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658章 陈副主任的目光

为了照顾蒙勤勤的工作,两人在中行附近选了一处饭店,纺织厅下属的“纺织酒家”,这酒店早已承包出去,承包者经营的手段不错,在素波也算是中等偏上的档次了。

等上菜的时候,蒙勤勤开始兴师问罪了,“我说陈太忠,上次我过生日,你怎么那么巧就病了呢?”

“呵呵,我也不知道啊,真是古怪了,我还说混一顿吃喝呢,谁想到,就成了那样了?”陈太忠表演,基本上是专业级别的了,他很“无奈”地叹了口气。

“感觉没事了,我赶紧往凤凰跑,要病也得回家病啊,不过,勤勤,谢谢你了啊,尚阿姨来看我了,当时我正烧得糊涂呢……”

“我第二天还去看你呢,”蒙大小姐一副怒气未消的样子,“你倒是跑得真快。”

“带了两只曲阳芦花鸡给你家,”陈太忠赶紧地岔开了话题,他这次来,也没带啥好东西,就是土特产了,洗剥好的两只生鸡,“等下你拿回去吧。”

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”蒙勤勤见到他这副满不在乎的样子,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登时又纠结了起来,她努力排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,冷哼一声,“你这是有事吧?”

“工作上的事儿,”陈太忠也不瞒她,苦恼地撇撇嘴,“我现在调到科委去了,主抓高科技项目,有点想法,想向你老爹汇报一下,不知道他啥时候有空?”

蒙勤勤听得,眉头就是一皱,愣了一下,才点点头,“你先跟我说说吧,我帮你打听一下我爸的想法,要是合适了,你再找他说也不迟。”

话是这么说,她心里却是有点高兴,我还以为,你真的是没求我的时候呢,敢情,你也知道,通过我向我爸走关系啊?

想想此人以前一直不怎么搭理自己,眼下却是上杆子巴结起自己来了,这让她心里生出一点微微的自得,不过再一想,人家只是为了工作,却不是别有什么企图,心中又隐隐地有点失落。

“那行啊,你帮我问问吧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一拍她的肩膀,一点都不见外,“在家靠父母,出门靠兄弟,呵呵。”

“没个正经的,”蒙勤勤瞪他一眼,却是似乎没有在意他跟自己有身体接触,“好了,说是什么事儿吧……”

陈太忠哪里有什么别的事儿?说穿了就是五个字——“要钱要政策”,科委实在太穷了,想做点事情,没钱是绝对不行的。

自打他到了科委之后,琢磨了很长时间,发现这个火炬计划,似乎除了政策上的倾斜,对于专项项目的支持力度并不是很大,说白了,就是没专项资金支持。

而且,在火炬计划中,好像高新区的自主性要比科委强很多,说穿了,就是科委只是打下手的,而高新区才是执行政策的主体。

这怎么能行呢?高新区是推动高新技术产业化的助力,这一点没错,可是这么一来,科委的主观能动性调动不起来啊,项目不是等来的,要发挥大家的积极性才对嘛。

“就是要钱来了?”蒙勤勤一听,明白了,笑吟吟地看着陈太忠,“你这不是难为我爸吗?这种事情,你得找杜毅啊。”

“除了钱,还有政策嘛,”陈太忠回答得振振有词,“重点火炬计划项目,那不得有资金支持啊?还有,不属于计划项目之列的高科技项目……这个更需要资金支持,从研发到形成生产力,资金跟不上,一切都是白瞎。”

“可是偏偏地,目前没这政策啊,”陈太忠叹一口气,“所以吧,我想在凤凰搞个试点,要上一点专项资金,再搞一个类似基金的东西,扶持中小型企业高科技创业和创新……”

当然,他说这话的时候,并没有想到,一年多以后,国家关于“科技型中小企业创新基金”的专项基金启动了。

不得不说,这种前瞻性眼光,很多人都是具备的,但是像陈太忠一般,有胆子动这脑筋的,却是极其罕见的。

这年头的官场,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,提出这个建议,又是身在其位的主儿,不但要有魄力,还要有足够的担当才行。

