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656章 宋宗良下马

当天下午,刘主任就把报告打了上去,钱自坚拿了报告到手,想都不想就给王伟新副市长打了一个电话,“王市长,我刚刚收到下面同志的一个建议,现在呢,想跟您汇报一下……”

王伟新一听就明白了,这是陈太忠用上劲儿了,这不?打着科委的旗号就过去了,说不得就要含混地表示一下。

“嗯,这个啊……听起来有点道理,你们教委那么多学校,有些方面的管理,确实是需要加强了,不过,我这人不搞一言堂,你们先上一下会吧,统一一下认识,有什么情况,再向我反应。”

要是陈太忠听到这话,心里没准就会有点意见,王伟新你搞什么嘛,挺人就该挺到明处啊,这含含糊糊不汤不水的表态,算怎么一档子事儿啊——不但不向下施加压力,反倒是要下面先“统一认识”?

可是钱自坚跟王副市长接触,不止一天两天了,他自是知道,王伟新肯这么说,那就已经是明确地表态了:我支持你这么搞,有人不识趣的话——你向我反应!

至于说人家要让统一认识,那道理也简单,如非必要,王副市长不想出这个头而已,你们教委的事情,能自己搞定的,就自己搞定,得利的人那么多,不该由我王某人来张罗吧?

听明白之后,钱自坚当然知道该怎么做了,事实上,他打这个电话,无非就是试探一下伟新市长的口风,他倒不是不相信陈太忠,只不过这年头,大家做事,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。

王伟新平日里说话,都是含糊不定的,这大抵是因为仆街的缘故使然,不过,敢无视王副市长的,吃苦头都是早早晚晚的事儿。

而这一次,他的话依然有点含糊,但是听到钱主任耳中,这已经是坚决到不能再坚决了:小钱你搞吧,我支持你!

是的,陈太忠没说大话,伟新市长这一关,已经走通了。

那么,接下来自然就是统一认识了,教委的杨副主任虽然同办公室的刘主任不太对眼,但是两人跟钱自坚关系都很好,在钱主任的推动下,认识很快就统一了。

就在第二天,教委的碰头会上,大家得出了结论,为了降低采购成本,为了严把质量关,也为了便于公众舆论监督,一部分必要的物资,须是由教委来统一采购!

这个意见,马上就反应到了王伟新那里,事实上,采购权收回教委,对王副市长,也是有利无弊的——前提是,这个坏人不能由他来当!

“只是一部分吗?”王伟新看着钱自坚,高深莫测地笑笑,提笔在报告上做出了批示——“方案可行,建议先试行一部分,做好推广的准备。”

钱自坚看着批复,心内一时大喜,很显然,陈太忠真的是把王副市长的工作做通了,“那好,我回去就上扩大会,一定把市里的精神传达下去!”

“开会的时候,向我汇报一下,”王伟新笑得和蔼可亲,“嗯,要是有时间,我也去参加一下,免得你压不住阵脚。”

“那可是太好了,感谢王市长的支持,”这个喜讯,就有点超出钱自坚的期望了,教委的会,王副市长参加并不罕见,但是,对那种有争议的会议,王伟新就未必肯去了。

说穿了,以前王伟新做人,真的是十分低调的,眼下手上虽然权力大了些许,可猛然间变得高调起来,难免会给人一种“我胡汉三又回来了”的感觉,所以,钱主任真的没想到,王伟新会强力介入这件事。

这个陈太忠……能量也实在太大了一点吧?在回科委的路上,钱主任不住地思索着,他却是没想到,王副市长主要冲的是蒙晓艳的面子。

一周后,市教委召开了三月份的校长会例会,王伟新副市长出席了这次会议,就在这次会议上,钱自坚宣布了办公室提出的“统一采购”的建议,当作一个议题拿出来讨论。

其实,在与会之前,不少学校的校长就已经收到了风声——毕竟,大家都是教育系统内的人,有点这样那样的关系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没有一个校长愿意赞成统一采购,不过眼见王伟新在那里坐着,大家自然就品出了一点味道,于是,多数人选择了默不作声。

当然,敢站出来反对的校长也有几个,多是那种有点声望或者是教学上有点名气的,其中就有五中的校长宋宗良。

会议一散,这消息就被捅到了市委和市政府。

——教委插手太狠了,各个学校的情况不一样,这统一采购,不是历史的倒退吗?莫不成大家还要回到计划经济的年代?

