉松并不待见别人对凤凰的支持,不过朱宏晨手里那点钱,实在不值得他多说半个字,而且,红星队这帮人,在素波的名气并不好,朱市长耳朵里早就听到了,只是为了素波的城市名片着想,他也就懒得计较了。

而红星队的这帮人,还偏偏地不争气,从来没弄回来过什么好名次,否则的话,朱市长也能在素波随手划拉俩项目打发他。

既然他们想祸害凤凰,那就由他们去吧!朱秉松这么认为,现在,都有人背后叫他“红星队的朱市长”了,隐隐有影射他不务正业的意思。

再说,省纪检委书记蔡莉今年必定要去省政协做主席,朱秉松已经将锁定了这个位置,既然要到省里去了,那么适当地撇开一点“素波情结”,关注一下凤凰,也是该有的觉悟。

就因为这种种原因加在一起,朱秉松才破天荒地因为一个小小的足球队队长,给章尧东去了一个电话。

当然,其间关窍,铁手不可能全部都知道,但是他知道,朱宏晨这次来凤凰,就是想接手常老三的产业。

陈太忠跟马疯子提起过,要盘下京华酒店,可是马疯子那人是外粗内细的主儿,虽然跟铁手合作搞走私车,但是这种消息,却是绝对不会跟丫讲的。

所以,铁手也不知道,朱宏晨这次,是截了陈太忠的财路,他还美不滋滋地向陈太忠建议呢,“朱宏晨这家伙,跟很多大老板有关系,要是拉投资的话,几千万估计没问题,陈哥……您那儿不是有招商引资的任务吗?”

当然,他提这个建议,也就是个和稀泥的意思,今天这事儿不太好了断,陈处这边,肯定不是三万五万、十万八万就能打发了的主儿,可要得再多的话,姓蓝的这厮,也就未必出得起了。

与其让双方僵持不下,在二梁上吊着,倒是不如让朱宏晨引见几个老板给陈太忠,引那么几个千八百万的项目进凤凰,倒也是皆大欢喜的场面。

陈太忠听到这里,却是明白了,为什么铁手说自己收拾朱宏晨都是手拿把掐的,道理很简单,因为丫有把柄在韩天手上攥着,而他陈某人,却是稳稳能吃住韩老五的。

不得不说,这是一件极为滑稽的事儿,被两个省委常委看重的城市名片,不怕官场中人,却是要视混混的眼色行事,而那些混混,却是又最忌惮来自政府的打压。

正是所谓的“百姓怕官、官怕洋人、洋人怕百姓”的连环套,规则的微妙,效果也就体现在这里了——无论是明面上规则,还是潜规则。

对铁手的建议,陈太忠嗤之以鼻,“哼,我稀罕那点投资吗?对了,照你这么说,朱宏晨这次也来了?”

没错,他是个以工作为中心的人,但是,这是他不服输的性格使然,却并不是说其本人真有多么高的觉悟。

红星队的人,夺他基业在前,侮辱他的朋友在后,这点气都出不了,他这个罗天上仙,可以去买块豆腐来撞死了。

“是啊,来了啊,”铁手点点头,脸上有一点赧然,“他正带着几个小弟和模特,在我的贵宾间HI呢,我是听别人说,这里出事了,才带人过来看看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