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682章 小狐狸精

七零三当然就是“老中医”呆的房间了,不过还好,陈太忠已经想到,文海没准会憋不住,悄悄地派人或者丫亲身上去一趟,所以对房间下了一个时辰的禁制,以防意外。

“那可能吧,治疗过程中切忌分心,”他听到文海的话,若无其事地点点头,“而且,有点本事的人,总是有点毛病的,也许是怕咱们……偷艺?”

偷艺?文海被这两个字刺激得有点哭笑不得,他才要说什么,却不防对面那厮讶然地望向自己,“不过,文主任……你没那个房间的房卡吧?”

“嗯,是没有房卡,我就是想看看,门锁了没有,所以上去试了一下,”对这个问题,文海回答得有点赧然——这显然有不相信人家陈副主任的嫌疑。

“你不用那么心重,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神色也非常值得人玩味,“大家都是公务员,莫不成你以为,万一有事我能跑了吗?”

“呵呵,我不是那个意思,”文海也笑一笑,不过,是那种心事重重的笑容,“我只是有点牵挂小颖。”

“她动手术的时候,你也不能旁观吧?”陈太忠翻一个白眼给他,一副很不以为然的样子,不过,文海也只能咬牙生受了。

有了这么一个小小的插曲,文主任终于死了那份好奇心,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,魂不守舍地轻啜慢饮。

他魂游天外了不知有多久,才听到陈副主任的声音自很遥远的地方传来,终于将他拉回了现实,“差不多一个时辰了,咱们上去看看吧。”

文海看一下手机上的时间,果然,两个小时,不知不觉地就这么过去了。

跟着陈太忠,他亦步亦趋地走到了七零三的门口,略微犹豫一下,一时间都有点不敢进门,不过,陈副主任一推门,门应手而开,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了进去。

室内的情景,跟他第一次进来的时候一模一样,那老中医依旧在沙发上盘腿坐着,不过位置微微有了一点变化就是了。

见他俩进来,老人眼皮一抬,又是声如洪钟地来了一句,“好了,你们可以走了,”说完这句,眼睛一闭,又不吱声了。

文海望向自己的女儿,女孩直着身子面朝天静静地躺着,随着老人的一句话,眼睛猛地一下张开,疑惑地向四周打量着,没有说话,眼中的讶异之色极强。

“小颖……感觉怎么样?”文海挤出一个笑脸,上下打量着她,眼中满是慈爱,“我看你的脸色好一点了。”

小姑娘销瘦的脸上,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,却是没有说话。

“都在哪儿扎针了?”文海将脸凑到距离她面孔不到一尺的地方,仔细地辨认着,“咦?我怎么看不到针孔啊?”

“哼,”那边坐着的老中医一声冷哼,眼皮都不抬地重复了一遍,“你们可以走了,把门关好。”

“我没觉得扎针,”小姑娘低声回答了一句,“就是往床上一躺,再一睁眼,就看到老爸你来了……”

果然是很神奇啊,文海上下看看女儿的装束,好像身上就没怎么动过,什么按摩的痕迹都没有。

帮自己的女儿穿好衣服,文海扶着她走出门,冲陈太忠招招手。

“还有什么事?”陈太忠走出房间,顺手带上门,低声发问了。

“这样……”文海的手比划半天,张口结舌了好一阵,才出声发问了,“那个……这样就算好了?”

“没错啊,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点点头,“等个十天半个月的,她的身体好一点了,你可以带她去素波检查嘛。”

这这这……太夸张了一点吧?纵然是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,文海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好半天才愕然地点点头,“过一阵,先在凤凰检查一下吧。”

这个回答弹性颇大,一个原因,是文主任对这个治疗结果实在没太大信心,另一个原因,他却是又有点担心,女儿真的被治好的话,他就要实现诺言,请辞这个主任了。

先在凤凰诊断一下,要是真的好了,就让女儿再休养一段时间,然后去素波复诊,最后,还可以去北京确诊一下……如此一来,基本就能拖上那么三五个月甚至一年半载的。

等到那个时候,他再请辞,也就不那么显眼了,再说了,这段时间若是能跟陈副主任处好关系,岂不是还有寰转的余地?

这是他早就想好的。

“那随便你吧,”陈太忠笑一声,冲着那小姑娘招招手,“好了小颖,好好养病,陈叔叔不送你们了。”

说着,他一闪身进了房间,随手将门关了起来。

“陈叔叔?”文海低声嘟囔一句,接着又是一声苦笑,转身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女儿,将风帽轻轻地盖到她的头上,“走了,小颖……”

“爸,这个人……就是那个坏人?”小颖轻声地问了一句,因为眼窝深陷而显得格外大的眼睛里,透出一丝好奇。

“爸爸现在也搞不清楚,他是好人还是坏人,”文海笑笑,柔声回答她,顺手搀着她向电梯走去,“不过小颖,看你的精神,好像好一些了……”

陈太忠哪里想得到,自己费尽心力救治的女孩,居然会认为他是“坏人”?当然,就算他知道了,也不过就是多一次哭笑不得而已,这种误会……嗯,误会得多了也就习惯了。

事实上,当他看到那女孩的可怜样时,一时都有点想原谅文海了,事情往往就是这样,耳中听到的,同亲眼目睹相比,总是差了些视觉震撼。

这一刻,他甚至有点小小的自得:哈,哥们儿现在,居然连同情心都有了那么一点点,很不错嘛。

等了一阵,陈太忠确定文海已经走了,才带着“老中医”施施然离开了花园酒店,开车直接到了西郊公园,找一个僻静的地方,看看四下没人,老中医在光天化日之下,刷地就人间蒸发了。

忙完这些,也就接近五点了,陈太忠给刘望男打个电话,跟她说自己晚上想带李凯琳出来玩,刘大堂登时就是一声轻笑,“呵呵,你这个馋猫,终于忍不住了?”

“喂喂,不是你想的那么一回事啊,”他自是要道貌岸然地解释一下,“我不过是想让她冒充一下我的情人嘛……喂,不许笑,我说正经的呢,事情是这么回事……”

等他把缘由解说一遍,刘望男在那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,“好了好了,不用解释那么多了,反正我一直帮你盯着她呢……嗯,她肯定会高兴的。”

在西郊公园打坐片刻,弥补了一下今天流失的大量的仙力,陈太忠开着车,先到开发区筹备组接了丁小宁,又去幻梦城接李凯琳。

李凯琳听说陈太忠要接自己出去吃饭,欢呼雀跃之后,很是细心打扮了一下,陈太忠看到她的时候,简直有点不敢认了。

白嫩的脸庞上,淡淡的眼影衬得眼睛既大且亮,精心修饰过的眉毛,淡色的唇彩,耳朵上两颗细小的耳钉,一切的一切,都显出了她下的功夫和对晚餐的期待。

不过,陈太忠最注意的,还是她那个尖尖的小下巴,精致的脸颊在平收之际,拉出了一个很有美感的反向曲线圆弧,真的有几分狐狸精的味道。

看到陈太忠从金杯车里跳出来,冲自己招手,李凯琳快步走了过来,可是,明明是很自然的走路,配上她那无意间扭动的腰肢,真的让人有点忍不住伸手在腰上抚摸一把的冲动。

“我就知道,这家伙很像个狐狸精,”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,在李凯琳改名之后,他就发现了这一点,眼前的这一幕,更是加深了他的这个印象。

这还是那个才从农村出来一年的小姑娘吗?

“我觉得也像,”不知道什么时候,丁小宁来到了他的身边,低声感叹一句,“真的是个狐狸精胚子啊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