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657章 去开会

吴言兼任区长的欢迎会举行过了,那些明的暗的宴会也不少,不过,陈太忠的身份,实在不宜出现在任何一个会上,而且……陈处也很忙啊。

听到这话,她甜甜地一笑,也是一举杯,天气渐暖,她在家里穿得也不多,杯子一举,宽松的内衣顺着手脖子滑到了肘部,露出了嫩藕一般浑圆雪白的小臂。

“来,我也恭喜,我们天南省历史上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,陈处……新鲜出炉!”

现在才八点半左右,吴言有意将灯光调暗了不少,挂了厚窗帘堵了猫眼,从屋外看去,基本上都不能判断屋里有灯光没有。

“这种日子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,”她幽幽地叹一口气,“下个月区里的房子交工,我搬过去以后,就更不方便了,唉,全是横山的人,比临置楼的眼睛多的多。”

“哈,没事,我也弄了一套房子呢,处级的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想到了一些好事儿,“说不定咱俩门对门呢,到时候,咱们打开墙壁做个暗门……嘿嘿……”

说到这儿,他又想起了一点陈年旧怨,狠狠地瞪了吴言一眼,“我说,当时你要是答应给我一套房子,不就……不就三套了吗?”

“好了,两套就够用了,”吴言伸出手去摸摸他的脸,“我家人又不住过来。”

“问题是我家人要住过来啊,”一时间,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,“我不能让他们再住电机厂了,那里条件不好!”

“条件?”吴言猛地反应了过来,太忠说是要到了处级的房子?一时间她奇怪地看看他,“你从哪儿弄的房子?”

“刘敏给张罗的,”陈太忠笑笑,“有一段时间,我跟段卫华关系不错,所以,段市长答应,这套房子归我了。”

“刘敏……市政府的一套?”吴言皱着眉头想了一下,猛地一拍手,“哈,我知道了,那是六层,我的房子在三层,斜对门,呵呵。”

横山区的宿舍楼是七层的,没电梯,吴书记身兼党政两个一把手,居然住到六层,位置实在不太好。

不过这也没办法,当时房子的分配方案就是这样,级别相同的干部,一起抽签,不搞什么特殊化,吴言手算不错了,抽了一个三层。

倒是刘敏要的那套,没有抽签——万一抽到七层,那不是给人上眼药吗?

所以,就直接给了一个六层,按说市里要房子,给个六层也有点说不过去,可是给好层次也没啥必要,横山这里比较偏僻了,能住过来的人,估计就算有点背景,也不会很大。

“啧,那可是遗憾了,”陈太忠一听,摇摇头叹口气,“看来是没办法了。”

“有办法啊,”吴言轻笑一声,自打她听说,陈太忠要跟她住隔壁了,这激动的心情再也无法平静了,马上就动起了脑子,“我跟岑广图换了就成。”

岑广图的房子,在另一个单元,却是跟陈太忠那一套房子背靠背,也是在六层,这么一来,吴言和陈太忠虽然进的不是一个单元,但是打通的话,会更隐蔽。

事实上,自打岑广图抽中六层之后,就有人自告奋勇地要同岑书记换房子,这也是拍领导马屁的一种方式,不过岑书记觉得这事儿实在有点碍眼,他的老娘腿脚也算利索,住六层就住六层吧。

“我就告诉他,我喜欢六层清净,”吴言笑一声,“他总不能拒绝我,还得领我的情,呵呵。”

“那倒是敢情好了,”陈太忠马上就拍起手来,“哈哈,有事没事,半夜就溜过去骚扰你一下。”

“不骚扰你的杨同学?”冷不丁地,吴言丢出来一句话,脸上似笑非笑,“段市长的干女儿呢,这房子是她帮你要的吧?”

呃……陈太忠就算脸皮再厚,猛然听到这话,也禁不住要愣一下神,接着讪讪地一笑,“敢情,你知道了啊?”

