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678章 素波红星

“该花的钱,咱不能小气”——陈太忠说了那么多,这才是他的重点,不过,他相信这帮知识分子能听得明白。

“三万有点多了,”奇怪的是,第一个表态的,居然是梁志刚,这厮可是从会议一开始,就惦记着陈太忠那点钱呢。

事实上,文海私下里对梁主任的评价,一点都不错,这家伙就是个人精,几乎在陈太忠说完话的半秒钟之内,他就听出了里面的意思。

人精有人精的弱点,精明并不等于智慧,他的脑瓜实在太聪明了,所以就多了许多欲望出来,大多数时候,这种人是不能独当一面的,这也是文主任不看好他的原因之一。

正是所谓的“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误了卿卿的性命”。

梁志刚一听说,那多出的十万块钱,陈副主任并没有视作禁脔的打算,那他肯定马上就要反对了,给干部们发福利,差不多就行了,剩下的钱,只要我能找到合理的借口,也可以去花嘛。

当然,花钱的前提,是要向陈副主任打个招呼,获得人家的认可——小陈这么做有点越权,不过,谁要钱是人家要下来的呢?而且,那厮本身也很强势。

“这个倒是,”邱朝晖听到梁志刚为他补纰漏,马上就点头附和了,而且他的理由还算充分,“一共就是四十个人左右的会,一个人五百,也不算少了。”

接下来,就是最后一个议题了,这个装修的招投标方案,被李健拿出了一摞,要在场的主任们议一下。

陈太忠一见是这件事,就不想再呆下去了,笑着站起了身子,“这件事,就是你们几个商量吧,有了结果告我一声就行了,招商办那边我还有个会,不好意思啊。”

说完,他冲着大家点头笑笑,居然就那么扬长而去了。

他的人是走了,话却是留下了,而且话里的意思很明白,他说的不是“你们几个商量着定了就完了”,而是说“有结果告我一声”。

这就是说,他在获知结果后,万一不满意的话,有推翻这个结果的打算。

这是一个警告,极为晦涩的警告:我这人,其实挺好说话的,不过,你们做事也得差不多点,太过分的话,小心我翻脸哦~

正如他所料的那样,科委最不缺的,就是聪明人了,他的身影才消失在门外,文海就发话了,“这次装修,涉及到咱们科委的形象问题,我认为应该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,来对待这件事情……”

陈太忠的离开,是一个借口,不过,他手上的事情,确实也挺多的,段卫华说了,要他在方便的时候,去一趟市政府。

不过,打个电话过去,刘敏说段卫华在开会,市政府秘书长景静砾也找他,但是也在开会,还是张开封好,听说他要来,笑着回了一句,“好了,那我推了别的事儿等你,快点来啊。”

张开封最近算是春风得意了,清湖这种一等一的繁华地区,他兼了书记和区长,只等市委秘书长魏长江到点下了,他就是升常最有力的争夺者。

不过,升为常委之后,如果不做什么大的调整的话,不会有什么好位置留给他,而他这清湖区长兼书记的位子,应该最少要辞去区长。

他未来最好的发展方向,就是市委副书记兼清湖的书记了,只是估计章尧东未必会答应,这让他感觉到有点纠结,留在清湖养老好呢,还是再博一把?

当然,这纠结是成功者的烦恼,他肯定是要博一把的,不过他找陈太忠,却是有别的事情商量。

见到陈太忠进门,张开封赶紧热情地招呼了起来,“哈,坐啊,尝尝这个茶,今年的明前龙井,知道你爱喝茶。”

“张书记,你不用这么客气,看你这么客气,我糁得慌,总觉得有什么事不对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坐到了沙发上,“在素波你就给我打电话,到底是什么事啊?”

“那个京华酒店,可能有点问题,”张开封叹一口气,“嗯,有人盘下那个地方,真是……唉,都是什么事儿啊。”

“京华酒店?”陈太忠愣一下,才点点头,“哦,什么人想盘那儿?”

