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659章 露一小手

“哦,她刚才打乒乓球的时候,扭伤脚了,”荆紫菱走了过来,看他注意那个女孩,轻声解释一句,“过两天学校里要开春季运动会了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冲着扶人的小可乐笑着点点头,“这是要去医院?”

“是啊,”马小琳点点头,还陈太忠一个笑脸,“算了,你俩卿卿我我去吧,不耽误你们了,呵呵。”

原本那几个女生就挺奇怪,什么时候冒出这么个男人出来,听到马小琳这话,一时间纷纷扭头来看陈太忠,就连那疼得额头冒汗的女生,也讶然地抬头望了过来,可见女性八卦之心的强大了。

“喂喂,小可乐,话不能乱说啊,”荆紫菱恨恨地看着马小琳,“这是我爸找来的财神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“财神配美女……”那冒汗的女生还真不是一般地八卦,抽着冷气评点着,“咝……这是绝配啊,咝……”

陈太忠看那女生一眼,没有说话,心里却是有点纳闷,现在的女生,都这么物质化了?

“走吧,陪你们一起去医院,反正也没事,”他双手插兜,悠闲地笑笑,转身跟着几个女孩慢慢地晃着。

“对了,太忠,你不是会中医?”荆紫菱看他一眼,开心一笑,“还很神奇呢……要不你帮忙看看?”

为什么要帮她看啊?陈太忠不满意地看荆紫菱一眼,才要撇清,猛然间想起,上次自己“发高烧”的经过,她可是全看在眼里了。

听到这话,那几个女生也全站住了脚,扭头半信半疑地注视着他,目光中有好奇,更多的却是求助的眼神。

“把她扶到路牙子上吧,”陈太忠见状,也懒得再客气了,他本是随心随性的脾气,不喜欢多事,却也不会矫情。

这一段是下坡路,马路牙子由低渐高,高到六十厘米左右时,就是一个台阶,如此循环着,那高的地方,人坐上去,基本上就是坐椅子的那种感觉。

在大家的搀扶下,黝黑的女孩坐了上去,陈太忠蹲下身子,揉捏一下她受伤的左腿,放出一股气来,查探一下她受伤的部位。

看着他的手在女孩腿上不住地捏揉着,原本,荆紫菱脸上还带着点笑意,只是,好半天过去了,陈太忠都没说话,她的嘴慢慢地就噘起来了,“我说太忠,很严重吗?”

中医不是讲“望闻问切”的吗?你什么话也不问,就是抱着人家的腿捏啊捏啊,这个……是不是不太好啊?你是我介绍的,多少得给我留一点面子吧。

陈太忠瞥她一眼,手上猛然一抖,只听得那女生凄厉地尖叫一声,高亢的声音要多刺耳有多刺耳了,不但路人纷纷扭头观看,四周的树上更是扑棱棱地飞起了上百只的白颈鸦。

那动静,真的有点大。

“好了,”陈太忠站起了身子,拍拍手,又将双手揣进了兜中,“就是扭了筋,回去歇上三五天就没事了。”

那女生抹了一下汩汩冒出的眼泪,站起身子,尝试着在地上走了两步,登时破涕为笑,“哈哈,真的啊,不疼了……呃,要休息三五天吗?”

“嗯,软组织挫伤,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点点头,“你现在走起来没事,不过用力的话,麻烦就大了,静养两天好了。”

“可是我还要比赛啊,”女孩有点郁闷了,可怜巴巴地看着他,“贴点什么膏药行不行?舒筋活血一下?”

“能比就比,不能比就不比嘛,”陈太忠冷冷地瞪她一眼,爱理不理地回答,“你要不听我的就算了,反正后果自负。”

说完,他就转身走了,那副样子,当得起当不起洒脱不好说,不过却是颇有几分傲然的味道。

“陈太忠……真的好帅啊,”小可乐看着他的背影,眼睛里有异彩闪动,接着她转头看看荆紫菱,“小紫菱,你真的很让人嫉妒的。”

“呵呵,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回事,”荆紫菱笑着看她一眼,转身向陈太忠的方向走去,“不陪你们了,我得完成老爹交待的任务。”

她走得不慢,不过耳中还是隐约听到了身后杂七杂八的议论,“小可乐,那个男人,到底是什么人……”

陈太忠走了几步,感觉到她从身后追了过来,转头看看,冲她微微一笑,“哈,被美女追的感觉,的确不错。”

“你这家伙的嘴啊,”荆紫菱又好气又好笑地指指他,“我真是没办法说你了,混社会的男生,都是这么油嘴滑舌的?”

