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675章 有所忌惮

安排就安排呗,下一刻,陈太忠就反应了过来,他笑着点点头,“刚才我看见屋里就一个人,确实有点紧张,不过,这件事,秦头儿你和谢副科长打招呼就行了,我实在顾不上管了。”

“你倒是有两下,撒手不管了,下面还在没命地跑,”秦连成冲他笑笑,“科里连个接电话的都没有,再安排一个跑项目的,一个坐办公室的好了。”

“行,没问题,”陈太忠点点头,犹豫一下又说,“对了,坐办公室的那个,待遇可能会低一点,没有差距,就产生不了动力啊。”

“这个我知道,”秦连成点点头,可是他的表情,看起来有点心神不定,“对了,去素波开会开得怎么样?”

“这种会,以后我再也不去了,”陈太忠苦着脸摇摇头,“太耽误时间了,还好,顺路办了点科委的事,要不然就太不划算了。”

“呵呵,”秦连成被他这样子逗得笑了起来,停顿一下,才摇摇头,语重心长地说,“我明白你的感觉,当年我也这样,不过……你得努力去适应,能做事的干部虽然好,可你真想做个好干部的话,先得学会做人。”

陈太忠撇着嘴点点头,他知道,秦老大这是为自己好,不过,他觉得真要那么努力去适应的话,感觉活得挺憋屈的。

看他这副样子,秦连成一时也有点不好再说什么了,说不得就将话题扯开了去,“对了,给科委办什么事儿啊?”

“要钱呗,”陈太忠听到说这个,就来了一点精神,虽然钱还没到手,但是蒙艺发话了,怎么可能再有问题呢?

总算他还记得,任命没到不宜声张,那么,拨款未到账……大概也不宜张扬,只是含混地说了一句,“可能会有点希望吧。”

看他喜眉笑眼的样子,秦连成心里早有了八九分的明白,这钱估计没问题,一时就好奇心起来了,“要的是什么钱?不是从省科委要的吧?”

跟省科委要钱?他们那点钱,喂猫都嫌少啊,陈太忠笑着解释,“是这样,火炬计划重点项目的专项资金,不过不是替开发区要的。”

火炬计划重点项目的……专项资金?秦连成一品,就品出这个味道来了,不由得上下打量陈太忠一眼,“行啊太忠,你这是越来越能了,这种资金,素波科委的有没有?”

“没听说他们有,”陈太忠摇摇头,下一刻,他觉得自己的回答有点冒失,说不得画蛇添足地解释一下,“其实……我这只是个想法,也不知道通得过通不过。”

你这解释,也太假了一点吧?秦连成都想笑了,不过,他还是慎重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,“对了太忠,你这算不算是抢了开发区的一块儿肉?”

“不是吧?”陈太忠考虑过这个问题,他知道自己要是抢别人钱,那就是犯了大忌了,“高新区的专项资金,那是直接投资实体的吧?我这个……针对的是科技向生产力的转化啊。”

他还有一点没说,蒙书记都说了是搞试点,是试点哎,那种钱,怎么能来自其他项目?

大不了是挤占了点财政拨款而已,都说不清是挤占的谁家的呢,反正,这年头能要下钱来就是本事。

“呵呵,也是,这我就放心了,”秦连成也是担心陈太忠不知道好歹,动了高新区的奶酪,那未免就会有点麻烦了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陈太忠搞出的这么一招,对招商引资应该也是有帮助的,科委那边能出点成果,这边引来一点资金就能操作了,两者配合,正是相得益彰。

“太忠你真的是,为了工作……不择手段啊,”他撇嘴笑笑,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以后啊,办事还是不要这么拼命,木秀于林风必……”

说到一半,他还是打住了,这么说话,未免太有点挫伤小陈的积极性了,再说了,人家有蒙艺罩着,起码一时半会儿,是不用担心有什么风能“催之”的。

不过,这说了一半的话,陈太忠也听明白了,他苦笑一声,“唉,没办法啊,科委那地方,我都不想呆着,可是既然去了,我总得做点什么吧?”