“我怎么能不知道呢?”吴言笑吟吟地看着他,心里却是五味杂陈,“凤凰宾馆枪击案里,她在小会议室,不是坐到你旁边了吗?”

敢情,这话她是听章尧东在无意中说起的,章书记的意思是说,那个女孩儿看起来,跟陈太忠关系不错,而又是段卫华的干女儿,每每念及此处,他总是有点不舒服。

可是吴言一听,就更不舒服了,跟旁人打探了之后,才知道这女孩是跟陈太忠一起考上公务员的,还是同班同学,她心里再不舒服,也得忍着。

眼下,她终于借这个机会说出来了,心里就痛快了一些,当然,陈太忠提出的打通房间的建议,证明他还是很在乎她的,这又让她心里略微好受了一点。

“嗯,她对我确实不错,”大多数时间里,陈太忠是个敢作敢当的性子,听到这话,笑着点点头,“不过,我俩最多一起去唱唱歌而已啊。”

“那女孩儿我见过一次,确实挺漂亮的,”既然话说开了,吴言当然就不肯放过他,“比我也年轻,你俩真的是天生的一对儿。”

“我说,我的主还用不着你做啊,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有点不高兴了,“你再这么说,我也不搬了,那房子我也不要了,信不信?”

“呵呵,我是认真的,”听到这话,吴言开心地笑了,不过,她的眼中,总是有一抹散不开的、淡淡的愁思。

“等你发达了,我也老了……唯一遗憾的是,杨倩倩是段卫华的干女儿,一时半会儿,你们不宜走得太近,等尧东书记升了或者段卫华二线了以后,这就不是什么问题了。”

看到陈太忠皱着眉头嘴巴微动,像是想说话,吴言竖起一根手指,“你先听我说,那个女孩要是归了别人,我也会很不开心的。”

“你……不会老的,跟你说多少回了,你老公我不是一般人,”陈太忠瞪她一眼,“无聊,换个话题吧,关于星火计划,你有什么想法没有?”

“我以前是搞党务的,你也知道,”吴言笑一笑,恢复了干练,“回头弄几个星火项目申报一下吧,你记得给大开方便之门哦。”

“嗯,没问题,”陈太忠眼珠一转,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爬到了他的脸上,“不过,现在我想的是……打开你的两扇大门……”

吴言愣了一下,旋即霞飞双颊,眼波也迷离了起来,似笑非笑地轻啐他一口,“你个坏蛋,正吃饭呢!”

“等不及了,想吃你,”说着,陈太忠就站了起来,不由分说一把将吴书记拦腰抱起,向卧室走去,“这一去素波,就得好几天不见了,你知道不知道?你欠了很多作业……”

第二天中午,陈太忠的林肯车到了素波,在路上的时候,他就开始着手联系蒙勤勤,要请她吃饭,在他想来,自己已经跟尚彩霞讲明白了,而且尚彩霞也看到了荆紫菱,那么,误会应该没有了吧?

“快月底了,挺忙的,”蒙勤勤的声音,听起来有些不高兴,“我说,换个时间行不行?”

“那可不行,半个多月没见你了,挺想的,”陈太忠一边开车,一边随口胡说八道着,“一来素波,我就联系你,你看我多够意思啊。”

蒙勤勤在电话那边犹豫一下,“我带上牛小芳,行吧?嗯……没别的意思,吃完饭我俩还要加班呢。”

“不行,不许叫别人,”陈太忠蛮不讲理地哼了一声,“就咱俩啊,我可不认识什么牛小芳马大芳的。”

说完,他也不听电话那边的反应,毫不犹豫地压了电话,心说,那个梳了马尾巴的牛小芳在场的话,有些话,我倒是不好说了呢。

最起码,他相信,牛小芳是不知道秦琴科长的真实身份的,而他一来素波就找蒙勤勤,那不是犯骚,他是想跟蒙书记要政策的,这种场合,中行的人怎么合适在场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