不过,各个校长都没注意到,这件事的幕后推手的力量,结果章尧东和段卫华一听,是陈太忠为了给科委创收搞出来的,就只能当没听说这件事。

好死不死的是,就在同时,五中的一女生跟另一男生偷吃禁果怀孕了,宋宗良被教委以“管理不力”的名义被免职。

三天后,宋校长又因为经济问题,被检察机关立案调查了,结果一时半会儿是出不来的,所以,校长一职被撸了,人却是动不了。

有这被杀来儆猴的鸡,别的学校,登时就安稳了许多,省级模范教师都下马了,教委出手的力度,那就可想而知了,谁还有那么大的胆子,硬扛系统里的决定?

在同时,让人啼笑皆非的事儿发生了,宋宗良的下马,让古芬不敢再有什么异动,老老实实地坐回了办公室——老公出了事,她肯定要低调了。

而且,既然教委要把采购权收回来,“安逸直销”对她也就没多大吸引力了——这些事情,大部分还是要通过办公室的,有油水可捞了,她还玩什么的直销啊?

市教委闹成一锅粥了,不过,陈太忠却是放了火就不管了,交待了马疯子关注一下二十二中和七一小学,自己却是素波开会去了。

他这次参加的会,是自己争取到的,省科委的“火炬计划”宣传工作动员会,这种事情,原本是要文海去参加的,不过,文主任脸上装了幌子,陈太忠打个电话给他,意思是自己想去参会,这种情况下,文海能不同意吗?

陈太忠兼了两个职务,还要忙着熟悉科委的一摊子事情,这些日子,真的是忙得有点头大了,可是偏偏地,他对这个“火炬计划”挺感兴趣。

这个计划,是跟高科技项目沾边的,至于“星火计划”,倒是在其次了,那个计划主要是针对农村的,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。

临走之前,他找了吴言一趟,现在吴言既是书记又是区长,也是忙得脚不沾地的,两人已经很久没在一起了。

吴言本来是抽不出时间的,不过听陈太忠说,这次去素波可能多呆几天,终于还是推了别的事情,在家里安心地等他过去。

“为什么你对这个动员会,这么感兴趣呢?”桌上的饭菜很丰盛,都是陈太忠用一次性饭盒带来的,吴言在家早早地准备好了碗筷,见他来了,忙不迭地迎了上去,帮忙收拾了起来。

“嗯,我是个人有点想法,”陈太忠想了想,还是没说出来,笑嘻嘻地坐在沙发上,看着吴言在那里忙上忙下,“呵呵,去省里看情况再说吧。”

“你过来帮忙啊,”吴言白他一眼,“怎么大男子主义这么重?看我忙来忙去的……不心疼?”

“君子远庖厨的,”陈太忠悻悻地站起身,过去帮着收拾,“我是男人,你是女人,这些东西就该你干,不过,既然你说我不心疼你,那我也就只能出手了。”

吴言听到这话,甜甜一笑,在他脸颊上轻吻一口,按着他的肩膀,让他向餐椅上坐,“呵呵,我开玩笑的……能专心服侍一个男人,感觉挺好的,这让我体会到做女人的乐趣。”

“不用,”陈太忠冷着脸,肩膀一抖,抖掉了她的手,双手迅疾地忙碌了起来,在半分钟之内就把餐桌布置好了,“说我不心疼你……伤自尊了。”

“哈哈,”吴言也看出他是装的,笑着坐了下来,不过下一刻,她就有点眼花了,“不会吧……你动作这么快?”

“告诉你我吃过万年朱果……”陈太忠哈哈地笑着,坐了下来,抬手向她一举酒杯,“唉,最近忙死了,咱俩好久没吃过了呢……来,恭喜吴书记党政一把抓,呵呵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