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684章 丁小宁发飙

杜书记虽然唱得不怎么样,他的爱人唱歌唱得却是很不错,她平日里也少来这种地方,最后拽住古昕,两个人一首接一首地唱——古昕唱歌,原本就还不错,开了幻梦城之后,练手的机会太多了,现在乍一听起来,已经俨然有点盗版周华健的风范了。

山中无甲子,壶中日月长,一帮人这么玩下来,不知不觉就接近十点了。

杨新刚好意提醒一下,“杜书记,时间不早了,要不……咱们撤?”

杜书记不太服气陈太忠的酒量,两人一直坐在那里拼啤酒呢,听到这话,他抬头看一眼,发现自己的老婆玩兴还挺浓,就冲着杨新刚笑一下。

“红梅好久不出来玩一次,既然高兴,那就由她吧,杨主任,你这只看着我们喝,也不合适吧?”一边说着,他就一边伸手去拿啤酒,“来一杯……嗯?两打啤酒,这么快就没了?”

“我去喊服务员,”丁小宁腰板一挺,就要站起来,谁想李凯琳一按她的肩头,“好了,小宁姐,我去要吧。”

杜书记喝得已经有些多了,看着李凯琳扭动着腰肢出去,感受到了那种来自天然、不事雕琢的魅惑,一时间就有点眼直。

再转头回来,看看丁小宁那种天生的丽质,他就有些感触了:你看看人家,两个漂亮得一塌糊涂的女朋友在一起,不但没争执,其中一个还管另一个叫姐,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。

这是怎样的一种境界啊?简直太牛叉了,男人能这么活一辈子,那才不叫白活!

想到这个,杜书记转头看看自己的黄脸婆,那是要长相没长相,要身材没身材,实在有点碍眼。

虽然他可以确信,真要遇到事情的话,自己的老婆绝对会比陈太忠的这俩情人可靠一万倍,但是我这个生活质量……是不是低下了一点呢?

“我这儿还有一杯没动呢,”丁小宁拿起自己的酒杯,向杜书记晃晃,“要不,倒给你吧?”

看着酒杯上那鲜红的、诱人的唇膏印,杜书记咳嗽一声,努力伸长脖子,咽下口腔中喷薄欲出的口水,展颜一笑,极力维持着自己的尊严,“哈,小丁你自己喝吧,马上酒就来了呢……”

就在这个时候,门外传来“乒乓”一阵大响,间杂着女人凄厉的尖叫声。

“搞什么飞机嘛,”陈太忠的耳朵尖,最受不了这种噪音,听得就是一皱眉,冲着丁小宁一扬下巴。

他也有点喝得多了,虽然论酒量,罗天上仙那是无底洞,但是不去刻意预防的话,总是会有点亢奋,“小宁……你出去看一下,把那些混蛋撵走。”

丁小宁站起身子向门口走去,走动间的那份风情,又让杜书记有点眼直,“哈,陈主任,你这俩女朋友,真的是一个比一个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丁小宁已经打开了房门,探头看了一眼,转头就奔了回来,脸色铁青,“有人欺负凯琳!”

一边说着,她一边抄起两个啤酒瓶,转身向外冲去,她原本就是混社会的女光棍,眼见有人欺负自己的同伴,还是很猥琐的那种,马上就不干了。

火爆性子上来,丁小宁连陈太忠的账都敢不买,再加上她今天还喝了点酒,哪里还管得上眼前坐了什么人?

陈太忠的反应有点慢,等他反应过来丁小宁说的是什么的时候,她已经冲到了门口。

“我操!”他一抬脚,就踢飞了面前的茶几,就在古昕放下麦克风,讶然回望的时候,他已经旋风一般地冲了出去。

按说,现在陈太忠做事,通常不会火气太大,眼前又是一帮政府干部,但是他也喝了不少酒,旁边又只有杜书记这夫妻俩算外人,眼见丁小宁抄了酒瓶子出去,登时就热血沸腾了。

走廊的尽头,是下楼的拐角,地方很大,不但通向另一条垂直的走廊,还有一个小小的服务台,好几溜沙发,沙发上通常坐着等待坐台的小姐。

不过现在是十点了,够点姿色的小姐不是有台就是出台了,剩下的就是一些有瑕疵的小姐,或者年纪大了,或者自身底版不过硬。

就在拐角不远处,两个男人抓了李凯琳的手,在向另一边走廊里拖,还有一个男人,却是一只手揣在口袋里,另一只手在拍打着她的脸,“妈逼的,你个烂货,给脸不要?”

