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651章 任娇的苦恼

“你今天好像挺多感慨的啊?”陈太忠侧头看看任娇,一时有点奇怪,“小娇,你这是……遇到什么事儿啦?”

“也……也没啥,”任娇扬扬眉毛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陈太忠看她这样,有点不高兴了,眼珠一转,登时猜到了一种可能,“是不是你的传销,又遇到讨厌的家伙了?”

“不是,是听说……要取缔传销了,”任娇吞吞吐吐地解释了,“好像中央就要下文了,还是说已经下文了……”

陈太忠一听说是这个,点点头,“我就知道你今天不正常,不过,取缔了好啊,那玩意儿害人害己的,你还差这点钱吗?”

“我认识的很多搞传销的人,都是很有素质的,越是上层,素质越高,”任娇一听这话,说不得又解释一句。

“素质低了,能骗到钱吗?嗤~”陈太忠不屑一顾地哼一声,“我支持中央这个决定。”

“你倒是想不支持呢,有那个权力吗?呵呵,”蒙晓艳轻笑一声,这妮子自打相貌恢复之后,是越来越活泼了,陈太忠眼睛一瞪,就待恐吓她一下,谁想任娇叹了一口气。

“我遇到的最没素质的,就是我的上家古芬,她还是教委办公室的副主任呢,哼……”

敢情,传说中,要对传销进行整顿了,各行政机关、企事业单位的在职工作人员,都不许搞传销了,任娇一听,也有心不做了,毕竟这两年教师的待遇上来了,有铁饭碗不知道捧着,去搞那有一顿没一顿的传销?

可是古芬古副主任却不这么看,她现在的级别极高,每个月最少也能赚个七、八万,这么大一笔可以公之于众的收入,她怎么舍得放弃?

少不得她就要劝劝那些心思活泛了的主儿,咱们这安逸,其实是直销,不在打击范围之内的,大家也别慌,看看形势再做决定都不迟。

古芬是靠自己的位子,才把传销做这么大的,对于教育系统的职工,她还是比较客气的,只是,由于身份的缘故,她跟老师们说起话来,有时候也难免有点颐指气使的味道,这时候,当然就显得素质不是那么够了。

不过,她对任娇还是很客气的,不管怎么说,任娇都是上过宣传资料的,而且,任老师得了某无良仙人的滋润,皮肤的娇嫩和细滑是一等一的。

所谓传销,卖的就是奢侈品,不光要考虑人的口才、推销能力,示范效果也很关键,任娇靠着自身的条件,销售业绩远超同侪。

打个比方说,她不好意思向学生家长推销,可是开家长会的时候,学生家长要来啊,都是一帮人到中年的黄脸婆,见任老师容光焕发,艳羡之余,顺便取取经总是很正常的吧?

所以,对古芬来说,任老师是她最为看重的下线,撇开资料女郎这个因素不提,只说任娇创造的财富,也让她无法忽视。

不过,人和人的客气,总是有个限度的,当古副主任听说,任娇打算洗手不干的时候,马上就着急了,面皮也撕了下来。

“我说小任,你做人这么功利吧?要不是我没命地帮你争取,你上得了那个资料吗?”这时候,古副主任就忘记她是想利用任娇的“天生丽质”,来达到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的。

“现在好了啊,钱你也挣了不少了,感觉不对劲了,就想撒手了?你是我手把手教出来的,你自己说说……你对得起我吗?”

你靠我又赚了多少呢?任娇很清楚这一点,很多时候,古芬做业务都要拽上她,“小任用安逸,用的比我还久,大家看看她的皮肤……这弹性,这手感……啧啧,真是要多好有多好了。”

不过,任老师天性善良,有些难听话实在说不出来,少不得要期期艾艾地解释一下,“古主任,我还有公职啊,而且,我只是想让公司停止印发我的照片而已,不是说就不做了嘛。”

“这个公职要不要吧,有什么意思呢?一年赚的,还不如你做安逸一个月挣得多,”古芬心里清楚,任娇这只是托辞,不用你的照片做宣传了,你没了忌惮,悄没声地缩回去做你的老师,以后努力不努力,谁知道呢?

