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681章 “老中医”出手

关于白洁的传言,一直是陈太忠心中的块垒,眼见杜书记这个动作,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:我靠,不是吧,连你都知道这件事了?

不过,人家老杜已经喝高了,他自是不能计较,而且,没有杜书记的真情流露,他也不可能知道,自己的名声,居然到了如此不堪的地步!

今天我可得给自己正正名了,他心里暗暗地拿定了主意,当然,他当下并没有做什么解释,只是混若不觉地点点头,笑嘻嘻地回答,“呵呵,成啊,不见不散。”

在送走杜书记之后,他钻进金杯车里,把座位放倒,小憩片刻,脑子里却是在不住地转悠:今天带家属……我该带谁呢?

当然,他认为自己带的人,一定要比白洁漂亮才成,不过,回想一下杨新刚的老婆,他又不得不承认,那个女人真的不错,自己在凤凰市结识的女性不算少了,可是跟白洁比起来,也不过是春花秋月各擅胜场而已。

他唯一确定,稳稳有把握能超出白洁一头的,只有丁小宁,他相信,以大众的眼光来看,无论从相貌、身材还是气质上讲,丁小宁都绝对不会输给白洁,她略逊白洁一筹的,只是成熟女人的风韵。

当然,要是算上唐亦萱的话,那就绝对全面地超越白洁了,可唐某人是蒙通的家属,不是他陈太忠的家属。

小宁不够成熟,但是很青春嘛,我喜欢青苹果……难道不行吗?陈太忠登时就拿定了主意,就是她了,我还真的不信,别人会认为她不如白洁。

可是,我也不能拽住老杜,跟他解释说,我喜欢丁小宁的青春,不喜欢白洁的成熟不是?想到这个,他又有点为难了,啧……要不,把丁小宁换成唐亦萱?

不行,就算我肯,唐亦萱也不肯陪着哥们儿疯狂啊。

要不这样……我带俩情人过去算了,陈太忠突发奇想,再找上一个年轻的女孩儿,跟丁小宁凑成搭子,那么,不用我解释,别人也知道,我只喜欢幼齿,喜欢罗莉,却是对孰女没兴趣。

可是……这个人,也不太好找啊,比杨新刚的老婆强的女人不算少,但是能得到大家公认的,却实在不多。

算了,让刘望男在通玉帮里给我找一个吧。

拿定了主意,他打个哈欠,正要舒舒服服地在阳光下打个小盹,一个尖下巴、小细腰、大眼睛、又带一点怯怯的神情的女孩,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。

小娟……哦不,是李凯琳!我怎么忘了她了呢?

好吧,这个是比较合适的,陈太忠想起她,接着就想到了常寡妇,又想起了在东临水“生活并战斗”的经历,一时觉得恍若隔世,曾几何时,自己也曾是窝在一个小小的村子里,做村长助理呢。

下午,他给文海打个电话,自己将金杯车泊在花园酒店门口,约莫一个来小时之后,文海开着他自己那辆松花江过来了。

文海的女儿今年才十五岁,个头不低,只是人瘦得跟麻杆一般,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倒,整个人藏在厚厚的衣服中,也不显得如何臃肿。

她上身是一件带了风帽的宽大棉褛,又带了厚厚的口罩,只露出一双眼睛,那眼睛是够大了,只是,那是眼窝深陷造成的感觉,露出的面部肌肤,白得没有一丝血色。

文海小心地搀扶着她,看他脸上那副心疼的神情,一点也显不出在欢迎陈太忠的会上那种霸气,这一刻,他是一个异常关爱孩子的合格父亲。

快步将女儿扶进了花园酒店的大厅,他才出来锁车门,然后冲着陈太忠点头笑笑,颇有一点无奈的样子,“她不能受风啊,唉~”

“好了,你不用解释了,”陈太忠苦笑着摇头,同他一起再次走进大厅,“对了文主任,这个老中医呢,有点怪癖,你不要跟他说话,等你孩子进了房间,你在外面等着就行了。”