陈太忠在瞬间就冲过了丁小宁,就在那打脸男人听到脚步声,愕然回望的时候,他抬手就是一个打耳光,直接将此人扇到了一边,接着两只脚飞起,直接将另两个男人踹飞。

在旁边的人看来,那俩男人飞出去的时候,空中兀自还残留着重重掠影,可想而知,陈太忠出手有多快了。

就在同时,他一把搂过了吓得发抖的李凯琳,轻拍一下她的脊背,“怎么回事啊?凯琳……这帮混蛋是要干什么?”

捱了他两脚的那俩男人伤得比较厉害,躺在地上,一时半会儿爬不起来,倒是那个打李凯琳脸的男人捧着脑袋晃悠半天,才反应过来,自己是被人打了。

“小子,你给我等着,”他看陈太忠的身材异常高大,转身就向丁字型的走廊的另一端跑去。

可是陈太忠又怎么容得了他溜号?将李凯琳向丁小宁身上一推,身子一蹿,就将此人捉了回来,抬手就是一个背摔,直接将此人放倒在地。

放倒之后,陈太忠抬起脚来,冲着此人的右手就慢慢地踩了上去,徐徐地发力,脚尖还徐徐地搓动着,脸上也是一脸的狞笑,“呵呵,小子,刚才这只手打人的脸……很爽吧?”

“啊~”那男人登时就尖叫了起来,老话说得一点都不错,十指连心,他纵然是喝了不少酒,但痛觉神经终是还有一点感觉,“混蛋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“混蛋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陈太忠听得火了,抬起另一只脚,冲着他的脸上就是一脚,“你算什么玩意儿?也配让我知道?”

那男人的口鼻间,鲜血登时就汩汩地涌出,顺着脸颊滴滴答答地淌到了地毯上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古昕、杨新刚和杜书记也走了过来,陈太忠用下巴示意一下,“老古,新刚,把那俩弄进包间去,咱们好好地玩一玩。”

古昕和杨新刚对视一眼,一人一个拽着那俩走了,陈太忠俯下身子,松开脚的同时,一拳将脚下的男人打得头晕眼花,夹起人就回去了。

这位也是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子呢,身材也算得上魁梧,只是,在陈太忠的手里,轻飘飘地不着力道,外人看起来感觉就像拎了一根稻草一般。

将三人带回包间之后,陈太忠一抬脚,就狠踹几个人的腿弯,“给我跪下,听见没有?”

那三位肯定不想跪,不过,手脚略微慢一点,陈太忠就是几个打耳光,秃顶的那厮,连牙都被打掉了一个。

接下来,略一打问,大家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。

敢情,李凯琳出去要啤酒的时候,这三位正在那儿选小姐呢,不过任是谁也知道,这个时候,想找个差不多的小姐,还真的不容易。

李凯琳走过去的时候,打脸的那男人轻吹一个口哨,“我靠,这个女孩儿正点啊。”

她穿的是那种紧身豹斑裤,凤凰市的小姐,现在流行穿这个,所以,打脸男就认为她是小姐,一捅同行的一位,一脸的淫笑,“麻子,你不是说在这儿有办法吗?让她转个台,去咱们那儿坐坐啊。”

麻子还没回话呢,另一位冷冷地一哼,“这可不是金凯利的人,这是幻梦城的小姐,平常捏着小逼装处女,不坐台不出台,妈的,敢情也是个骚逼,都卖到金凯利来了。”

麻子知道自己的伴当,那也是花丛圣手来的,天天就是在各大歌厅、桑拿、保健中心里泡着的,眼皮子极为驳杂。

他一听,这女孩都不属于金凯利的保护范围,那就再也没什么可忌惮的了,“咱截了她走,陪客人唱歌唱到一半,跑了的小姐多的是……再说了,幻梦城的人来金凯利?捞过界了嘛。”

李凯琳点完啤酒之后,没想到三个男人嬉皮笑脸地围了上来,她隐约觉得,其中那个秃顶好像有点眼熟。

这三位开出了一百块钱一个小时的价钱,要她转台,这已经是行情的两倍了,不过,她又怎么可能答应呢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