总之,古副主任的意思很明确,就是要让任娇继续做资料女郎,甚至直接辞职,专心做安逸——这年头不是都流行下海吗?正厅级干部下海的都不少呢。

可是任娇不愿意,这就产生了冲突,她感觉古副主任有点强人所难,争执之下,古某人又撕去了脸上的那份伪装,实在让她气愤不已。

“我只是想把我的头像,从宣传资料上取下来而已,”说到这里,任娇实在是委屈得要命,“国家要取缔传销了,她还这么做,不是砸我的饭碗吗?”

“确实有点过分,”蒙晓艳气愤地点点头,她一向也认为,任娇迷恋传销不是什么好事——虽然那时候的传销,还没严重到人人喊打的份儿,但因为这个而坑了朋友害了亲戚的,也比比皆是。

“回头我让钱自坚跟古芬说一声,什么事儿啊?”她冷冷地哼一声,“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以权压人的人了!”

钱自坚就是教委主任,她说这话的时候却是没想到,自己这也算是以权压人。

“怕是没用,”任娇叹一口气,晓艳现在在教委是什么地位,她很清楚,要是有用,她早悄悄地蒙晓艳说了,“古芬说了,她都想办内退了。”

蒙晓艳和陈太忠交换个眼神,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出四个字:走火入魔!

“没用,那就收拾她老公,你们那个宋校长,”蒙晓艳冷哼一声,不过,这话说完,她又小心地看了陈太忠一眼,有点心虚,“行不行啊?太忠?”

我倒是没想到,你做事也这么操蛋,居然还搞连坐?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行啊,要不要我配合你一下?老宋那家伙,不好扳倒吧?”

宋宗良不但是第五中学的校长,还是省级模范教师,市教委教研室中学语文组组长,凤凰市中学语文学会常务理事、副会长……总之,这老色鬼人是色了一点,但是资格真是够老,教学水平也在那儿摆着的。

“那倒是不用,”蒙晓艳信心满满地摇摇头,脸上泛起一丝不屑,“宋宗良玩儿的女人太多了,只要有人挑个头,还不就把他弄下去了?”

“这你可是说错了,”好不容易,陈太忠才有机会阐述一下自己在官场的收获,当然要大大地卖弄一番,他笑着摇摇头,“用女人拉他下马,还真的费劲儿!”

“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,那么,姓宋的敢这么做,一直还没出事,就一定有一些应对的手段……”

他洋洋得意地看着蒙晓艳,“哈哈,而且,涉及的女人那么多的话,影响可不好,教委也是要面子的嘛,所以,你说的这种方式,不现实!”

咦?这个倒是,蒙晓艳愣一下,点点头,“太忠你什么时候……也学会为别人着想了,以前我可是认为,你是那种有条件要上,没有条件也要上的人呢。”

陈太忠原本就挺得意自己的卖弄的,一听她夸奖的话,就听出了几分歧义,他淫笑一声,色迷迷地看着她,“哈哈,我上你的时候……不就是硬上的?”

“讨厌啦,”蒙晓艳笑吟吟地瞪他一眼,“那以你的意思,这个宋宗良先放一放?”

“凭什么放他啊?”陈太忠冷冷地一哼,下一刻,他眼珠一转,重重地一拍任娇的肩膀,“有了,经济问题嘛……用经济问题拉他下马。”

“经济就经济吧,这也不是多了不起的事儿吧?你怎么高兴成这样啊?”蒙晓艳奇怪地看他一眼,“不过,小娇……你们那个老色鬼校长,经济上,问题严重不严重?”

“好像……不怎么严重,”任娇迟疑一下,摇摇头,“他写文章能有收入,带写作班也能有收入,他没你们以前甲校长那么贪。”

“不过就是一个借口,收拾他,还要那么多理由?”陈太忠兴冲冲地插话了,“只要咱们能给教委一点好处,还怕没人帮忙?”

“给教委一点好处?什么好处?”蒙晓艳奇怪地侧头看他一眼,“提一下钱自坚?难度太大了吧?”

“不但教委有好处,我们科委都有好处呢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那自得的神情,煞是欠扁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