“算了,不说这个了,中午一起吃饭吧,”秦连成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笑着站起身来,“去了素波一趟,没给我捎点什么好东西回来?”

这话,他说得比较随意,倒不是说要向陈太忠索贿,而是表示不见外的意思——秦主任家就在素波呢,还会稀罕他捎回来的东西?

“那个……”陈太忠下意识地错愕了一下,你跟我要东西?哥们儿这儿好东西很多,不过……给你什么合适呢?

“哈,开玩笑的,”秦连成拍一拍他的肩膀,“好了,就去下面的餐厅随便吃点好了,两个人,不要搞那么复杂了。”

“我想起来了,从蒙书记家拿了点巴达木出来,不过不多,”一说两个人吃饭,陈太忠就想起来跟尚彩霞吃饭了,“秦头,分你一半儿!”

“蒙书记家?”秦连成看他一眼,笑着点点头,“可以啊,一半就一半。”

表面上看,他好像只是略微有一点点错愕,可是秦主任心里却在很不厚道地嘀咕,小子你可以啊,别人去蒙书记家,都是拎着东西进去的,你倒好,从蒙艺家往外拎东西。

看来这家伙跟蒙书记,不是一般地惯熟啊,想到这儿,他咳嗽一声,“这个……太忠,你这个建议,跟蒙书记说了没有?他是什么态度?”

“嗯……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最终还是实话实说了,“蒙书记应该会支持我的,不过这种事,主要还是要看政府这一边了。”

当然,后面的话是他自己的发挥,他再说实话,也不可能说“蒙书记跟我打包票”了,这种低级错误,他现在是绝对不会犯的。

“哦,”秦连成点点头,威严地扫一下四周,旋即放低了声音,“要去你那儿跑项目的那家伙叫杨晓阳,是杜省长爱人的同学的儿子,你可以在这方面下一下功夫。”

嗯?陈太忠愣了一下,然后缓缓地点点头,心说怪不得呢,秦主任居然要塞人,敢情人家是杜毅省长的关系。

这关系说近不近,可说远也绝对不远,按理说那个杨晓阳见到杜毅,是能叫一声“姨夫”或者“姑父”的,绝对不算乱攀。

吃饭的中间,秦连成又提起了给他换办公室的说法,现在业务二科又要加俩人了,房间真的就太小了。

陈太忠一琢磨,倒也是这个理儿,现在的二科,基本上就是谢向南在全权负责了,跟大家挤一个大房间办公,也实在有点说不过去,落到新人的眼里,老谢的尊严和威望何在啊?

念及此处,他终于笑着点点头,“那就麻烦秦主任了,不过,这也就是咱招商办,给了科委,有这么一套房子,文海都要抢着搬进来。”

说科委,下午他就去了科委,不过,他的眼睛一扫,怒气就上来了,气冲冲地闯进了李健的办公室,冲李健招招手,“李主任,你出来一下,我问你一点儿事。”

李健皱着眉头看一眼他,目光中满是不解,略一错愕,站起身抽一抽胳膊上的两只袖套,慢慢地走了出来。

陈太忠嫌他走得慢,上前就扯住了他的袖子,快步走到院中,一指小二楼,“李健,装修的事,我交待给你了,钱也到位了,我出去这么长时间,怎么一点儿动静不见?”

一听是这事儿,李健脸上那种“慷慨赴死”的从容,登时就不见了去向,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。

“你别跟我怪模怪样的……这是什么表情啊?我问你事儿呢。”

“方案和招标书都有了,”李健扶扶鼻梁上眼镜,苦笑一声,“可是陈主任,你一直在素波开会啊,钱是你要下来的,谁敢替你拍这个板啊?”

这个……陈太忠一时无语。

这知识分子扎堆的地方,果然不是什么好路数啊,一开始是大家比着伸手抢钱,都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,哥们儿出手伤了一个人,现在连指定负责的李健,都不敢动钱了,这都是什么事儿啊?

麻烦你们大家,把这些聪明劲儿用到正经地方成不成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