嗯?文海不解地看着他,好半天之后,眼神逐渐地黯淡下来,缓缓地点点头,却是没有说什么。

进了房间之后,文海看到,一个须发皆白、面色红润如婴儿的老人,正盘腿在沙发上打坐,穿的是粗布的对襟大褂,身下是扎了裤管的棉布灯笼裤,只要是个人,一眼就能看出,这是那种传说中的高人。

听到他们进来,老人的眼皮开阖一下,眼中精芒一闪,略略点点头,又缓缓地闭上了眼睛,很随意地说了一句话,却是声如洪钟一般,很有点震撼力,“让那女孩平躺在床上。”

文海帮着女儿脱去了外套,陈太忠看他还要脱女孩的棉裤,笑着摇摇头,“不用了,就是上半身扎针,扶她躺下就行了,对了,你在大厅等我吧,等一下我就出去。”

这老头,当然就是陈太忠整出的幻像了,扮相实在脸谱化得很,不过唯有如此,也才能让普通人勉强接受接下来可能发生的神奇事件,脸谱这玩意儿的好处,就在这里了。

见文海悻悻地关门出去,陈太忠的目光一直跟着他,直到见他消失在电梯中,他才一抬手,封闭了小姑娘的六识……

二十分钟之后,陈太忠也出现在了大厅中,脸色微微有一点发白,他招呼文海一声,两人坐进了花园酒店一楼大厅拐角的茶社内,点了一壶碧螺春,慢慢地啜了起来。

“疗程,是几天?”好半天之后,文海才闷声闷气地发问了,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手里的茶杯,呆呆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“人家出手,一次就够了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他,“我跟你说啊,文主任,找到这人,然后求人出手,你都不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儿呢。”

是吗?也许吧,文海苦笑一声,依旧没有抬头,你这么说,无非是在提醒我,请辞这个主任的必要性而已,不过,如果真能治好小颖,那倒这个主任,不要……也罢。

两人又沉默了起来,就连空气都凝重得有点固化的味道了,偶尔地,能听到一两声吞咽茶水的声音,却是遥远得好像在地球的另一端发出的。

大约又过了七八分钟,文海抬头看看陈太忠,“今天这个针灸,多长时间就完了?”

“大概两个小时左右吧,”陈太忠笑笑,“时间长一点,效果会好一点,你不这么认为吗?”

时间长?文海差点没被这话噎个半死,跟开颅手术比起来,两个小时也算时间长?听到陈太忠这么说话,没由来地,他的心中升起一阵担忧。

“真的没问题吧?”他禁不住追问一句,下一刻,他有点尴尬地轻咳一声,“咳,我的意思是说,就一次治疗,两个小时就够了?”

现在就够了,我是怕时间太短吓着你!陈太忠抬头看他一眼,笑着点点头,“人家是这么说的,我觉得应该没问题吧?”

“这个人……这个老中医,叫什么名字啊?”文海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了,“陈副主任你居然这么信任他?”

“他的名字,我可是不方便说,呵呵,”陈太忠笑着摇头,嘴里坚不吐实,“跟你明说吧,要不是有人看着小姑娘可怜,替你求情,这次忙我都未必会帮。”

一边笑着,他一边举起了茶杯,“呵呵,以茶代酒,来,干杯,预祝这次治疗圆满成功。”

“干杯,”文海也举起了杯子,勉力笑笑,心中却是大奇,有人替我求情?这个人会是谁呢?

这个疑问,冲淡了他对“老中医”身份的怀疑,同时也让他感觉到,这才是比较合理的解释。

经过近来详细的打探,文主任已经很清楚了,科委新来的副主任并不是什么好鸟,“五毒书记”、“瘟神”这种名头,充分地说明了此人的品性。

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他实在想不出,此人为什么能在跟自己发生冲突之后,居然还能大发善心帮小颖治病。

“谁帮我求情了?”他直勾勾地看着陈太忠。

“能说的话我早说了,你也不用问了,”陈太忠不鸟他,淡淡一笑,“喝点茶吧,两个小时……很快的。”

两个人开始闷头喝茶,不到一个小时,一壶碧螺春就被喝得有若白水了,陈太忠抬手又叫了一壶,文海却是站起身子,“陈主任你先呆着,我去个洗手间,水喝得太多了……”

七八分钟之后,他才慢慢地走回来,脸上的神色不太对劲,“七零三的门,好像反锁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