建议一旦被采纳,做得好了,十有八九是上位的领导者有方,甚至于还要被人歪嘴“丫原本可以做得更好的”;若是做得不好,那么……成为“帽子专业户”是指日可待的事情。

这还是没把建议者在执行过程中可能遭遇到的意外计算在内,对于那些新鲜事物,若是没有强力的支持,使阴手、下绊子或者吃拿卡要之类的情况,绝对少不了。

有鉴于可能发生的种种制约因素,大多数有类似想法的局内人,不过就是感叹一下而已,是的,凤凰市科委都不少这种人,有事没事就爱叨叨两句——没钱啊,搞什么的科技创新?

“这个你说得就太专业了,我不太懂,”蒙勤勤摇摇头,“不过,我帮你问问我爸吧,他好像挺欣赏你的闯劲的。”

“光有闯劲儿没用,还得有政策啊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说实话,他对自己这个建议,也没啥信心。

不过,就算没信心,他也要试一试,能在修炼中打破种种纪录,他是个不信邪的性子,努力了,可能不成功,可要是不努力,那说成啥都不会成功。

吃完饭之后,蒙勤勤也不说回单位了,直接让陈太忠将她送到家门口,拎着塑料袋里的两只鸡就下了车,“你等一下,我给你拿通行证……”

有蒙勤勤在车上坐着,刚才进大院儿肯定是畅通无阻的,陈太忠正琢磨着,这省委大院的防范,似乎跟凤凰市委大院也差不多,猛然听到这话,就是一愣,“什么通行证啊?”

“省委的通行证啊,上次你让我办的,你不记得啦?”蒙勤勤讶然地看他一眼,“瞧你这记性吧。”

哥们儿让她办过通行证?看着蒙勤勤消失在门内,陈太忠挠挠头,嗯,算了,有通行证总比没通行证强,能畅通无阻地进省委,总是一件好事。

拿了通行证订了房间之后,陈太忠稍微收拾一下,基本上就两点多了,想着时间差不多了,他就给荆涛打一个电话,果不其然,荆教授正在去天南大学的路上。

这是他计划里又一件要做的事儿,就是要荆教授帮忙打听一下,现在素波的二十几所高等院校里,有些什么样的高级知识分子,有没有那些想研究一些课题,又经费紧张的主儿。

这种事情,不能靠组织推荐的,陈太忠非常清楚这一点,组织上推荐来的,那课题有没有研发价值倒还是两说,但是相关的教授、导师的关系网,是毋庸置疑的。

想要做到“野无遗贤”,那就要重视民间的声音,至于官方的声音嘛……人家在官方能找到传声器,就不愁化点缘回去,关哥们儿鸟事啊?

荆涛早在前几天,就得了他的消息提醒,自是要充分地准备一下的,不管怎么说,知识分子也是爱慕虚荣的,自家有将科技转化为生产力的能量,还能帮一帮不得志的朋友,对荆教授来说,那也是倍儿有面子的事儿。

“下午我有个课啊,太忠,要不这样,你先去找紫菱吧,让她带你去学校四处转转,大概五点钟,我这边就有空了。”

那就去找荆紫菱吧,陈太忠有意在会议的前两天过来,就是想将相关的一些杂事办得利索一点,这次来素波,他不但是要钱要政策来了,也是存了要项目的心思。

陈太忠存了车,漫步走进天南大学,这是一所建国时才成立的大学,依山傍水而建,环境优雅,林木茂盛,占地将近三千亩,在校师生超过了万人。

一路打听着,陈太忠向体育馆走去,谁想就在快到体育馆的时候,荆紫菱和几个女孩儿叽叽喳喳着,迎面走了过来。

“紫菱,”陈太忠冲她招招手,眼睛却是不小心瞥到,一个个头矮小,肤色黝黑的女孩,正被两个女生架着,单脚跳着往前走,疼得龇牙咧嘴的,显然另一条腿出了问题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