“朱宏晨……那个踢足球的,”张开封无奈地耸耸肩膀,“你听说过吧?国家队的,咱天南大名鼎鼎的人物。”

素波红星队是甲A俱乐部的一支,名气挺大的,关键是许绍辉和朱秉松都挺关照这支球队,作为素波市甚至是天南省的一张名片,足球队员们享受的待遇也很高,买得起酒店,倒也不是那么奇怪的事。

“他算什么玩意儿啊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皱眉,“老老实实地在素波呆着就完了,回凤凰折腾什么劲儿?”

“人家找了章尧东了啊,”张开封看着他,嘴角泛起一丝苦笑,“想在凤凰投资,谁还能不给点面子?别说你的京华酒店了,我的帝王宫也让人家看上了。”

“那都是常三的,咱们还没到手呢,什么你的我的?”陈太忠笑一声,“既然是尧东书记的意思,那他要买就让他买呗。”

“我可是不甘心,”张开封知道,要说动这厮,就得实话实说,“明明是花一点点钱就能盘下来的买卖,凭什么让给他啊?天底下便宜多了,可是跟咱俩抢食儿,有点过分吧?”

“我是觉得……这件事可能没那么简单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摇摇头,“常三的产业,其实不关门都可以的,现在咱俩想盘下来,这消息应该没几个人知道吧?你说出去了?”

“你当我是傻的?”张开封也是一皱眉,悻悻地瞪他一眼,“我是怀疑段卫民嘴不严,让章尧东听到消息了,今年的人事变动,章尧东不是很满意,他是不是想借这个机会,给卫华市长添点堵?”

张开封这话,真的算是诛心了,不过,他跟陈太忠的关系不错,而且也深明段卫华同其的亲近程度,再加上,他认为对方是有资格参加这场博弈的,所以不怕说出来。

是的,虽然陈太忠只是个副处,但是在张开封的眼中,确实有资格谈论一些高层的东西。

“这个可能性,还真的挺大的啊,”陈太忠的眉头皱得更紧了,他略一琢磨,就觉得张开封这话有点道理,因为他自己阴范晓军的时候,就是从一件看似无关的、不起眼的事情上下手的。

“那就让给他算了,”段章二人之间,陈太忠跟段卫华略微近一点,不过指望他旗帜鲜明地支持某一方,那也不太现实,大多时候,陈某人还是对事不对人的,“反正也损失不了多少。”

“可是段卫民不干啊,”张开封郁闷地叹一口气,“他都跟……不知道哪个女人说好了,许了人家管理帝王宫了。”

“我也别人许好了,要人家管理京华酒店呢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不过,哥们儿把京华酒店许给谁了?是丁小宁……还是马疯子来的?

“我这可是关键时候了,能不能再进一步,卫华的市长的态度很关键啊,”张开封又叹一口气,那样子是要多苦恼有多苦恼了。

“而且,段卫民说了,京华酒店和帝王宫,都在我清湖的地盘上,红星队那帮家伙,也没什么好东西,万一出点什么事,到时候还要算到我头上。”

“那帮家伙很操蛋?”陈太忠隐隐感觉,有什么东西,似乎不是很对劲儿。

“用操蛋形容,那都是客气的,基本上就是无恶不作了,除了踢球不行,啥都行,”张开封冷哼一声,“要不是有朱秉松和许绍辉关注,再来三支红星队,也不够抓的。”

“不过,他们不是都在素波活动吗?”陈太忠努力去捕捉脑中的那一丝灵感,却是无论如何也捉不到了,“不会来凤凰的吧?”

“素凤高速一通,一个多小时就来了,而且,朱宏晨是虽然队长,你以为他自己就有那么多钱,盘下京华酒店和帝王宫吗?就只算两百万也难死他……肯定是要借钱或者凑钱的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?”陈太忠有点搞不懂。

“肯定是红星队的凑份子,买下这些,”张开封冷哼一声,“花了钱的,能不来吗?到时候啊……我的清湖区还真热闹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