男生?陈太忠一时愕然,我都是老妖怪了,还男生啊?“哈哈,开玩笑的嘛,对了,不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吗?她怎么那么着急上场比赛啊?”

“她乒乓球打得好,想参加全省的大学生运动会啊,”荆紫菱扬扬眉毛,大大的眼睛看着他,很是吃惊的样子,“毕业找工作,有加分的。”

敢情,去年素波理工大一个女孩,就是因为乒乓球拿了全省运动会的第一,直接让素波供电局要走了——由于省电业局局长夏言冰爱打乒乓球,电力系统的职工运动会有乒乓球比赛项目。

素波市供电局年年乒乓球比赛拿第一,不过去年的时候,退役的那个女国手怀孕了,为了保持住传统的第一,于是火线补充了一个生力军。

“找个正式工作,那么重要吗?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猛然间想起一件事,“对了,你这也要毕业了,工作单位落实了没有?”

“单位倒是好说,不过……总是有人提点过分的要求,”荆紫菱眉头皱皱,似是想到了什么,接着,又不经意地笑笑。

“呵呵,算了,我做生意吧,帮我哥把加工厂管好,走上正途之后,开个花圃什么的,种种花栽栽树,有钱就赚点,没钱就看书,四处玩……”

这么不经意地聊着,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,五点十分左右,荆涛打来了电话,“陈主任,在什么地方呢?我在校门口等你吧?”

荆涛不是一个人,同他在一起的,还有研究生院的副主任姜育华,是自动控制系统的专家,在国内也享有很高的声誉。

两个人都开了车的,荆涛开的是儿子给买的普桑,姜副主任是一辆桑塔纳两千,看得出来,也是个有钱的主儿。

姜育华自己办有公司,就在天南大学的不远处,平日里接一些课题,养活自己公司的同时,还能就那些课题发表一些学术论文,又能培养他的学生的动手能力,算得上是良性循环,公司也发展得蒸蒸日上,现在差不多有六七个技术骨干,公司资产六百多万。

几个人的谈话,就是在姜育华的办公室里进行的,荆涛给陈太忠收集了大概四五份资料,都是学校里数得着的教授的专业领域。

不过,姜副主任同荆涛交好,一听说凤凰科委找项目的负责人来了,就撺掇着他给引见一下。

在姜育华眼里,凤凰市科委实在不够看的,他看上的是科委可能的投资,当然,这无可厚非,社会主义不等于贫穷,知识原本就是该有价的。

荆涛原本是不想重点推荐姜育华的,因为学校里比他潦倒的人多得是——其中并不乏才华横溢者,但是两人多年交情,这点小忙还是要帮的。

还好,陈太忠不管那些,将所有的资料都收集了起来,“嗯,回头我找人看一看,什么合适就上什么。”

姜育华听到这话,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转头看了荆涛一眼,又转过头来直视着陈太忠,“陈主任,你们凤凰市科委,有那么多钱吗?我跟省科委的董祥麟挺熟惯的,他那里都没多少钱啊。”

“他是他,我是我,呵呵,”陈太忠笑笑,董祥麟是省科委一把手,可是,陈某人眼中,何尝放得下此人?“这个经费……我没打算向省科委要。”

不过,科委内的事情,该沟通还是要沟通一下的,陈某人也不是死板的人,“姜教授既然认识董主任,能不能帮着引见一下啊?”

“呵呵,这个简单,”说着,姜育华就拿起了电话,一边拨号,心里却是纳闷不已,你们科委是一个系统内的,反倒要我这外人引见,是不是那啥……有点说不过去啊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